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市场 > 正文

看看国外财务造假的代价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2 16:30:59



看看国外财务造假的代价



A股市场最近又曝出了一起会计差错事件。4月29日,在上交所上市的康美药业披露2018年报的同时,修正了2017年年报中的多项会计错误,包括:

“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

“确认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时存在错误”,营收多计近88.98亿元;

“会计处理存在错误”,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目多计103亿元。

300亿资金一夜蒸发,市场哗然。创始人马兴田次日回应称,“财务差错和财务造假是两件事”。尽管马兴田在5月1日发表了道歉信,但信中仍然没有对近300亿资金的虚报作出解释,而且仍然认为是“快速发展导致财务管理不完善”。投资者并不买账,如果这种不痛不痒的道歉有用的话,那么多因为财务造假而倒下的公司,岂不是“死不瞑目”?

上交所留意到了马兴田的回应,并在5月5日下发问询函,直称“你公司应当严格区分会计准则理解错误和管理层有意财务舞弊行为性质的不同”,并提出了刨根究底式的12个问题。

本世纪初破产的安然,就是一个因财务造假而登高跌重的好例子。安然的财务舞弊手段,骗过了华尔街,骗过了投资人,害惨了成千上万名雇员,这一事件后来还被拍成了纪录片。

2000年,财务造假事件爆发之前,这间能源交易公司的股价一度高达90.75美元。财务造假事件爆发后,短短24天它就破产了。破产当天,股价跌得只剩0.26美元。

繁荣不过海市蜃楼:一切起源于印钞许可证

1985年,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的InterNorth 能源公司与休斯顿能源公司合并,合并后的公司更名安然。

Kenneth Lay在1986年成为安然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一直到安然破产,他几乎都是这间公司的最高领导人。1990年,当时在麦肯锡工作的能源咨询师Jeffrey Skilling受雇于安然,带领新成立的子公司Enron Finance Corp。

Jeffrey Skilling进入安然的时机很微妙,当时正值美国解除能源管制,监管环境宽松,安然把握住了能源客户套期保值服务需求强烈的机会,从传统能源供应商的角色,转变为了当时全球最大的能源交易商。

Skilling正是这一转变的重要推手。1990年,安然有80%营收来自天然气传输业务,但到了2000年,95%的营收和80%的利润,都来自能源交易业务,份额高达全美能源交易的四分之一。

Kenneth Lay(左)和Jeffery Skilling,图片来源网络

加入公司后,Jeffrey Skilling改变了安然传统的会计方法,要求公司使用“按市值计价”(mark-to-market,MTM)的会计方法。按市值计价,意味着安然作为能源交易的服务提供商,把交易的收入规模也计入自己的收入中(而不是只计入代理费用)。Skilling认为,这才能体现交易的真实价值。

会计方法的变更在1992年得到了美国证监会的许可,允许安然在天然气期货交易合同中使用这一会计方法。安然后来将这一会计方法推广到了更多交易中。使用这种会计方法,即使能源价格下跌,安然也能保证(报表上的)利润。而且,一份长期合同签订后,马上就可以报告利润。

“这看起来就是印钞许可证。”一名安然能源部的员工对《纽约时报》称。按市值计价的会计方法,将已签订合约的未来现金流折现值计为收入,但这些未实现的利润存在虚假夸大的风险。

1998年到2000年,安然的营收从310亿美元猛增至超过1000亿美元,远远甩开当时规模相当的其他公司(包括微软和高盛)。

安然很快主导了天然气交易市场,大量合约为其带来巨额利润。与此同时,按市值计价也让安然的公司文化发生了变化,员工们开始追求体量,“为交易而交易”,公司也鼓励发展能产生巨大现金流的交易。

相关业务的佼佼者Andrew Fastow,在1998年成为了安然的首席财务官。1996-2000年的四年间,安然的年化营收增速高达65%,而行业平均水平只有2-3%。

来源:安然2000年报

宽松的交易环境和牛市的背景,让安然快速壮大,并发展了各式各样的衍生品产品——电力、煤炭、纸张、钢铁,甚至是天气期货。1999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前夕,安然开通了首个全球能源商品交易网站,安然在线(Enron Online),投资科技以促进高速交易。

1996-2001年间,安然连续六年被《财富》杂志评为美国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然而讽刺的是,这几年恰好是安然财务造假的时间。

