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市场 > 正文

康美药业299亿一夜蒸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08 16:46:25



康美药业299亿一夜蒸发



一份年报14处会计错误,299亿元货币资金被质疑造假,5次卷入受贿风波,8个月内市值蒸发近千亿,白马股康美药业(600518.SH)面临上市以来最大危机。


2019年4月30日,A股开盘后,康美药业迎来“债股双杀”局面,股价一字跌停,最终收盘价9.45元,同时,“15康美债”跌20%后遭中期临时停盘,恢复后最终收盘跌超11%。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康美药业创始人兼董事长马兴田却表示,“财务差错和财务造假是两件事。”但是,多计货币资金高达299.44亿,金额刷新A股纪录,又岂是一句“财务差错”便可轻轻抹去?


市场问责,审计程序是否失当


面对巨额的会计差错,中介机构(会计师事务所、银行)成为市场第一问责对象。康美药业发布《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后,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下称“正中珠江”)立马被推上风口浪尖。


回顾此次“会计差错”中,有三个问题亟待厘清。一是按照审计惯例,期末货币基金需要银行函证确认,那么,银行账面上存在的虚增299亿货币资金,是银行过失?还是康美药业篡改询证函?抑或是审计师的问题?二是在存货方面出现的会计差错,审计师是否玩忽职守?三是2017年会计报表失真,之前的会计报表是否也需调整,其货币资金、存货、收入是否真实?


多个问题难解已然说明,康美药业的财务数据的审计程序存在严重问题。根据资料显示,自2000年康美药业IPO 以来,即正中珠江为其提供审计服务,至今已达19年,在此期间,正中珠江为其出具了17份“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收取总费用达4000万。


2001年至2008年,康美药业支付给正中珠江的报酬大都在30万左右,2009年开始,大幅度攀升至百万级;2010年-2012年,审计报酬分别为120万元、180万元和230万元。2013年开始,中证珠江兼任康美药业内部控制审计,获得合计报酬370万元,到2018年度,合计报酬达640万元。


如此不菲的审计费用,却带来299亿的“会计差错”,康美药业深夜加急否认财务造假,声称是“财务差错”,是否意味着审计机构或需为其财务谜团负更多责任?


会计角度来看,签字会计师杨文蔚成为关键人物。在康美药业的18份财报审计报告中,杨文蔚签字12次,何国铨11次,吉争雄5次,张静璃5次,熊永忠、刘火旺、刘清各1次。目前涉及重大“会计失误”的2017年年报,其审核会计师为杨文蔚和张静璃。而当年康美药业IPO时,负责财务审核的会计师也是杨文蔚和吉争雄。


回顾康美药业2017年财报,中证珠江给出“财报符合会计准则,公允反映了公司的财务状况以及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的评价;但在2018年年报中,正中珠江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表示保留意见的原因主要在于无法确立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事项,对康美药业2018年年度财务报表整体的影响程度,公司关联方资金往来、下属子公司部分在建工程项目存在财务资料不完整问题。


爆雷前兆,半年内千亿市值被腰斩


事实上,康美药业的此次会计“爆雷”并非毫无征兆。2018年12月28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调查通知书》,对康美药业进行立案调查,要求公司对此进行自查及必要的核查,这次自查成为康美爆雷的直接导火索。


早在2018年半年报出来后,即有市场投资者质疑其存贷双高、大股东股票质押比例高以及涉嫌操纵股价的问题。


有财务专业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像康美药业这种“大存大贷”的公司,货币资金造假的可能性极高。


2018年10月22日,媒体报道,深圳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廉君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涉嫌操纵股价,涉及标的可能有康美药业。据资料显示,王廉君2010年前于康美药业任职,且康美持有该投资公司90%股权,公司控股股东之一许冬瑾持有另10%股权。在此之后,康美药业股价连续崩盘,股价从当年10月9日的21.88元最低跌到当年11月30日的10.34元,市值一度蒸发超过800亿元,几近腰斩。与康美同步崩盘的还有皇庭国际、盛迅达、中洲控股几家股票,几家股票的实际控制人皆来自于广东地区,关系密切,联动塌盘效应的背后,潮汕帮资金联合坐庄的局面逐渐显现。


