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个股 > 正文

股市造假者的疯狂与灭亡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3 16:12:24

股市造假者的疯狂与灭亡


  2002年1月的一天,伴随一声枪响,克里夫·贝斯特在座驾内自我了结。扣响板机之前,这位安然公司前副董事长在遗书写道:


  曾经的荣耀如今烟消云散……



  十二年前,李冰冰、任泉主演,谭晶演唱的《康美之恋》广告MV红遍大江南北,康美药业随之家喻户晓。


  《康美之恋》的剧情透射着康美药业的发展轨迹,其董事长马兴田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农村小伙子,遇到出身广东普宁中药世家的许冬瑾后,命运发生了转折。


  1997年,夫妻二人在本地流沙镇创立康美,并通过囤积三七发家。之后,他们从药房扩展到药厂,短短四年就成功上市。上市之后,康美以中药材为核心在各地频频大手笔投资发展,快速成为备受市场追捧的“白马股”,市值一度超过千亿。


  这一过程中,外界一直不乏对康美的质疑。


  最引人瞩目的事件为,2012年、2013年,《证券市场周刊》接连发布《康美谎言》、《康美谎言第二季》等重磅文章,披露康美将荒山包装成药业项目用地,虚增投资、虚增巨额利润等多项操作,质疑康美的高成长背后是财务造假,并呼吁证监会介入调查康美药业。


  但这些报道并未影响康美继续高歌猛进,甚至,《康美谎言》的发布者还被不少券商分析师认为是动机不纯,涉嫌做空康美药业获利。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新一轮对康美财报的质疑中,皇帝的新衣没了,曾经高度看好康美的券商分析师们,也不约而同的集体沉默。


  证监会一纸《调查通知书》后,2019年4月30日,康美药业自查后对2017年财报进行了重述,并自爆惊天大雷:


  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62亿元。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视规则、监管与投资人如猪一般地侮辱智商。


  但在A股市场,如此这般拙劣的恶性造假,康美远远不是独一家。


  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时间尚短,但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却是源远流长。


  1997年2月28日,普宁的马兴田夫妇还在筹备创立康美药业,一场质疑上市公司财务真假且硝烟弥漫的股东大会就已在海口举行。


  会上,小股东们围绕着公司1996年度猛增1290多倍至5.7亿的利润来源问题向董事会发起一轮轮质询,而董事会干脆宣布集体辞职让股东大会陷入僵持。


  这家公司的名字叫“琼民源”,一匹1996年突然从垃圾股中杀出的黑马。


  那一年,通过炒作地产概念、首都概念甚至关系概念、政策倾斜概念等等,“琼民源”股价翻了16倍,窜上深交所上市龙头的位置。股评家们则将“价值回归”“黑马”“白马”诸多美誉毫不吝啬地戴在了它头上。


  暴涨千倍的利润报表公布后,无数投资者更是捶胸顿足,仿佛错失了一座金山。


  但还是有清醒者发现了靓丽年报中的诸多猫腻,最明显的就是利润构成与主营业务构成不符且未列明出处、公司资本公积金的巨额增长也未列明出处,一时间议论纷纷。


  “琼民源”火药味浓烈的股东大会举行当天,其股价经历了从跌停板到涨停板的震荡,大笔的买单、卖单不断涌现,成交量节节攀升,许许多多散户抱着最后的上车机会冲了进来。


  然而当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报了一条消息:有投资者向证监会反映“琼民源”违反国家财会制度,要求对其进行调查。


  于是,散户手中的股票还没捂热,“琼民源”就申请了停牌,这一停就是永远。


  后来,它成了中国股市的第一大财务造假案。


  根据证监会查明,“琼民源”年报中增长的利润主要来自北京的房地产项目,但5.71的利润中有5.66亿是虚构的。此外,“琼民源”并没有获得相关土地的使用权,仅靠资产评估就编造了资本公积金6.57亿。


  结果出来后,“琼民源”董事长和财务负责人锒铛入狱。面对愤怒与绝望的散户们,证监会与北京市政府出面,让“琼民源”国有股进行转让,个人流通股则获得了补偿性换股,重组后进行二次创业,剩下的社会法人股直接退市。


  这是中国证监会第一次处理如此严重的造假问题,其中暴露出的监管缺失与政府收拾烂摊子的惯性思维,惊醒了方方面面,一系列的亡羊补牢也随即展开。


  2001年3月的北京依旧寒风凛凛,受朱镕基钦点,香港证监会副主席史美伦独自一人出现在首都机场,随身带着友人所赠的书法作品:


  “安危不二其志,险易不革其心”。


  这一年注定是个特殊的年份。


  大洋彼岸的911事件震惊全球,财务造假的安然公司陷入破产危机,轻松跨越2000点的中国股市,决定展开一场“监管风暴”。


  标志性动作就是,邀请史美伦出任证监会副主席。


  史美伦新官上任的九个月内,证监会密集出台了51条法规和条例,并启动了一轮全面巡查,期间,调查与处罚了80多家上市公司和10多家中介机构。


  一个比一个夸张的股市神话也接连破灭。


  8月,一篇“银广夏陷阱”的文章将沪深“第一蓝筹股”打落神坛。文章指出“银广夏”以“不可能的产量、不可能的价格、不可能的产品”编造出对德出口的神话。从原料购进、生产到出口报关单等一整套文件,通通都是假的。


  东窗事发后,“银广夏”连续跌停15个交易日,股价从30.79元一路狂泻到6.35元。


  负责“银广夏”审计的中天勤事务所则直接解体,这也在当时被称为中国的“安然事件”。


  9月,老牌绩优股东方电子又发布公告,证实了其正在被证监会调查的流言,一个号称创造“855位百万富翁”、维持了长达数年的弥天大谎被戳穿。


  案情显示,东方电子董事长隋元柏伙同公司高管一边伪造合同、虚开发票以掩盖资金真实来源,一边使用44个账户进行股价操纵,然后将抛售原始股和炒股的收益转化为主营业务收入。最后,串通会计事务所编造业绩靓丽的年报推高股价。


  这一造假案也在当时一举创下了时间最长、金额最大、手段最隐蔽三个记录。


  10月,一篇600字的短文悄悄刊登在只有少数人能看到的《金融内参》上。作者刘姝威给它取了个醒目而又态度坚决的标题——《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