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分析 > 正文

“断气”压力下一些欧洲制造业企业向美国转移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9-23 19:18:14

“断气”压力下一些欧洲制造业企业向美国转移



受到天然气价格暴涨的打击,欧洲一些钢铁、化肥等制造业公司正在将业务向外转移,而美国是重要目的地之一。总部设在阿姆斯特丹的氨和氮产品制造商OCI NV本月宣布,该公司将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扩建一座氨气工厂。


由于能源价格的剧烈波动和持续的供应链问题威胁着欧洲,比利时首相德克罗(Alexander De Croo)警告说,当前的状况持续下去,欧洲可能将经历“去工业化”的风险。根据IHS Markit的最新数据,欧元区8月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录得49.2,低于荣枯线,创18个月新低。


德国伊弗(Ifo)经济研究所能源、气候和资源中心主任皮特尔(Karen Pittel)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高企的天然气和电力的价格必然损害了德国工业的竞争力。“一些公司可能会把较高的能源价格转嫁给他们的客户,但对其他公司来说,这可能是不可能的,或者只可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她称,若俄罗斯长期停止供应,当整体天然气需求在短时间内减少到一定程度,可能会出现个别企业被迫停产的情况。



欧洲或经历“去工业化”风险


据欧洲金属贸易协会(Eurometaux)称,欧洲的铝产量已经减少30%。欧洲化肥产业协会称,欧洲大陆70%的化肥生产已经停滞或被拖慢。欧洲最大的钢铁制造商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 Mittal)闲置了其在德国的高炉,并计划在2022年9月底关闭其在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工厂的一座高炉。全球铝产品生产商美国铝业公司(Alcoa)正削减在挪威的冶炼厂三分之一的产量。在荷兰,世界上最大的锌生产商新星(Nyrstar)正在暂停生产。在德国,最大的纸品制造商之一Hakle宣布陷入破产状态。


荣鼎公司在9月发布的报告中指出,要想减轻天然气密集型制造业的经济损失,欧洲的下游产业最好能从欧盟以外的地区获得替代投入,对化学品和金属行业来说尤其如此。而欧洲天然气的高成本已经推动了这种市场替代。


目前,OCI NV削减了在欧洲的氨气产量,计划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加大投资,安赛乐米塔尔也已在得克萨斯州投资了一家生产热压块铁的工厂。


除了能源价格问题,美国政府的一些政策也成为一些企业转移的考量因素。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斯拉公司暂停了在德国生产电池的计划,考虑回到美国,以获得《通胀削减法案》中规定的税收抵免资格。


结构性变化还是临时性变化?


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IISD)等机构的报告认为,加拿大、美国或卡塔尔的天然气生产商可能难以在中期内完全取代俄罗斯成为欧洲的供应商。例如,美国页岩气行业大型生产商已表示,今冬不会为欧洲加大产量。能源咨询机构Thunder Said Energy在一份研究中称,欧洲大陆在2023年和2024年的能源境况可能会比2022年更差。这有可能使欧洲的制造业受到永久性的伤害。


奥地利材料公司RHI Magnesita首席执行官博加斯(Stefan Borgas)说:“我认为我们会坚持过两个冬天。但如果欧洲大陆届时仍不能找到更便宜的天然气或增加可再生能源,我们将开始寻找其他根据地。”


分析师称,虽然美国经济正面临着创纪录的通货膨胀、供应链瓶颈和对经济放缓的担忧,但欧洲面临地缘政治不稳定传导的风险,同时,美国在基础设施、微芯片和绿色能源项目上的新支出计划增强了商业吸引力。挪威化肥巨头Yara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官霍尔塞斯(Svein Tore Holsether)说,如果不提供较低的能源价格或绿色激励措施,欧洲制造商可能很难保持竞争力。他说:“一些行业,由于这个原因,将永久地搬迁。”


不过,也有许多欧洲公司持谨慎态度,因为建造冶炼厂等项目的难度很大,可能需要花费数十亿美元,并需要数年才能完成。例如,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的一位发言人说:“这是一个结构性变化还是一个临时性的变化,还有待观察。”


与此同时,在美国做生意并不是没有挑战。根据全美制造商协会(NAM)的调查,美国企业正面临着供应链中断、成本激增和劳动力市场紧张等问题。随着美联储持续提高利率,企业还面临着更高的借贷成本。


荣鼎也提醒称,在欧洲市场销售某些产品的能力受制于监管标准,而一些外国生产商即使有多余的生产能力,可能也无法立即满足这些标准。这会减弱建筑和化工行业的替代能力,在食品制造业也尤为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