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美国经济面临50年来最糟糕局面:“滞胀”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7-22 19:41:15

美国经济面临50年来最糟糕局面:“滞胀”


“这短暂的生命”,这个源自“为那些在尘世生活中遭受灾难、悲伤、穷困、疾病或其他逆境的人”祷告的古老短语,最近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回响。不幸的是,这句话也能适用于太多情景。

“短暂”也是美国政策制定者最新的流行用词,用来描述随着经济从新冠疫情引发的剧烈衰退中复苏而出现的通胀飙升。他们说,一旦被压抑的需求和供应中断带来的压力消散,价格波动就会减弱,经济也将恢复到疫情之前的健康状态。

表面上看,经济前景的最终仲裁者——债券市场,似乎认同这一观点。尽管长期国债价格飙升,但收益率不断走低,已接近今年2月以来的最低点。按理这意味着着市场预期物价压力将会有所缓解。然而,经通胀调整的实际收益率的下降占据了其中一大部分,而这通常意味着预期经济增长的放缓。

“短暂”的定义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又或许美国人正在失去耐心,因为所谓的短期通货膨胀仍未结束。上周,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就货币政策和经济问题在国会发表就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做证词陈述。从他的回答中,人们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很不幸的是,媒体刚刚报道了消费者和生产者价格上涨大幅高于预期,因此鲍威尔不得不为美联储的政策辩护。6月份整体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9%,同比上涨5.4%,为 2008 年以来的最高的12个月同比升幅,而在2008年,当时原油飙升至每桶150 美元附近的纪录高位,是当前价格的两倍。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同比上涨 4.5%,而生产者价格指数(PPI)上涨 7.3%,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PPI则上涨了 5.5%。这些都大大高于美联储设定的 2% 的年通胀率目标。

对我们这些经历了1970年代价格持续上涨的老人来说,现在的价格急剧上涨让我们想起了糟糕的旧时光。可以肯定的是,CPI的最新上涨大部分都可以追溯到与经济重新开放相关的异常因素,特别是二手车、酒店住宿、机票和汽车租赁价格的飙升。因此,那悲惨的十年高通胀时代不太可能卷土重来。

但是衡量标准的变化令对比变得很难。

安联伯恩斯坦(Alliance Bernstein) 前首席经济学家约瑟夫·卡森( Joseph Carson)指出,1970 年代的CPI 包括房价,而当前的CPI指数则不包括房价。他在博客中写道:“我将举例说明纳入房价给CPI带来的变化。1979 年,CPI 上涨了11.3%,14%的房价涨幅被计入在内。在过去 12 个月里,CPI上涨了 5.4%,而房价上涨 了23%,这部分涨幅则未被计入。政府统计人员发明了业主租金指数(过去一年上涨 2.3%)来替换房价。”

他补充说,这种计算方式选取租赁市场的估算租金为基准,与自住房市场有本质上的区别。因此,数据中存在相当大的误差。鉴于自住房占消费者价格指数的近四分之一权重,卡森估计如果以旧有方式计算,CPI将以1970 年代的两位数速度上涨。

无论如何计算,消费者正在承受通货膨胀带来的损失。根据 TLR on the Economic 的数据,考虑到价格上涨的影响之后,实际时薪比一年前的水平下降了1.7%,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增加0.4%之后,实际周薪则下降1.4%。生产工人的实际工资下降了2.2%,若再考虑到每周工作时间微涨的因素,实际每周收入下降了1.6%。

所以,工人们现在的实际收入比2020年要低。这也许能够进一步解释在失业背景下仍然存在的900万个招聘岗位空缺,除了经常被提到的慷慨的失业福利、照顾儿童的需求和对新冠的担忧之外,实际收入的下降也是原因之一。

罗森博格研究所(Rosenberg Research) 总裁大卫·罗森博格(David Rosenberg )指出,计入通货膨胀之后,实际零售额也在下滑。尽管6 月整体增长高于预期为0.6% ,但这完全是通胀所导致的,实际交易量是下降的,在对 5 月数据进行向下修正后,真实下降幅度为 1.7% ,而不是原本估计的1.3% 。

罗森博格补充说,以这样的状态“切换”到当前季度意味着一个较低的经济起点,就像高开的第二季度的镜像一样。在 6 年的耐用消费品支出集中到过去 16 个月后,消费者正在退出。密歇根大学最新的调查显示,消费者的房屋和汽车购买计划已经回落至 1982 年的水平。由于占经济70%的消费下滑,加之工业生产下滑,本季度国内生产总值难以实现增长。与普遍预期的本季度将增长 7% 相反,罗森博格认为距离经济衰退只有一步之遥。

国债收益率的下降,尤其是国债通胀保值证券(TIPS)的实际收益率下降,也表明增长预期正在减弱。

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基准从一季度末1.74%的峰值下滑至1.30%,跌幅为44个基点(一基点等于1/100个百分点)。

10 年期国债通胀保值证券(TIPS)收益率从负 0.64% 降至负 1.03%,下跌 39 个基点。30 年期长期债券收益率同期下跌 46 个基点至 1.94%,而 30 年期国债通胀保值证券收益率下跌 42 个基点。实际长期利率正在走低。

可以肯定的是,许多其他因素压低了利率。美联储还在通过购买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向市场每月注入 1200 亿美元。尽管美国债券收益率较低,考虑到海外的负收益,即使在对冲外币风险后,美国国债仍具有吸引力。正如上月文章所述,企业养老金计划的强劲需求同样压低了利率。

股市似乎也出现了令人担忧的迹象。虽然主要股指接近历史最高点,但科技成长股巨头再次领涨市场,其余股票则表现落后。

过去三个月,景顺标普权重ETF(RSP)上涨 2.7%。相比而言,资本加权 SPDR S&P 500 ETF (SPY) 上涨4.9% , Invesco QQQ Trust (QQQ) 追踪最大的纳斯达克非金融股票,涨幅为 5.5% 。追踪小盘股的 iShares Russell 2000 ETF (IWM) 同期下跌 3.0%。

鲍威尔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在定于 7 月 27 日至 28 日举行的会议上再次讨论缩减债券购买的时间表。考虑到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一些美国代表和参议员质疑了美联储每月购买 400 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决策。

除了考虑通胀可能持续更长时间以外,正如罗森博格所预测的那样,委员会还可能被迫考虑更严重的经济放缓情况。我们可能会面临70 年代以来最糟糕的局面——经济滞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