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分析 > 正文

股票创富减少,工资占比提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4-24 21:40:55

股票创富减少,工资占比提高


尽管中国高净值人群仍稳居全球第二的水平,但2018年迎来了拐点,快速创富时代开始进入存量维护时代,也就是说,未来财富的创造不会再如从前那么快,一夜暴富的机会更是难觅。

4月8日,建设银行与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中国私人银行市场发展报告《中国私人银行2019:守正创新 匠心致远》。报告指出,过去一年,虽然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内外部挑战增多,但国内居民的私人金融财富仍实现了8%的正增长。

截至2018年底,中国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总额为147万亿元人民币,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6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士数量达到167万人。民营企业家仍是中国高净值客户群体的绝对中坚力量,在新的市场和监管环境下,第一代和新生代企业家财富管理需求均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经历了去年复杂的宏观环境和各类资产价格的剧烈波动,中国富人群体对待未来各类资产走势的看法和对财富管理的诉求也发生了显著变化。以下是券商中国记者结合报告内容和来自企业家、律师等群体的反馈,总结的最新中国富人群体“画像”。

特点一:

2018年国内居民总财富增速显著放缓,富人感受更明显

要理解中国富人群体的金融资产情况,首先要弄清富人群体(也就是高净值人群)的定义。按照国内金融机构的现有口径,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达到6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人群即是高净值人群,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包括离岸资产,但不含房地产、奢侈品等非金融资产。

报告显示,整体而言,尽管2018年国内居民总财富增长势头维持,但增速显著放缓。截至2018年底,国内居民可投资金融资产总额达到147万亿元人民币,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与2017年相比增长8%,但增速较2013-2017年平均增速16%的水平有明显下降。

为何2018年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增速会出现几近“腰斩”的下滑?报告分析认为,2018年增速放缓的原因受到多重因素影响:

其一,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给居民收入增长速度带来一定影响;

其二,2018年投资市场表现不佳,股票和相关资管产品净值下跌,部分投资人财富缩水;

其三,在企业经营压力增大的情况下,部分民营企业家将个人的部分存量财富转而投入企业,以继续支持企业经营。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内居民总财富增速显著放缓的大背景下,高净值人群数量和可投资金融资产规模增速放缓的速度更快,例如,2018年中国高净值个人的可投资金融资产总额同比增长仅有8%,而过去五年这一平均增速高达24%。

“宏观经济增速换挡和房地产创富效应不再,预计未来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增长将显著放缓。”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何大勇称。

特点二:

财富“洗牌”潮——热钱退潮,实业创富

受去年复杂的经济环境和各类资产价格大幅波动,去年富人群体的主要财富来源也发生了显著变化。

报告称,从高净值客户群体来看,中国高净值人群的主体是一代企业家,通过经营企业获得分红或通过企业股权变现一直是高净值客户个人金融资产增长的主要来源。地产投资和金融投资对于高净值人士财富的贡献和外部市场环境高度相关,波动性也较强。在经历了过去几年国内股市牛熊变幻、房市起落之后,实业创富作为高净值客户主要财富来源的地位愈发巩固。

数据显示,2018年高净值人群最主要的财富来源中,股票等金融市场投资只占了8%,而在2015年,这一比例还高达25%。

另一方面,工资和福利占高净值人群财富来源的比例在稳步提升。随着社会分工更加精细,高级专业人才的市场价值也越来越高,企业正在以更市场化的激励手段来获取和挽留高级人才,预计企业高管、专业人士等群体在高净值客户中将不断发展壮大。

“2017年以前,受到经济和房地产市场高速成长等因素的驱动,居民财富增速尤其显著。面向未来,随着经济增速放缓,房地产市场走向稳定和金融市场的成熟,一夜暴富式的机会难再觅,存量财富的保值增值更加受到关注。”报告称。

特点三:北京富人扎堆最密集

从区域分布看,截至2018年底,得益于国内私人财富整体增长势头,高净值人士总数迈过5万人门槛的省市已达到了10个,高净值财富人群的分布范围在扩大,而10万人以上的省市也达到了5个。

在私人财富区域分布方面,京沪粤三省市高净值人群可投金融资产总量占比均达到或超过全国的10%,合计占比达到全国的42%。浙江、江苏、山东、河北、福建是第二梯队,合计高净值人群可投金融资产占比超过全国的25%。在东部沿海省市之外,四川同样形成了较为可观的财富客户池,其高净值人群可投金融资产规模占全国的3%以上。

在高净值人群的密度方面,北京以每万人78个高净值人士位居全国首位。上海和广东分列二三位,高净值人士密度分别达到每万人60个和每万人37个。

在高净值人数的增长方面,从过去五年来看,湖南、湖北和四川高净值人士增长速度较快,贵州、安徽、广西等省份的高净值人数增速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主要是得益于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财富创造,以及地产投资对于金融资产的分流作用相对于东部地区较小,金融资产相对更容易累积。

报告预计,未来几年,区域间财富增速依然会呈现分化趋势。在国际贸易摩擦等因素的影响下,东南沿海传统产业出口占比较大的省份和城市依然会面临私人财富增长的压力。而另一方面,承接产业转移、新兴产业崛起或者区域人口流入明显的地区和城市将拥有更大的财富聚集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