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日本3万亿日元开销或打水漂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2-27 11:27:45

日本3万亿日元开销或打水漂


  01

  日本政府一直担心的事情,可能就要成为现实了。

  面对日本国内愈演愈烈的新冠疫情,美联社采访了国际奥委会的高级成员迪克·庞德。

  按照庞德的说法,如果疫情在5月下旬仍然得不到控制的话,组织者很可能完全取消东京奥运会,而不是推迟或换城市举办。

  本来呢,日本是有机会把疫情控制在有限范围之内的,但在一些骚操作的帮助下,仅存的希望也快要破灭了。

  被晾在港口养了一个多月“蛊”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就不说了,防疫部门不仅反应迟钝、管理混乱,甚至在游客下船的当天还因为工作疏忽放跑了23个漏检的人;

  除此之外,日本还照常举办了一些大型活动,近万人参加的马拉松赛、一群人光着身子挤在一起的“裸祭”,23号更是如期举行了德仁天皇的寿宴,470多位政府官员和社会人士没戴口罩参加。

  就这么拖了一个多月后,日本政府终于在25号公布了姗姗来迟的防控方针,他们毅然选择了一条可称为“收缩战线,力保重点”的道路:

  考虑到“多数轻症患者可以自愈,重症的致死率也不是极高”,日本不仅呼吁轻症患者居家静养,还会逐步减少对密切接触者的医学观察,在家自行隔离就好了。

  针对病毒的核酸检测门槛也提高了不少。网友@G-SOUND東京就在微博上爆出了日本苛刻的检测条件:

  首先你得把体温维持在37.5度整整四天,不到四天都不算达标;好不容烧满四天了,还得再次确认自己是不是呼吸困难,否则连疑似名单都上不了,更别提要等住院才能给做的核算检测了。

  至于原因吗,日本媒体说得够清楚了:

  中国网友纷纷表示看不懂,“这是放弃治疗了吗?”

  这么“千方百计”的控制确诊人数,就是为了保“重点”——7月就要召开的奥运会可不能因此泡汤了啊。但鸵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截止至25日,日本的确诊人数已经飙升到了862人,这还不算那些被挡在检测门槛外的疑似患者。

  照这么发展下去,东京奥运会可能真就没戏了,以至于奥组委会的会长把希望寄托在了神灵身上。

  02

  日本为啥这么在意这次奥运会?因为他们已经下血本豪赌了,真的输不起。

  算上翻修的、新建的各种体育场地,东京光是花在奥运场馆上的钱,就已经超过了2000年来历届奥运会的总和了。

  为了体现动漫之国的诚意,日本民间设计师们还将参赛国的国旗套用拟人化的方式,设计了一整套动漫人物形象,还都起了很中二的名字,设计费也给出去不少,好多广告公司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除了场馆和设计之外,为了准备颁奖要用的奖牌,日本国民从2017年就开始捐献手机和旧家电了。几年的时间里,光家电就捐了差不多78985吨,一共提炼出32公斤的纯金、3500公斤纯银和2200公斤纯铜。

  林林总总算下来,总共要花多少钱?《时代周刊》给加了一下,到目前为止东京奥运的预算就已经达到了1.35万亿日元。

  如果再考虑到日本一贯的超支传统,各项准备工作的开销还会继续增加。日本会计检察院估计,最终的开销很可能达到3万亿日元、差不多1800亿人民币…..

  为了东京奥运会,日本前前后后已经忙活了十多年的时间了。如果最终因疫情被迫取消,这些钱都得打水漂。这还仅仅是官方的投入,民间的资金呢?

  酒店装修、商铺备货,电视台转播权交了多少钱?其中银行贷款又有多少?一旦官方立场出现动摇,紧接着就肯定是大面积的酒店退订、退机票、退门票等等,损失不可估量。

  这还是直接可见的。

  03

  本来对安倍政府来说,即使没碰上新冠疫情,这几年的日子也够难的了。

  日益严重的人口结构和老龄化问题就很让人头疼的了。老年人不仅消费谨慎,风险规避意识也很强,于是银行储蓄增加、消费资金减少,直接拖累了经济复苏的步伐。

  内需不振,就只能靠外贸了,结果又碰上了全球性的经济下滑和贸易摩擦,外贸经济双扑街。

  2019年日本贸易顺差大幅下滑超50%,而2019年第四季度GDP更是创下近六年来最大降幅。

  所以你能理解吧,既能拉动消费、又能创造不少就业岗位的东京奥运会为什么会被寄予厚望。

  有了奥运会,日本就可以在奥运周期内的数个月中获得可观的旅游业增长,并且让持续性的利好绵延数年。

  东京都政府就曾乐观得估算过,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除了能带来近32.3万亿日元,约合20356.4亿人民币的经济效应,还能创造不少就业岗位,算下来10倍的收益是有的。

  所以,在他们眼中,东京奥运会是不可能有B计划的。

  2月26日上午,日本奥运担当大臣桥本圣子就在采访中表示,“取消东京奥运会”并不是国际奥委会的主张。算起来,这已经是日本政府的第六次公开承诺了。

  04

  考虑到日本的财政状况、医疗资源的极限承受体量,想要成功地控制、压下传染人数的确很难,如果疫情一旦扩散,就足以促成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恐慌。

  正因为如此,国际上也有一种声音认为,日本政府目前的淡化处理不排除有瞒报的嫌疑。

  也难怪,在这方面,日本的黑历史还真是不少。

  2011年福岛地震的时候,因为担心多年的投资化为泡影,核电公司高层迟迟不采取措施,直到最后发生了大爆炸、小事故拖成大灾难后才开始做补救。

  至于后面的救灾,更是干的乱七八糟。上到日本政府、东电高层,下到每一个国民,基本上都抱着一种不要让我去送死的态度。没过几年,又在专家的建议下把还带着辐射的海水直接倒灌进了太平洋(3.9400.000.00%)…..

  而上世纪80年代,由于使用未经正确加工的血液制品输血,导致数千名血友病患者感染了艾滋病毒,日本政府最初也是选择掩盖这场HIV传染丑闻,只是后来被揭露出来,政府遭诉讼,不得不以巨额赔偿达成和解。

  所以,大家对于日本政府有这样的评价:

  “日本官僚主义的集体观念,导致官僚将组织利益置于保护公共安全的首要职责之上。”

  “日本惯有为了稳定起见,对灾难性事故进行分解和掩盖的传统。”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了这次新冠疫情中:

  从1月28日,日本出现首例无武汉旅行史确诊病例开始,到2月25日首次公布官方对策,已经足足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不仅各种集会取消得很不情愿,防控动作也很迟缓,连中国捐过去的核酸检测盒都没用多少。在韩国已经检测完了3.6万人后,日本才刚刚测完了913人,更多的人则是连医院都进不了。

  前两天,伦敦市长候选人就跳出来表示已经做好了替代东京的准备工作;而考虑到疫情的影响,中国也开始推迟、取消了部分奥运项目的资格预选赛。

  留给日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