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个股 > 正文

可转债市场“强赎”潮起 赎回缘自A股“牛市”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2-11 15:41:02

可转债市场“强赎”潮起 赎回缘自A股“牛市”


  1个月内3只转债完成强赎并摘牌,且有多个发行人公告将提前赎回转债,可转债市场出现“赎回潮”迹象。去年12月以来,股市持续上涨,酝酿了转债赎回条款触发条件。


  三只转债完成强赎


  2月10日,蓝思科技以100.16元每张的价格赎回了投资者未转股的蓝思转债。至此,今年以来已有3只转债因强赎而摘牌。1月17日和2月6日,参林转债、伟明转债相继完成赎回并摘牌。

  此外,水晶转债、和而转债正在实施赎回,目前已停止交易,但仍可以转股。同时,多只转债发布强赎公告,包括安图转债、启明转债、旭升转债等。其中,安图转债从开始转股到公告强赎,只隔了15个交易日。


  1个月内3只转债完成提前赎回,并且还有多只转债公告强赎,这种情况较为罕见。此前,一季度就出现可转债密集赎回现象还是在2015年。当年上半年,上涨综指一路冲高至5178点。


  近期转债“强赎不断”,背后是股市行情在支撑。去年12月以来,A股经历一轮上涨,多只转债正股价格持续大幅高于转股价格。而近日抗疫概念、新能源汽车板块走高,也导致相关转债赎回条款被触发。数据显示,截至2月10日,已有21只转债触发赎回条款。


  赎回缘自“牛市”


  今年以来出现了较为密集的赎回公告,转债市场是否会出现“赎回潮”?分析人士认为,这主要取决于股市的走向。华创证券周冠南团队研报指出,大部分转债赎回都发生在A股牛市期间。


  此外,虽然目前已经有超过20只转债触发赎回条款,但未必会出现相同数量的“赎回”。例如,百合转债赎回条款已三次被触发,但发行人梦百合每次都选择“不提前赎回”。梦百合工作人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本次不行使“百合转债”的提前赎回权利,是根据当前市场情况和公司实际做出的决定。


  毕竟,赎回是发行人的一项权利,是否赎回要结合公司、市场等因素考虑。对于发行人来说,实施强赎有利有弊。强赎将扩充公司股本,也不用到期后偿还本息;但强赎可能造成的大规模转股会在短期内稀释原股东的股权。


  不过,周冠南团队指出,转债在触发赎回条款后,发行人大概率将选择行使提前赎回权,提前强制赎回也是可转债的主流退出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实施和公告赎回的转债“前赴后继”,但一级市场供应节奏却比较缓慢。上周,可转债发行出现“真空期”,直到本周二(2月11日)才有两只转债发行。


  供给趋缓,但需求还在。据国金证券周岳团队研报,2019年四季度末,公募基金可转债的持仓市值规模为938.32亿元,与2019年三季度相比增加196.24亿元,同比增加104.98%,持续创新高。周岳团队认为,虽然转债仍然是小众品,但在公募基金中的占比逐季提升,不容忽视。


  展望后市,兴业证券固定收益团队认为,转债标的分化或将持续,科技、成长类标的占优。继续看好以TMT、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为代表的转债品种,在和而转债、启明转债等进入赎回程序的情况下,不受赎回条款限制的新券有着充分上涨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