在2000年的年报里,安然对前景仍然信心满满

瞒天过海:根本没人懂的复杂东西

按市值计的会计方法,决定了公司需要源源不断的新增交易,才能保证利润和增长。90年代末的快速增长,让安然变得越来越自大。就在破产之前,安然总部大厅里的标语更换成了“安然:世界领先的公司”,而不仅是“世界领先的能源公司”。

但交易量并不是一帆风顺直线上升的,在增长的压力下,安然高管动起了别样心思。

90年代后期,安然需要大量资本投入,买入管道、发电厂等资产并进行建设。为了不额外增加资产负债表的压力,并保证高额利润规模,安然高管(主要是CFO Andrew Fastow)成立了大量SPV(特殊目的实体,或称SPE)。这样一来,不但可以快速获取大量资金,还规避了对债务规模的真实描述,掩盖巨额损失。

成立SPV本身不违法,它可以用以进行表外融资,也可以隔离一部分流动性低下的投资的风险。但安然公司的问题在于,其SPV使用的是安然自身的股票和资金担保,因此风险并没有减少。如果安然的股价下跌,SPV对冲的能力也会减少。

典型的安然-SPV模式如下:

安然把自己的股票转移到SPV,换取现金或票据,并直接或间接地担保SPV的价值。通过这些安然的股票,SPV负责对冲安然资产负债表上的一些投资。

当时安然的股价一直在上涨,因此投资者和公司都不认为这种模式有什么不对。但是安然股价一旦下跌,SPV的价值也跟随下跌,触发安然转移股票提高SPV价值的担保;这进一步加重了股价的下跌,形成恶性循环。而SPV负责对冲的投资和安然股价同时下跌时,SPV就没有足够的资产来对冲风险了。

另一个问题是,安然没有披露这种利益冲突。当时安然公司向公众披露了SPV的存在,但第三方投资超过3%的SPV不并表,而且当中涉及的金融操作过于复杂,很少人能完全理解。甚至Lay自己也不见得能搞明白。

安然大胆地创建并实质控制了3000多个SPV,获取了大量的表外融资,并夸大收入、获取税收优惠。安然能给华尔街他们最喜欢的收益增长,股价上涨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投资人、养老基金乃至安然的员工都没有意识到这家公司的潜在隐患。

浮出水面:整个华尔街都为之震惊

2006年3月,Sherron Watkins(左)为Kenneth Lay和Jeff Skilling出庭作证

2001年8月,安然的一名副总裁Sherron Watkins警告Lay,公司可能会卷入一场会计丑闻。这是最早提示安然风险的高管。

2001年年中,Sherron Watkins在和CFO工作时,发现了财务造假的证据。在详细了解了安然SPV之一的Raptor的运作方式后,Sherron Watkins意识到Raptor的对冲资产只有安然的股票,而且SPV隐匿了大量负债。

她给安然创始人Lay写了一封匿名信。但她不是把安然丑闻向公众抖露的“告密者”,如果安然因财务造假被调查,这封信可以用作她的护身符(事实上这封信还被Lay用来自证清白)。一直到安然宣布破产、六个月后国会公布这封信之后,Sherron Watkins提前发现安然财务漏洞的事情才为人所知。可以说,在这座大厦倾倒下来之前,她做了一些努力,但已经为时过晚。

最早质疑安然的,是《财富》杂志记者Bethany McLean。她在2001年3月5日发布文章,对安然55倍的市盈率提出了质疑,称公司现金流不稳定,负债规模庞大,分析师和投资者都看不清这家公司如何获得收入。

“我们的经营方法不是黑匣子,它模仿起来很简单。对此提出疑问的人根本没有把所有细节都搞清楚。我们的回答已经够明白了,可有人就是想跟我们过不去。” Jeffrey Skilling在2001年2月接替Kenneth Lay成为安然CEO,这是他接受《财富》记者采访时的表态。他还指责Bethany McLean的问题“不道德”。

让分析师开始怀疑安然的,是2001年3月21日,安然和百视达20年期合同的终止。这份合同签署于2000年7月,双方合作在美国城市推广按需视频娱乐服务,安然预测这一合作的利润高达1.1亿美元。但合同终止后,安然还在继续记录未来利润。分析师Richard Grubman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在4月的财报电话会上提出了质疑。

Richard Grubman也被Jeffrey Skilling轻蔑地嘲笑了,后者直称前者为“混蛋”。但是,Jeffrey Skilling或许并不傻,他在8月突然以个人原因辞职,后来有安然员工称,Skilling或许已经意识到,安然的问题不是自己一人能解决的,而且他对股价并不乐观,才会在抛售了大量股票后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