更早之前,则是投资者刘志清长达四年的举报活动。2014年,刘志清称康美药业存在财务造假等违法行为,但证监会回复称未发现康美药业存在举报所涉的违法情况,其不服并向法院起诉控告证监会,一审裁定不予立案,二审、最高院终审,投资者败诉。


2012年12月,《证券市场周刊》联合中能兴业发表《康美谎言》,质疑康美药业在土地购买和项目建设上涉嫌造假,至少虚增18.47亿元资产,几乎是其2002年-2010年9年净利润的总和。其高成长背后,很可能是由造假、融资、再造假、再融资所支撑的谎言。但此后被申万医药首席罗鶄质疑其不够专业,且动机不纯。而中能兴业亦被称为“市场浑水”。


丑闻不断  韭菜好割


与中能兴业看空不同的是,国内更多研究机构则持续发表看涨之声。招商证券、国信证券、光大证券等持续看好,不吝啬诸如“全中药产业链一体化效应逐步显现”、“增长亮点颇多”、“现金流强劲”等溢美之词。


自2018年10月,康美药业被质疑财务造假,股价一度腰斩,但此后依旧进入上涨通道。当年10月份股价闪崩之后,康美药业频繁通过媒体机构发稿,面向市场强调自身的业务能力和以往市场表现。2019年1月5日,康美药业发布《关于披露战略合作协议进展的公告》,一度提振市场之心。


据Wind显示,2019年一季度公募基金持有康美药业的数量为608.45万股,2018年年底则为8462.89万股,持有康美药业的基金产品从177只骤降到10只,除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重仓买入10亿股以外,剩余基金多为被套牢的被动基金。而在公募基金大幅减持的同时,大批中小投资者入场,康美药业股东总人数从2018年9月份的9.6万人直线上升至22万人。


相比公募基金,中小投资者的投资判断对市场信息的依赖性更强,但在企业频繁释放积极信号、审计机构职权执行不到位、监管信息披露不及时的情况下,市场并无从得知企业的真实经营状况,强烈依赖市场风向的中小投资者往往成为市场爆雷的背锅侠。


另一方面,中能兴业自《康美谎言》发表之后,却需屡屡回应其“做空”传言,市场焦点从上市公司应自证清白,转为中能兴业屡次回应其关于做空的质疑,此后中能兴业亦归于沉寂。康美药业多次传言财务造假,却始终仅为“传言”,相关调查却寥寥无几。多年来,监管部门呼吁“直接融资”的重要性,但投资者参与到资本市场融资之后,谁又能保证其在质疑公众公司时,有合法申诉途径?


除了财务被质疑造假之外,康美药业做实数次行贿。不过,虽然受贿人员遭受惩罚,但康美药业的实控人马兴田却安然无恙,事到如今,当地政府依旧频频视察康美药业。有意思的是,康美药业还在2019年2月被揭阳市政府授牌康美药业为“揭阳市重点培植民营骨干企业”。


2019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四川省阆中市市委原书记蒋建平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在判决书中,公司董事长马兴田是行贿人之一。


在此之前,根据媒体报道,康美药业还卷入其他多起官员腐败案件。2000年到2012年,康美药业为寻求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行贿原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李量。


2000年到2014年,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兴田行贿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涉及金额港币200万元、人民币60万元。


2004年到2011年,马兴田曾行贿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共计港币500万元。


2014年到2015年,康美药业总经理马某、副总经理李某,先后三次行贿原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共计港币30万元。


尽管受贿者多已锒铛入狱,行贿者却依旧在资本市场大展拳脚,康美药业一度成为“千亿中药帝国”,更是投资者口中的“神仙白马股”,在众多行贿丑闻中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