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个股 > 正文

陪玩“正名”:始于电竞,治愈孤独,兴于规范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6 19:14:47

陪玩“正名”:始于电竞,治愈孤独,兴于规范 


国企文员和游戏陪玩两个职业间,你会选择哪个?


00后李明的答案是后者。


今年3月,某二本院校应届毕业生李明,兜兜转转,没有找到特别合心的工作,却凭着还不错的游戏技术,成为了全职的游戏陪玩。


“按单收费,大概一单大概两三百元,按时长收费,一小时50到100元”,李明告诉《财经故事荟》。


身入陪玩半年,李明的月收入高得时候一万三四,低的时候也有八千多元。


在选择成为陪玩的道路上,李明并非孤例。


根据《中国网财经》统计,目前游戏陪玩从业者已达数十万人。


与此同时,陪玩成为官方“盖章”的新工种,拥有了诸如“游戏陪玩师”、“电子竞技指导员”等正式称谓。


2022年6月,在有着“宇宙电竞之都”美誉的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领导并起草的《电子竞技指导员管理规范》及《电子竞技指导员服务能级评价导则》正式发布。


上述文件,既承认了陪玩职业的“正当性”,也对对电子竞技指导员的资质认定、服务要求、技能水平等维度,予以细化明确。


规则先行,面世七八年的陪玩行业,也迎来了新的发展高潮。


陪玩崛起:电竞产业的衍生,孤独经济的解药


陪玩衍生于电竞行业,陪玩行业的兴衰也依附于电竞行业。


近年来,电子竞技频频破圈,为陪玩行业的发展提供了绝佳的机遇。


一方面,电子竞技行业得到了权威部门的“正名”和认证,“打游戏就是不务正业”的偏见,正在被扭转。


2020年,《电子竞技在中国》纪录片在央视热播,电子竞技入选2022 年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而到2023年年初,奥林匹克虚拟体育与游戏节有望在新加坡举办。


另一方面,电竞游戏人群规模持续扩大。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指导的《2022年1-6月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透露,2022年上半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已达为4.87亿人。电子竞技已经成为大众主流的休闲娱乐。


另据Newzoo发布的《2022 电竞市场报告》显示,今年,全球电竞观众数将增至5.32亿,同比增长8.7%。


伴随电竞用户的飙涨,玩家的“技能提升”和“社交”需求也与日俱增。


李一就是其一,她是游戏新手,担心拖累队员,找个陪玩是为了尽快从“青铜”到“王者”,“陪玩对于人菜还社恐的我来说,是个好选择,打得再差也会被花式赞美,游戏体验大大提升”,李一告诉《财经故事荟》。


重庆电竞协会常务理事余博更是坚信,“游戏陪玩在未来一定是刚需。”


余博的预测并非天马行空,游戏用户规模日益扩大的同时,网络游戏的社交属性,也为陪玩需求“火上加油”。


目前比较火爆的和平精英、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游戏,都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需要团队作战,队友水平、配合机制等,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玩家的游戏体验。


但中国独居青年越来越多。《青山资本2021年度消费报告》指出,中国现有9200万独居成年人,比2020年北上广深四城常住人口总数,还多约885万人。


在身边找到合拍的游戏玩伴,绝非易事。大规模的“空巢游戏青年”,对陪玩服务嗷嗷待需。


“我毕业后,就和队友们各奔东西,大家工作生活节奏也不同,想要凑一起打个游戏太难了。想打游戏又找不到人时,我就会找一个陪玩”,陪玩深度用户袁明向《财经故事荟》介绍。


据《财经故事荟》调查,游戏陪练师要么是技术大神,要么是高情商的话术大师——提升技术,或者愉悦精神,取一即可。


“我是个很宅的人,做陪玩可以认识不同的人,扩大了社交圈。有些长期的客户,时间长了就处成了朋友”,知乎用户清裁告诉《财经故事荟》,他已经从事陪玩三年,算是这个行业中的资深人士,他的客人来自陪玩平台,贴吧、微信、闲鱼甚至知乎等。


