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市场 > 正文

全球股票:瑞银和花旗两家最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2-06 09:11:40

全球股票:瑞银和花旗两家最好


  根据《机构投资者》的全球股票研究排行榜,全球做的最好的两家股票研究机构是瑞银(UBS)和花旗(Citi)。但是,它们彼此之间有着非常不同的研究理念与做法。

  根据美国权威金融杂志《机构投资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简称II)的基金经理调查,5年前,全球最大的股票研究提供商是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当时,瑞银集团(UBS)和花旗集团(Citigroup)甚至都不在前五大股票研究机构之列。

  但是,5年后,瑞银和花旗在《机构投资者》全球股票研究公司排名中领先(该排行榜的排名是全美、全亚洲等世界各地的研究团队排名的综合)。

  瑞银(UBS)在2019年成为全球最佳股票研究提供商,这家瑞士银行连续第三年获得这一称号。与此同时,花旗集团(Citi)从2018年的第4位跃升至第2位,巩固了其作为业内顶级银行的地位。

  尽管这两家公司都成功地超越了美银美林等竞争对手(今年美银美林在股票研究中排名第三),但它们都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方式,登上了II排行榜的榜首。举例来说,瑞银已经成为独一无二的、数据驱动的洞见的领先提供者,这些洞见由瑞银标志性的Evidence Lab提供支持。数据科学部去年从研究部门分离出来,成为瑞银内部的一个独立部门。该部门雇佣了一组数据科学家和主题问题专家,他们与瑞银分析师合作,回答有关行业、市场或整体经济的重大问题。

  “随着‘Evidence Lab’的建立,我们已经可以拥有不止一两个有用的数据集,来帮助解决股市中的关键问题。”瑞银(UBS)全球研究主管丹•多德(Dan Dowd)表示,“除了我们和竞争对手正在研究的公开数据外,我们还有这些原始数据。”

  与此同时,花旗在过去几年采取了更为传统的方式来加强其研究部门。在全球研究主管安德鲁•皮特(Andrew Pitt)的领导下,花旗一直致力于扩大其行业覆盖范围,并通过聘用和培养现有人才的结合,打造一支由基本面分析师组成的人才队伍。皮特表示,花旗目前在所有研究机构中股票覆盖率排名第二,即便在今年进行了包括“削减”研究业务在内的重组之后也是如此。

  尽管花旗也投资了数据科学,并组建了一支量化分析师团队,但皮特很快就淡化了数据分析在花旗整体研究中的作用。“我们尽量不以牺牲传统研究为代价在数据科学上过度投资。”他在电话中说,“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增加价值以及在哪里可以增加更多的价值,而不是我们的客户自己能做什么,或者从数据专家那里获得什么。我们认为,如果一家大型数据公司可以在没有银行执照的情况下开发出一款完全相同的产品,那么他们就会比我们做得更好,也更便宜。”

  花旗的这种观点与瑞银的观点形成了直接对比。瑞银的多德表示,与股票研究部门并存的Evidence Lab比其他数据提供商更有优势,因为它可以利用瑞银股票分析师的知识。

  “证据实验室在原始数据收集方面有真正、深入的专家,”多德说。“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他们不擅长的是知道该问什么问题。而这些问题来自研究。因为你必须是这个领域的专家才能问出正确的问题。”

  与此同时,多德指出,投资者通常不寻找原始数据,而股票研究团队正是利用这一点,“能够基于专有数据带来真正的洞见。”他表示,“这是客户花钱的目的,也是他们想达到的目的。”

  到目前为止,在这两种方法中,以数据为主的方法更为有效,至少在II的股票研究排名中是这样。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瑞银在2017年登上了排行榜的榜首,但花旗在过去3年里继续节节攀升。

  “我认为一个非常优秀的基本面分析师的角色仍然至关重要,” 花旗的皮特说,“我们有一批非常优秀的核心分析师,我们总能保持业务的成功。”

  尽管两家公司在总体战略上存在差异,但多德和皮特至少在卖方研究部门的几个机会领域达成了一致。瑞银和花旗都把重点放在了深入的主题研究上。瑞银(UBS)编制了它所谓的“Q系列”报告,内容涉及从5G网络到太空旅行等各种主题。类似地,花旗集团的“花旗GPS”也有一系列报告,关注的主题包括女性在经济中的角色,以及科技如何改变职场。

  两家公司也都在投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研究,多德和皮特都认为这是客户需求增长的领域。

  “这不是一时的潮流,”皮特说。“这是一个真正的长期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