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分析 > 正文

百亿级会计差错引发审计风暴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3 09:21:50



百亿级会计差错引发审计风暴



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上市公司业绩爆雷,年报季常有。但今年,从康美药业百亿级会计差错调整,*ST康得百亿元现金消失,到*ST赫美财务总监、总经理、副总经理齐齐“无法保证年报的真实、准确、完整”……不断刷新着A股投资者对“爆雷”的认知。


康美药业会计差错事件持续发酵,监管层已对为其提供年审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采取行动。“追溯”和“问责”将成为各中介机构必须正视的问题。


巨额会计差错事件


持续发酵


多方消息显示,康美药业年审机构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下称“正中珠江”)已被监管层调查。


“广东本土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是业内对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的评价,该事务所在A股市场长期占据着不小的份额,IPO和上市公司审计为其核心业务。仅上个月,该所就有两个承接的IPO项目顺利过会。


在2018年年审工作中,正中珠江已为91家公司出具财务审计报告,总计收取审计费用1.21亿元。其中,康美药业年审费用为500万元,收费排名第二。该所向温氏股份收取的费用最高,金额为1000万元。


上述91家公司中,有85家公司被正中珠江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6家公司被出具“非标”意见,其中,*ST山水、红墙股份被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ST猛狮、南风股份、康美药业被出具“保留意见”,而*ST赫美则直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对行业影响挺大的,另外我们已经在研究他们(正中珠江)的客户了,看能不能挖到一些大客户。”国内一家知名事务所的合伙人向记者表示。业内人士普遍预计此番正中珠江或遭监管层严厉惩处。


从最早的IPO辅导开始,正中珠江已为康美药业提供审计服务20年(康美药业2001年上市)。记者注意到,正中珠江多位负责康美药业年审的会计师多年来轮换着为其审计报告签字,理应非常熟悉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


比如,杨文蔚在最近3个年度的年审中均为主要签字会计师。而最早康美药业IPO时,杨文蔚就是审计人员之一。从履历看,杨文蔚资历深厚,其曾出现在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即首届“大发审委”的候选人名单中。


康美药业的财报问题之所以曝光,或源于2018年12月28日证监会对其立案调查后,巨额账实不符的情况难以掩盖,最终,上市公司及审计中介用“会计差错”这一会计技术层面上的失当来解释问题。


“这可能是事务所与上市公司商量后的结果,显然不是技术操作的问题,比如库存以前监盘了的话,现在为什么多出这么多亿元,另外如果是差错的话,2017年一定能够发现银行存款有问题。”某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向记者分析。


2017年审计报告中,正中珠江给出的审计意见类型为“标准无保留意见”。记者注意到,在新准则要求披露的“关键审计事项”上,正中珠江已经提到了医药销售收入确认、存货可变现净值确认的事项及审计应对,但事务所当时并没有识别上述会计科目的“财务错报”。


另外,不仅是康美药业,近期多起遭市场热议的问题财报系无预警式突然爆雷,如*ST赫美和*ST康得,此前几个会计年度的财报审计意见类别均为无瑕疵的“标准无保留意见”,且聘用的审计中介也是长期为其服务的机构。


问题财报与非标意见


集中涌现


今年,非标审计意见显著增多。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目前,41家事务所共为3607家A股公司提供2018年财务报表审计报告。其中,3389家为标准无保留意见,218家被出具了非标意见,且非标意见比上年增多88家。其中,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有98家,保留意见为81家,无法表示意见达39家。


一向客户资质优良、“接单”严格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今年也有3具非标意见出炉,由普华永道分别向海航系A股公司海航控股、海航创新和海航科技出具,且全部为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从审计收费看,218份非标报告的审计收费总额约3.14亿元。从收费分布看,今年收费最高的为*ST凯迪,大华向其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收费金额显示为2000万元,收费最低的为ST云维,该公司被中审众环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费用为20万元。上一年度,130份2017年非标报告审计收费总额为1.36亿元,收费区间在12万元至420万元。


除了审计费用整体提升外,今年非标审计意见类型的严苛程度也有所加重。2010年至2016年间的A股年报审计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公司仅为个位数,2017年升至十多家。而在对2018年财报的审计中,目前这一数字已达到39家,创历年新高。


审计质量“倒逼式”提升


非标意见增多背后亦反映出,强监管倒逼中介机构改进审计工作流程,上市公司审计质量有所提升。


自2017年开始,监管风暴强袭证券中介机构,审计机构成为监管“重灾区”,多家中介收监管“黄牌”,一度被财政部、证监会责令暂停承接新的证券业务并限期整改,引发行业震动。


“现在监管特别严格,这两年问询特别多,财报披露后,交易所可能对财报问题进行问询,并且不只在年报期间,有其他经营事项交易所也会进行问询,比如签订合同、开展的一些投资行为,都可能对审计机构进行问询。”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感叹。目前,证监会、地方证监局、注册会计师协会等对审计中介实施持续性监管,包括事前约谈、事中进场检查、事后抽查监督等。



频出的业绩爆雷现象,不仅在监管层面,也将在业务操作层面深度影响整个审计行业。比如,过去,货币资金被公认为最难舞弊的科目、最容易审计的科目。但今年年报季中,上市公司货币资金涉嫌造假的案例频出,包括发生在*ST康得身上的“创新业务”(公司与大股东的账户可实现上拨下划功能),都给审计工作带来不小的挑战。


“以前发银行函证,可能银行回个附件就行,不用在符合不相符的地方盖章,现在我们一定要让银行盖符合不符合的章。”某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人员告诉记者。


一系列变化都将倒逼审计质量的提升,这也要求审计人员不断优化审计程序、提高业务水平。如果审计人员忽视业务知识的更新,忽视经济业务的复杂性,将容易造成审计失败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