总之,电子竞技壮大、孤独经济风靡,是推动陪玩行业崛起的两股风潮。


根据艾瑞咨询统计,2021年,游戏陪玩市场规模超过14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有望达到72.8%,成为电竞产业中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第四赛道。


污名困境,规范破局


乘着电竞行业的东风,陪玩行业要想继续扶摇直上,还需要规范化护航。


陪玩行业诞生八九年,对其的批判声,总是时断时续。不可否认的是,从0到1的发展早期,行业确实处于草莽阶段。早期,在陪练平台上,从业人员获得资格认证并不难,只需上传游戏操作视频、游戏段位等级截图即可。


较低的门槛,给了少量“害群之马”可乘之机。


作为专业的互联网黑黄产从业者,上述“害群之马”分工合作,如同吸血鬼一般,游荡在各个具备社交属性的平台,乘虚而入,掘金食利,陪玩行业只是他们下手的目标之一。


如今,随着平台监管力度加强,《财经故事荟》在各大平台“钓鱼”测试了一番,并未发现黑灰产人士的身影。


而李明也告诉《财经故事荟》,他很讨厌这批“害群之马”,“本来好好的行业,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的,还好,现在大平台出手又准又狠,遇到一个封号一个”。


除了抬高门槛,把黑灰产挡在门外之外,行业协会、陪玩平台也在携手,厘清行业标准,提升从业人员的专业水准。


作为对口协会的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此前颁布的《游戏陪玩师团体标准公告》,明确规定了游戏陪玩师作为正式职业的职业准则,同期上线的还有“游戏职业技能认定平台”,通过平台认定可获取专业证书。




(游戏职业技能认定平台官网)


今年5月底,上述协会又召开了“‘游戏服务师’职业技能团体标准终审会”,目的在于规范从业者的行为,并为职业技能认定提供科学依据。


一个月后,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正式发布了《电子竞技指导员管理规范》及《电子竞技指导员服务能级评价导则》,该标准对电子竞技指导员的资质认定、服务要求、技能水平等维度予以细化明确,并将通过专业考核,从思想政治、表达规范、个人认识、时事要闻、法律常识、行业概况、专业技术等方面,对从业者进行全方位培养和引导,提升从业人员整体水准和整个行业的服务水平。


协会出台规范,为陪玩行业的标准化、规范化,厘清了方向,明确了路径。


另一方面,陪玩平台也在朝着人员专业化的方向努力。


在人才引进上,陪玩平台向处于兼职、退役等状态的职业选手,陆续抛出了橄榄枝,促进陪玩服务供给的专业化。


例如知名电竞选手简自豪的御用辅助小段、前YTG战队中单橙汁、前JDE战队西木、前DKG战队狂哥哥等,都曾接受邀约入驻陪玩平台。


通过引进职业选手,可以有效扩充游戏陪玩人员的规模,提升陪玩服务的专业水平。


另一方面,头部陪玩平台,也在积极参与行业标准的起草工作,并主动参与标准化试点,以及联手职业院校,组队培养专业人才等。


前述国家、地方行业协会制定的行业标准中,就有头部陪玩平台的主动参与。其中, 2021年,比心通过上海市”在线新娱乐服务运营标准化试点“项目立项,成为电竞行业首个通过立项的市级标准化试点。


当然,平台能做得,还不止于此。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提议,“目前游戏陪玩平台只是撮合交易而非平台化管理,如果相关平台能将游戏陪玩师,转化为真正的员工,一旦违规,直接对平台进行处罚,对行业的震慑作用将大大提升。”


显然,职业选手的引入、专业人才的培养之后,如何加强对于“编外人员”的常态化、规范化管理,是行业和平台下一步要思考的问题。


十万陪玩岗位 :大众灵活就业,选手内部循环


陪玩行业实现规范化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首先,陪玩解决了部分电竞选手退役后的再就业难题,搭建了电竞人才的内循环通路。


