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新世界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2-21 11:01:35

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新世界 


作者:朱永杰

热播剧《新世界》剩最后两集了。不知道田丹和天儿在新世界的运动中是否安然无恙?不知道刀美兰的四合院保没保住?毕竟这是我们想知道的,因为新世界在运动中曾经无法无天,连手举宪法的刘主席都没保住命。

倒是剧中的爱情非常凄美。无论是天儿和贾小朵和田丹,还是大哥和刀美兰,还有二哥和关宝慧、柳如丝和冯清波。不管咋说,里面都通着人性。虽然在利益和政治面前,看起来都不堪一击,但是必须承认,没有爱情的因素,这个剧本就会索然无味。

还有《最后一张签证》里的爱情,可谓超越生死,轰轰烈烈。纳粹入侵奥地利,犹太人成为被无辜迫害和残杀的群体。罗莎和大卫的爱,普济州和卢嘉丽的爱,都在战争中得到了考验,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至于那些二战后生活在上海的三万名犹太人,又是如何在新世界的运动中经受住了考验?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可惜,我们还看不到。不知道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料?

是的,新世界的运动,对于我来说,基本上没有切身记忆。我读小学那一年,都是1975年代了。我的记忆里,留存着母亲为了生活做小生意时,被游街批斗过。上小学看见过四类分子戴着高帽子在台上被批斗过。后来很长的时间在记不清的表格上填写“成份”时,我很自豪地写上“贫农”。还有自小学中医的父亲,基本上荒废了自己的手艺儿,一生穷困潦倒,并没有用中医养活自己和一家人。

中学毕业那年,是1984年代,那时候商品粮是吃香的。计划经济几十年了,都挤扁头想吃商品粮。当然捷径就是读书上学。我顺着这条道基本如愿以偿。读书明事理,这话不差。但是,读书明大局,这是最近几年的事情了。我为什么总是说新世界的运动呢?就是通过读书我才明白,那些运动是不好的,还害人的,糟得很。

虽然没有亲历,但是通过阅读历史,还是感同身受,终于认识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史里,有着让人十分心痛的历史糟粕,比如我们的民主、自由和法治意识,居然在世界历史中迟到了太久太久。漫长的封建社会里,没有政治文明的概念和要素。这也使得当作家二月河去世之后,又引发了人们的议论。他的书,我并没有读过。我想今后我也不会再去读了,因为在三皇五帝的历史时期,许多历史人物都活得可怜,不忍卒读。

不过新世界还是来了。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新世界。

目之所及,这个世界还是很精彩的。欧美日这些发达国家,几乎提供了我们现代化的一切。我们在奋起直追,我们也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最关键的是,我们认识到,有一千条理由和老美搞好关系,没有一条理由破坏这种关系。取人之长补己之短,这是美德。人家的长处是啥,只要睁开眼睛,并不难看到。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比如这次让我们几乎处于停摆状态的新冠肺炎疫情,本不该让病毒走出武汉,可是众目睽睽之下,病毒不但走出了,还蔓延开来。问题当然出在武汉出在湖北。可是,我们的反思如果仅仅停留在这个层面,显然是不够的。毕竟,这不符合我们的特色。

如果一开始就是透明的,就愿意听见吹哨人的哨声,就允许媒体介入报道,不怕报忧;一开始召开的两会就是要应对疫情,起码有这内容,听取了卫生界委员和代表的提案和议案,引起高度重视;一开始就捕捉到了零号病人,弄清了传染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严密防控……

我们的鼠年至于这么狼狈吗?

没有了上面的“如果”,我们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截止2月20日,我们的疫情防控有了明显亮色,湖北之外,其他地方的确诊病例都在继续下降,有的是个位数。不仅如此,江西、贵州、浙江等地都在有条不紊地复工开市。很有可能,2月底的疫情拐点会如期到来。

宅在家里,我们全神贯注在研究疫情,似乎唯有如此才更有意义。

不幸的消息也有,比如听说腾讯大家的号被封了,严格来说是先被封,后又注销了。这个开了七年的号,已成一面大旗,独立之精神,粉丝成百上千万,吹哨与启蒙并存,我等受益匪浅。怎么就突然死了呢?你有答案吗?

又比如,据说北大图书馆的公石狮子被阉了,居然没有引发北大人的反响。莫非,鸟飞了,无所谓啦?这个恶作剧也被疫情淹没得无声无息?

还有,听说上网课的老师们,因为教案里的敏感词太多,居然被封了号,不得不变通,“邓小平爷爷植树”变成“爷爷植树”。有的是干脆用别字或者拼音取而代之。

即便昆明的孙小果死了,也不利索,据说他在喊冤。

新世界里,互联互通是最大的特点。所谓风马牛不相及,也许过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