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威尼斯人娱乐城 > 正文

逆向投资大师约翰·聂夫:找到被低估股票的6条法则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31 09:35:42

逆向投资大师约翰·聂夫:找到被低估股票的6条法则


img


约翰·聂夫生于1931年,1955年进入克利夫兰国家城市银行工作,1958年成为信托部门的证券分析主管,1963年进入威灵顿管理公司,1964年成为温莎基金经理,并一直担任至1995年退休。在此期间,他将摇摇欲坠、濒临解散的温莎基金经营成当时最大的共同基金。1985年底,温莎基金为防止规模臃肿,停止接受新客户。在31年间,温莎基金总投资回报率55.46倍,而且累计平均年复利回报率达13.7%的纪录,在基金史上尚无人能与其匹敌。在退休前,聂夫还一直兼任威灵顿管理公司的副总裁和经营合伙人。

聂夫还曾义务为宾州大学管理校产基金,16年间成果显赫,基金规模从最初的1.7亿美元成长到了18亿美元。他敏锐的投资才能使他的业务水平趋于完美。

约翰·聂夫和彼得·林奇,比尔·米勒,一起被美国投资界公认为共同基金三剑客。

他执掌温莎基金长达31年,期间创造了让人瞠目结舌的记录,总投资回报高达5545.6%,而同期标普指数只有2229.7%。期间年化回报率13.7%,平均每年都超出标普3.5个百分点。

我们都知道,大型公募基金很难长期战胜市场。温莎这样的成绩还是在承担远小于市场平均的风险下取得的,再考虑到时间因素,将约翰·聂夫列入投资名人堂当之无愧。

但是在他23岁那年,他对股票的一切知识,加起来还没有对棒球比赛的信息知道的多。他去华尔街也只是因为大学期间选修了两门金融课程,在老师的建议下想去谋求一份工作而已。

那时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仅仅十年,华尔街还睡眼惺忪,处于被人遗忘的状态。

投资业务在1955年备受冷落,更谈不上吃香。最优秀、最聪明的求职者通常会投奔诸如福特汽车和通用电气之类的大公司。

但是聂夫选择去当时并不景气的华尔街。

他的选择真实反映了其一生的投资理念——逆向投资。

当时的股票市场虽然名声晦暗不明,但实际上正处于恢复阶段,战后经济复苏,整体向好,物价稳定。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中,美国国民生产总值已经接近400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新高。高尔夫也热起来了,休闲玩家纷至沓来,这又是一个经济繁荣的信号。

他带着与生俱来的信心和怀疑精神,凭借学过两门金融课程,身怀一本翻旧了的《大崩盘》——一本描写1929年股市大崩盘事件的书,聂夫孤身挺进专业投资领域。

33岁那年,他被Wellington资产聘用为基金经理直到64岁退休。取得这样成功的业绩,聂夫并没有使用什么高超的投资技巧及数学模型,而是使用了最广为人知的方法——低市盈率投资法和逆向投资策略。

三项特点六大准则

这种方法概括起来有6条准则:(敲黑板划重点)

1、低市盈率

2、基本增长率超过7%

3、高股息率,持续分红

4、总回报比率超过市场平均水平两倍

5、除非从低市盈率得到补偿,否则不买周期性股票

6、成长行业中的稳健公司

他投资中最核心的一个特点是,买入低估值的股票。他觉得自己更应该是一个“低估值”投资者,逆向投资的背后,正是公司出现极低估值,并且具备反转的潜力。

在聂夫做基金经理的时候,经历过漂亮50表现最好的那段。而且漂亮50的泡沫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是他坚持不买高估值的热门股。聂夫从来不会买估值超过40倍的股票。

聂夫有一个总回报比率(Total Return Ratio)的公式:盈利增长+分红率/市盈率。聂夫会寻找那些总回报比例超过市场2倍的股票。

比如一个公司的盈利增速10%,分红率5%,市盈率10倍。这家公司的总回报比率就是10+5/10=1.5倍。

聂夫会寻找那些持续盈利增长,但并不是很快的公司。盈利和收入五年增速在7%到25%之间,低于7%增速太慢了,高于25%往往要付出过高的估值。

聂夫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持股比较分散。温莎基金对于大多数股票的持仓都在1%左右,他认为除非股票到了极端便宜的价格,他才会买入5%的仓位。