由于电子竞技对选手操作、注意力等要求极高,电竞选手黄金比赛周期很短,24岁在行业里已经算是“高龄”。


以英雄联盟为例,自2018年以来,大部分职业选手的退役年龄在21-26岁之间,平均年龄在23.5岁。




(数据来源网络,《财经故事荟》整理)


哪怕是类似简自豪(Uzi)这样的天才电竞选手,也逃不脱“24岁魔咒”。2020年6月,年仅23岁的简自豪就发文宣布退役。


一年后,不甘心的简自豪宣布复出,但好久不长,到了今年3月,简自豪所在俱乐部发文称,因为磨合得不尽人意,简自豪将“休养”一段时间。


英雄末路的故事,在电子竞技的舞台上不断上演。


退役选手何去何从,一直是个问题。


国内知名俱乐部RNG赛训总监温上皓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提到,“本身自带流量的选手、明星选手退役了可以当主播、当艺人。有的选手年纪到了,我们发现他善于与人交流沟通,很擅长带新选手,我们就可能会把他往教练的方向培养。”


然而,拥有主播的人气、领队的管理能力、教练的沟通能力的选手,只是金字塔尖的少数。


更多选手无处可去,只能选择退圈,在新的行业从头来过。


陪玩行业,则为占据腰部和尾部的大多数电竞选手,提供了留在电竞圈内的另一种可能。


根据《财经故事荟》粗略统计,退役后转行陪玩的职业选手,不在少数,其中不乏简自豪的御用辅助小段、前YTG战队中单橙汁、前JDE战队西木、前DKG战队狂哥哥等知名选手。


为电竞选手提供“再就业”机会之外,陪玩同样为“圈外人士”敞开了大门,成为灵活就业的新选择。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到今年初,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了2亿人左右,其中不乏游戏陪玩从业者。


前文中提到的李明,就是其中一员。受疫情影响,李明求职中四处碰壁,到了熬到今年年初,李明才接到了市属国企的文员岗位。但受不了条条框框约束,以及工作太过无聊,入职一个多月,李明便匆匆离职。


敢于提离职,是因为游戏技术还不错的李明,有“陪玩”这条后路。


如今李明回到了老家济南,“在济南一月收入一万元出头,算是中高收入了,完全可以自给自足”。


当被问到放弃一份稳定的工作,选择陪玩有没有后悔时,李明讲到:“我很享受这种自由,再加上我爱打游戏,性格也比较社牛,所以算是如鱼得水吧。”


做陪玩不仅可以小富即安,也可以帮助小镇青年,远程在线接单,实现月入数万元的创业梦。


河南周口下属小县城里,中专毕业的王亮,毕业做过收银员、外卖小哥、滴滴代驾,但收入都很一般。


三年前,王亮拉着表弟和两个朋友,开起了陪玩工作室。


“最开始资金有限,场地、电脑都是租的,前三个月勉强回本,后期客户稳定了,收入就蹭蹭蹭涨上来了。现在,我们工作室有十个员工,每月扣完各种支出,净利润在六七万元左右,是我送外卖收入的十倍以上。”


李明和王亮只是行业缩影,事实上,机会正在向更多年轻人敞开。


根据人社部预测,到2024年,包揽了游戏陪玩、电子竞技员、赛事运营等代表岗位的电子竞技行业,人才需求量将达到200万人之巨。

结论


得益于电竞产业的大众化和群体性孤独的时代特征,陪玩行业发展潜力巨大,市场需求依旧火热。


尽管行业走过弯路,遇过挫折,但兜兜转转之下,随着主管部门完善监管,行业协会出台标准,从业人员素质提升,服务平台加强管理等,陪玩行业的未来值得期待。


而在促进电竞行业良性循环、缓解就业压力、带动灵活就业等方面,陪玩行业有着不容小觑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