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美国今天又一次加息了,中国跟不跟进?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9-27 19:23:33

美国今天又一次加息了,中国跟不跟进?


北京时间9月27日凌晨,美联储发布议息会利率决议,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点至2%-2.25%,此次加息获得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委员全票通过,符合市场预期。


议息会声明显示,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扩张和劳动力市场均表现强劲,通胀仍然保持在2%附近,通胀预期几无变动。并重申渐进式加息将继续与美国经济扩张、强劲的劳动力市场以及2%对称通胀目标保持一致,总体保持8月议息会声明基调。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声明删除了“货币政策立场仍宽松”的措辞,为美联储2015年启动加息周期以来首次,或表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及利率水平正按照预期向中性位置靠拢,但并不表明联储的加息路径会有所改变。另外,在缩表方面美联储也有进一步行动,此次会议如期提高了国债和抵押支持证券(MBS)退出再投资的上限,并将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由原来的1.95%上调至2.2%。


美联储加息进程的加快对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影响也愈发明显。其中,香港和沙特在继6月份加息后再次跟随美联储加息25基点,另外,巴林和阿联酋此次也跟随美联储提高本国基准利率25个基点。而此前受美联储加息影响严重的土耳其、阿根廷等新兴市场经济体所承受的压力也将再次加大。



从会后公布的利率点阵图看,美联储2018年内加息四次的概率增大,并维持2019年加息三次、2020年加息一次的预期不变。2018年预期加息四次的委员人数由此前的8人增加到12人,预示12月份加息将是大概率事件。但新公布的2021年点阵图表明2020年后将不再加息,或表明美联储加息进程今后两年将接近尾声。利率中值预测显示,2018年底联邦基金利率为2.375%,与6月份时一致,并继续维持明后两年联邦基金利率3.125%和3.375%的预期水平。另外,新增加了2021年联邦基金利率预测值为3.375%。


此次议息会同时公布了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失业、通胀的新的预期数据。经济增长方面,美联储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期有所上调,今明两年分别由6月份的2.8%和2.4%上调至3.1%和2.5%,增加了2021年经济增速预测(1.8%)。这也表明美联储对美国近期的经济增长仍保持较强的信心,但出于对特朗普税改政策效应可持续性及贸易摩擦方面的担忧,美联储对长期经济增长的态度则较为谨慎;失业率方面,将2018年底失业率由6月份的3.6%上调至3.7%,增加2021年预测值为3.7%,整体仍维持在较低水平;通胀方面,美联储对2018年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与核心PCE预测值分别为2.1%和2.0%,与6月份保持一致,下调了2019年PCE指标0.1个百分点至2%,新增2021年的PCE与核心PCE预期值均为2.1%。其他数据预测均保持不变。




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当前经济强劲,失业率偏低,通胀持续保持在2%水平,薪资上涨加快,通过渐进加息让利率恢复到正常水平将有利于美国经济发展。同时,美联储加息不会考虑政治因素的影响,并再次重申贸易摩擦问题长期将不利于美国经济。鲍威尔还表示,目前美国整体金融环境仍然宽松,若经济走软,美联储也会采取降息政策。美联储加息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表示不满,称自己是一个低利率支持者。


此外,鲍威尔还首次表达了对新兴市场的看法,称对美联储而言,新兴市场的表现很重要,并承认了部分新兴市场主体正经受严重问题,海外经济增速略有放缓,但也表示美联储不能过于担心联储政策的外溢效应对新兴市场的影响。


此前市场对美联储9月加息预期强烈,美国10年国债收益率过快上涨并一度突破3.1%的高位(16个工作日上涨24bp)。声明发布后,由于加息靴子落地且没有更多超预期的指引出现,美债收益率在超调后回落近5个bp,其他期限债券收益率也出现普跌。受此影响,离岸和在岸人民币汇率仅小幅贬值。




我国经济目前正处于稳中有变的发展形势下,经济金融数据仍旧偏弱,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未见明显好转,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的情况下(9月再次扩大互征关税商品规模),经济下滑的可能性进一步加大。我国央行本次未上调基准利率,整体上也与我国当前的经济状况相符合。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近期国内通胀压力显现,全国多地猪瘟疫情将继续推动猪价走高,夏粮减产将提升粮食成本,寿光洪灾使得菜价短期有上涨压力,一线城市房租、停车费和物业费快速上涨拉动居住类消费价格指数(CPI)一定程度上涨,而国际原油期货近期走势强劲也将对生产价格指数(PPI)有所提振,通胀上行将给央行调整政策工具利率创造条件。此外,中美国债利差近期再次收窄,人民币汇率和资本流动承压客观上也要求国内的无风险利率有所响应。再加上防风险的方向并未改变,为确保扩内需在稳增长和去杠杆之间达成平衡,央行不排除在近期会通过上调政策工具利率并采取流动性投放(比如降准)的方式,来继续支持“宽信用”政策,但“宽信用”效用的提升,可能尚需监管政策配合。(作者蔡浩系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高江系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