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高盛之外 还有国际资本局中局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2-30 12:17:10

高盛之外 还有国际资本局中局



国际油价下跌之际,石油巨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因一则传言被推上风口浪尖。

传言称,中石化旗下子公司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联合石化”)在原油价格70+买涨原油期货3000~7000万桶,导致亏损数十亿美元,两名高管已被停职。

12月27日晚间,中石化发布公告间接证实了此事,称联合石化在某些原油交易过程中因油价下跌产生部分损失,公司正在评估具体情况。联合石化总经理陈波和党委书记詹麒因工作原因停职,由副总经理陈岗主持行政工作。

“业务判断失误,必须有人对此承担责任。”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亏损是一个问题,形象是更重要的问题。”

一位接近中石化的相关人士也告诉记者,中石化目前应该处在摸底了解、详细评估的阶段。

事实上,国企参与衍生品交易导致的巨额亏损并非首例,虽然目前的损失尚难界定,但多名业内人士表示,本次交易很可能在业务决策上存在失误。

风险敞口

原油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暴跌了三成以上。

上海茂川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斌向本报记者表示,在他从事原油期货多年的从业经验里,如此深的跌势也就见过两三次。

“应该是正常的业务决策失误,联合石化的业务能力和风控水平远高于国内多数同行,另外不清楚其现货匹配情况,如果现货匹配得当的话,也许总体损失会比预计的小很多。”朱斌向记者说道。

有关本次交易的价格、交易量、交易方式、亏损程度等信息目前扑朔迷离,但在朱斌看来,7000万桶算是非常大的敞口。按他过去在央企的工作经验判断,如果是期货,如此大的敞口一定会受到风控部门非常严格的监控,就算是联合石化总经理或者董事长也规避不了。

朱斌认为,更大的可能性是场外衍生品,签约的时候用了某种手段,当时没有财务体现,比较容易过风控和投资会,比如zero collar。

据记者了解,联合石化本身承担着本集团的贸易功能,同时也承担着套期保值锁定成本的功能。

在业内人士看来,衍生品市场中套期保值的风险其实也非常大,更多的时候是金融资本在控制价格的波动,产业资本玩不过金融资本,只是承担锁定成本或者锁定利润的功能,但锁的过程有时候也很痛苦,要承担交割之前比较长期的波动,可能有利也可能不利。

有关套期保值的止损机制,朱斌向记者表示,止损从业务执行角度来看有时候存在较大困难,套保本身应该是配实货,另外巨量的衍生品头寸在场内止损的话,很可能会影响流动性导致价格波动更大。场外对冲的话,有时候难以及时找到匹配的交易对手。

另一位业内人士也向记者表示,套期保值需不需要止损机制尚且值得探讨,如果锁定的是三个月或者六个月以后的成本,中间的波动要不要管?如果止损之后价格又向着有利的方向走了,那么衍生品市场的亏损谁来管?

对于中石化而言,不同的衍生品有不同的风险处置标准。朱斌向记者表示,中石化遇到这种问题确实非常罕见,但投资需要通过风险模型的检验,从量化或风险管控的角度测算来说发生风险的概率很小,但现实情况是逻辑上看概率极低的事件出现了。

此外,从原油基本面来看,供应量在历史高位,整体来看基本面宽松,如果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降,原油的消费可能也不会乐观,这两方面的因素导致价格区间往下回落。

朱斌认为,如此短时间实现如此大幅度的下降,很可能还有其他因素在,比如投机以及市场情绪恐慌本身造成的雪崩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