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韩国大宇造船“对折”撤单船惨遭船东弃购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0-24 10:03:10

韩国大宇造船“对折”撤单船惨遭船东弃购 


时隔两个月之后,Northern Drilling再次决定放弃收购大宇造船遭撤单的超深水钻井船。至此,Northern Drilling原计划“对折”收购的大宇造船3艘撤单钻井船的合同已经全部取消。

10月16日,挪威船王John Fredriksen旗下的海上钻井公司Northern Drilling宣布,其100%全资子公司West Libra Inc.已经通知大宇造船,取消第七代超深水钻井船“West Libra”号的转售合同,理由是船厂交付延期和合同违约。

根据转售合同,West Libra Inc已经支付了9000万美元的预付款,该公司将要求大宇造船退还已付款项,并支付利息和损害赔偿。如果索赔有争议,Northern Drilling将根据行业标准程序向伦敦仲裁寻求裁决。

此前,Northern Drilling已经于8月17日宣布取消大宇造船第七代超深水钻井船“West Aquila”号的转售合同。随后,大宇造船提起了仲裁程序。

据了解,Northern Drilling曾经于2018年与大宇造船签署协议,收购上述两艘第七代钻井船“West Aquila”号和“West Libra”号,每艘价格仅2.96亿美元,几乎只有原始建造合同的一半左右。按照条款,Northern Drilling为每艘船支付了9000万美元预付款,剩余款项在交付时支付,当时交付时间分别定在2021年1月和3月。

“West Aquila”号和“West Libra”号原本由John Fredriksen旗下另一家子公司Seadrill在2013年7月下单订造,每艘造价高达5.31亿美元,项目成本约为每艘6亿美元。然而,这份订单由于船东破产而在2018年终止,截止2018年Seadrill的未付款项共计9.17亿美元。当时,大宇造船曾表示,不会退还Seadrill支付的预付款,船厂将通过出售钻井船来收回剩余80%的建造成本。

除了这2艘钻井船之外,Northern Drilling还曾于2019年4月与大宇造船达成协议,以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另一艘撤单钻井船“West Cobalt”号。该船原名“Cobalt Explorer”号,是一艘高规格第七代超深水钻井船。这艘钻井船原本由Vantage Drilling下单订造,在2015年8月遭到撤单,当时项目总体成本约为6.6亿美元。

2019年10月,Northern Drilling决定撤销“West Cobalt”号的转售合同,并要求大宇造船退还已经支付的约4920万美元预付款以及利息和赔偿金。Northern Drilling当时称,选择撤销合同是出于多种原因,包括大宇造船的毁约性违约行为。

随着“West Libra”号合同的取消,Northern Drilling已经放弃了当初半价收购的大宇造船所有3艘新建钻井船资产。

据了解,Northern Drilling成立于2017年3月,最初希望通过收购低价钻井平台来在市场复苏时获利。不过,截止二季度末,该公司目前没有任何在运营的钻井装置。Northern Drilling在二季报中表示,公司仍然看好深水海工市场的长期基本面,并正在评估各种不同的备选方案。

时隔两个月之后,Northern Drilling再次决定放弃收购大宇造船遭撤单的超深水钻井船。至此,Northern Drilling原计划“对折”收购的大宇造船3艘撤单钻井船的合同已经全部取消。

10月16日,挪威船王John Fredriksen旗下的海上钻井公司Northern Drilling宣布,其100%全资子公司West Libra Inc.已经通知大宇造船,取消第七代超深水钻井船“West Libra”号的转售合同,理由是船厂交付延期和合同违约。

根据转售合同,West Libra Inc已经支付了9000万美元的预付款,该公司将要求大宇造船退还已付款项,并支付利息和损害赔偿。如果索赔有争议,Northern Drilling将根据行业标准程序向伦敦仲裁寻求裁决。

此前,Northern Drilling已经于8月17日宣布取消大宇造船第七代超深水钻井船“West Aquila”号的转售合同。随后,大宇造船提起了仲裁程序。

据了解,Northern Drilling曾经于2018年与大宇造船签署协议,收购上述两艘第七代钻井船“West Aquila”号和“West Libra”号,每艘价格仅2.96亿美元,几乎只有原始建造合同的一半左右。按照条款,Northern Drilling为每艘船支付了9000万美元预付款,剩余款项在交付时支付,当时交付时间分别定在2021年1月和3月。

“West Aquila”号和“West Libra”号原本由John Fredriksen旗下另一家子公司Seadrill在2013年7月下单订造,每艘造价高达5.31亿美元,项目成本约为每艘6亿美元。然而,这份订单由于船东破产而在2018年终止,截止2018年Seadrill的未付款项共计9.17亿美元。当时,大宇造船曾表示,不会退还Seadrill支付的预付款,船厂将通过出售钻井船来收回剩余80%的建造成本。

除了这2艘钻井船之外,Northern Drilling还曾于2019年4月与大宇造船达成协议,以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另一艘撤单钻井船“West Cobalt”号。该船原名“Cobalt Explorer”号,是一艘高规格第七代超深水钻井船。这艘钻井船原本由Vantage Drilling下单订造,在2015年8月遭到撤单,当时项目总体成本约为6.6亿美元。

2019年10月,Northern Drilling决定撤销“West Cobalt”号的转售合同,并要求大宇造船退还已经支付的约4920万美元预付款以及利息和赔偿金。Northern Drilling当时称,选择撤销合同是出于多种原因,包括大宇造船的毁约性违约行为。

随着“West Libra”号合同的取消,Northern Drilling已经放弃了当初半价收购的大宇造船所有3艘新建钻井船资产。

据了解,Northern Drilling成立于2017年3月,最初希望通过收购低价钻井平台来在市场复苏时获利。不过,截止二季度末,该公司目前没有任何在运营的钻井装置。Northern Drilling在二季报中表示,公司仍然看好深水海工市场的长期基本面,并正在评估各种不同的备选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