这可能也是应用低估值投资法的投资人用来保护组合,分散风险的一个有效方法,比如巴菲特的大师兄沃尔特·施洛斯,同样采用分散持股方法,毕竟你不可能每次都对,特别是当你在管理别人的钱时候。

在股票市值上,他没有太大偏好,大盘,中盘,小盘都买。因为价值投资的风格,他不会买热门股。

如何寻找低市盈率公司

1、每日低价股跟踪

时时监视价格创新低的股票,并把它们放在一个动态用户板块中,每日进行更新。

投资人应该浏览股票行情表,从中寻找正在以52周以来最低价附近的价格交易的股票,这是一块丰沃的草地。犀利的目光扫过之处,应该发出疑问:“这只股票是否值得调查一下?”

倘若并无某些基本面缺陷的证据,或是众所周知的论调,这类股票一定值得捉摸一番,看它能否经受我们低市盈率的衡量标尺。

它们看起来单调乏味,但在以后的日子里却可能光辉夺目,就像是沾满了灰尘的一颗颗珍珠。

2、坏消息带来好消息

阅读新闻之时,会对那些正处于困境中的公司或行业多留一个心眼儿。一旦有幸遇到一家,首要任务,必定是确定它的经营业务是否在本质上还安然无恙,投资人是否杞人忧天。甚至有可能股价愈跌,前景愈光明。

兼并和收购同样也是这类公司给予投资者的免费赠品。我们的挑战是增大获得免费赠品的机遇,而低市盈率投资正是我们所知道的最可信赖的方法。

3、寻找水深火热中的股票

行业困境或者经济萧条会导致出售股票的压力增大,同样,上市公司的某些重大举措也能触发抛盘大量涌出。一家正在痛苦重塑过程中的企业,很少会有投资者对其产生同情,但温莎没有这类成见。

1986年,欧文斯科宁为了防御被恶意收购的威胁而大量举债,并从股东手中回购股票。重组进度在资产负债表上有清晰的体现,从中可以看到股东净资产从正值变成了负值,这只不过是一个会计问题,真正代表股东所持股份价值的还是市值,然而,负净资产还是吓倒了大部分投资者。

由于投资者对这样的重组过程焦虑不安,导致股票的滚动市盈率只有5.5倍。温莎预测公司主营业务增长率在8%~10%的区间内,随着公司逐步还清巨额负债,不必继续支付的利息也将带来大量相对收入。

结果:温莎对科宁的投资始于1991年第一季度,1993年抛出该股,卖出价是成本价的两倍。

4、寻找被错误归类的公司

1990年末,拜耳公司被纳入了温莎基金,它是当时的德国综合化学三巨头之一。

公司大约有1/3的利润来自药品生产和其他健康保健产品,8%来自农用化学品,另有13%则来自照相试剂和其他专用化学品。换句话说,拜耳公司足有一半收益不受经济波动的制约。

话虽如此,但受经济周期影响股价却已经下跌了35%,就好像和其他产品完全暴露于行业周期之下的化学股毫无两样。

结果:1993年后半年温莎开始收获高于市场平均的利润。

5、逛商店中的投资机会

一个寻找投资灵感的好去处是购物中心。逛逛本地的零售商店,听听你十几岁的孩子们讲讲现在什么东西很火,这从来都没有什么不好,说不定从中就突然冒出“一匹大黑马”。

但仍有一言相告:不要仅仅为了一个本地零售商店拥挤的客流量,或者有一个新的小玩意儿正在出售,就给你的经纪人打电话。

想想你吃东西的地方,还有你购买办公用具的商店,或者停在车库里的汽车。投资者每天都会和上市公司碰面,低市盈率股的猎寻就可以从那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