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中美脱钩?美国商界第一个不答应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2-16 09:15:47

中美脱钩?美国商界第一个不答应 


【12月13日,中美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美国商会、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在内的美国商界纷纷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对中美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表示欢迎。

此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博雅特聘教授、长江学者姚洋教授在“2019国际贸易关系与全球化重构”学术研讨会上曾指出,中美不会脱钩。除了中国不愿脱钩,美国商界面对巨大的中国市场,也不愿意脱钩。以下为演讲全文。】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博雅特聘教授、长江学者姚洋教授

姚洋:很高兴来参加我们今天下午的论坛,正如刚才鞠建东老师所讲,我跟NYU上海的Jeffrey校长,以及哈佛大学Dani Rodrik教授发起了一个倡议,鞠建东老师也参加了我们这个讨论,等会我会简单讲一下这个倡议的内容。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中美不会脱钩,关于贸易战,我自己不是专门做贸易的,我就挑其中一个我自己觉得比较重要,又比较一般的问题来讲一下,即“关于中美脱钩问题”,这个问题对中国也好、美国也好,影响都非常大。

我自己为什么觉得中美不会脱钩、不可能脱钩呢?有三方面原因:方面一,中国不愿意脱钩,中国也不能脱钩;方面二,美国的商界不愿意脱钩;方面三,其它国家也不愿意看到中美脱钩。

为什么中国不愿意脱钩呢?我们试想一下,中国在过去40年中之所以能取得这么伟大的进步,和我们的对外开放是极其相关的。

新中国成立的前30年,我们靠独立自主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但代价也是非常高的。我们通过工农产品的剪刀差,通过压低城市的生活水平,才实现了那样的进步。但是,那样的进步相比改革开放之后这40年,肯定是小巫见大巫。我们所有的指标,如果从1954年开始划,前30年几乎在零附近徘徊,真正起飞是1978年之后。

在加入WTO之前,我们的出口增长率也是比较高的,但和加入WTO之后这10年相比,仍然是小巫见大巫。加入WTO之后,2001-2008年我们的出口增长5倍,在我看来中国的财富积累就是在加入WTO之后实现的。我于1997年从美国回国,那个时候我们的高速路只有2条,一条是北京到天津,一条是北京到石家庄。今天我们看到的中国财富,基本上是在过去20年之内积累下来的。这和我们的开放关系非常密切,开放不仅仅是让我们的产品出口了,而且让国外的资本进入中国。FDI(国际直接投资,观察者网注)在改革开放的前30年里面作用是非常大的。过去这10年,其作用略有下降,但是仍然非常大,税收应该是2万多亿,仍然在中国占有很大的比例。

另外一方面,我们国家的技术升级,至少在过去40年里面,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开放。我去潍柴动力看过,原来是潍坊柴油机厂,是一个1946年成立的修理军械的老企业。解放之后引进了一台小的柴油发动机,是捷克斯洛伐克的,做了逆向工程,学会怎么去造,这台小发动机让他们活了40年。什么时候开始起飞呢?我们国家在90年代末引进瑞士斯太尔重卡的项目,斯太尔重卡的整车是陕西重卡来做,柴油发动机由潍柴来做。我们买了全套图纸,但是潍柴消化发动机技术,花了10年的时间,潍柴的爆发式增长就是在过去10年里面,到了今天,潍柴在世界柴油机发动机领域——除了大型和小机车用的柴油机制造以外的中间领域基本上是主导性的。

从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也看到,通过引进、吸收、消化的技术升级大概是我们走的最快的一条路。我们也看到了国家在持续地开放,即使是在中美贸易争端最高峰的时候,我们国家仍然在开放。我们今年修订了《外商投资法》,明年1月份应该就可以颁布了,我们的金融仍然在持续开放,所以我们也看到了领导层对于开放这一点是非常坚定的。这是第一个方面。

另外一方面,美国的商界也不愿意脱钩。我们在国内看到的很多消息,都是比较激烈的消息,因为媒体愿意登。我们说句俗话,狗咬人肯定不登,只有人咬狗才会登,会登一些显眼的消息。这些显眼的消息是美国今天又有谁说了要反对中国,明天又有谁说了反对中国。这种人有没有?当然有。就我个人的接触来看,我觉得这些人在美国属于少数,美国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复杂的社会,美国的商界力量不可忽视。

而美国商界的想法和特朗普的想法不一样。特朗普想通过贸易战把美国的企业都逼回去,让他们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另一方面,特朗普也想把中美贸易的不平衡降下来。

但是,美国商界的想法不同,他们认为:第一,要跟中国做生意,中国的市场很大;第二,要到中国生产、做生意,因为中国的市场很大。

所以,他们要求的,实际在很大程度上和我们的改革方向一致。比如说,我们对国有企业的超额补贴,我们该不该改?国有企业的资金利用效率比民企至少低1/3,我们有数据,资本的回报率至少低1/3。我们的大型国企很容易到银行里面借3.5%的利率借款,在过去资管新政发布之前,这个钱他不花,弄一个委托贷款之类的影子银行,赚个7%、8%都是非常有保障的。我们的国有企业在浪费我们的资金,我们该不该改?

美国商界在中国要求的就是一个所谓的水平(Level),这一点上,他们的诉求和我们的民营企业一致。我们在过去说,中美经贸联系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这句话到今天仍然没有错,大家不要小看了美国商界在美国起到的作用。

特朗普政府比较特殊,因为它油盐不进,谁都说不上话,但特朗普政府不可能永远在这里,哪怕是明年的大选也不是100%的能够再度当选。所以,我们要进一步的联合,和美国商界搞好关系,让他们来中国获得中国经济增长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