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云计算”正在为新经济赋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8-10 18:34:02

“云计算”正在为新经济赋能


  由中国惠普有限公司独家冠名的脉脉2018年赋能大会于北京望京凯悦酒店揭开帷幕,会议汇集行业领袖、标杆企业、企业高管等,站在全新高度,围绕“寻找新经济的脉门”这一主题,展开多维讨论,为创新力量指出在跨界与新技术驱动的新时代突围成功的方向

  为了更好地赋能创新力量,大会精心设置分享环节——极致分享“把脉新经济“,由各个行业领袖、明星企业家根据自身实战经验从行业和投资角度,为新力量创新进行引导,其中七牛云创始人兼CEO、脉脉企业家俱乐部会员许式伟也做了现场分享。

云图片

  许式伟聚焦当今科技上的两个关键词“Cloud”和“Ai”,讲述了“云计算”出现的源头和商业逻辑,并阐述了云计算发展上的两场变革:其一为效率和IT资源交付上的变革;其二为中间件高效交付上的变革。

  在许式伟看来,互联网已经从最初的人口红利,进入了技术红利阶段,而这个阶段的巅峰代表就是Ai。

  七牛云所做的就是从数据管理,提升为应用全生命周期的管理,这不仅代表APP开发效率要高,而是企业的产品如何快速创新,变得更好。

  许式伟还讲到:“我们一直认为我们是一个技术公司,我们提供IT资源的云化交付,但有时更像是一个电商,资源型的电商,始终坚守的一个点就是给客户解决工程复杂性的问题。”

  以下为七牛云创始人兼CEO、脉脉企业家俱乐部会员许式伟先生的演讲实录(略有删减):

  大家好!因为我自己是做云计算的,所以我们七牛做的事情跟两个热的词有关,一个是Cloud,一个是Ai。

  在谈云计算的时候,很多人都听过一个故事,是什么呢?亚马逊是做电商的,尤其是阿里有所谓的“双11”,双11之后就有很多服务器闲下来,闲下来之后怎么办?把服务器充分利用,这是“云”诞生的一个故事。

  但是我个人其实想跟大家说的一个观点是什么?如果我们谈“云”的来由,这真的仅仅只是故事。“云”到底怎么来的,我觉得可以从两个视角,一个视角是从电商的视角,因为云是从电商的公司诞生的,为什么云从电商公司诞生?这样一个故事可能比的刚才的故事更契合商业的逻辑。

  亚马逊上面卖很多东西,包括服务器,企业从亚马逊平台上下单购买服务器,寄到企业所在的公司,然后最后把操作系统装上,最后进到机房,最后上线。整个过程其实是经历了两次物流。但企业真正要的东西是什么?其实只有一点,就是我要在一个机房把我的软件装上,为我的客户提供服务。

  这中间两次的物流是多余的,这是云起步的一个源头,当我们在云上直接去提供服务器资源的时候,节省了整个事情的效率,包括时间效率以及整个商业的效率,因为我们中间甩掉了两次物流。它本质上是交付效率的变革。在我看来云计算的第一个变革,就是一个IT资源交付的变革。

  云计算经历第二层次的变革,中间件。我们除了IT资源的交付之后,实际上在IT之上,大家都会谈PaaS这样的东西,今天云计算进入了这样一个阶段,大家都已经意识到了IT资源可以用云化的方式交付的时候,今天我们走到了第二个阶段,就是我们所谓的云计算的二次的革命,它实际上是一个中间件不断的爆发式产生的过程。

  大家看到亚马逊,会觉得这个公司特别没边界,是因为它的云服务有几百种,但是大部分是一些中间件的环节。当我们谈中间件的时候,它和我们之前谈的是不一样的地方,它不是一个标准件,不是大家很容易弄懂的时候,它比较难理解。其实在我们今天来说的话,其实云计算经历了第二次革命,就是如何更高效的去交付中间件。在我看来,Ai也是其中的一件中间件。为什么会产生Ai这样的一个点?也是从我们整个云计算的发展的历程去看它是有一个必然的过程。

  七牛是2011年6、7月份的时候开始成立的,我们最初做的事情非常简单,就是一个移动互联网APP背后解决它工程复杂性问题的东西。比如,腾讯不小心把用户的数据弄丢了,在工程复杂性的角度来讲,要解决数据量太多,我们从非常小的中间件开始,从解决用户的工程复杂性这样一个角度切入,我们帮用户管理图片、视频。

  七牛做的最早的中间件就解决了企业移动APP里面的应用复杂性的问题。我们最早诞生的中间件就是数据库,因为它存储很复杂,如果所有的企业都解决不了存储复杂性的问题,那么整个生产力是很低的。

  其实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我们刚才也听到投资人来分享,其实今天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结束了,用户使用APP的时长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下一个阶段整个互联网走向哪里?在我看来,我们提的另外一个词叫产业互联网,就是在移动互联网这样一个人口红利到来的极限的时候,互联网最后不再是一个人口红利,进入了一个技术红利的阶段,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实际上是产业的效率的重构,这个技术红利的巅峰的代表其实是Ai。

  从我们今天来看,Ai为什么兴起?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结束和我们进入到产业互联网的红利期基本上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因为我们接下来要解决问题的核心就是各行各业的效率的红利,效率红利的背后依赖的不是人口,而是我们的技术,我们的科技。

  刚才牛奎光也分享了一个观点,我们越来越爱投资那些科技公司,因为接下来我们需要的就是技术革命,这个技术革命的典型案例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行业,比如自动驾驶,这样的技术革命并不只会出现在初级行业,各行各业都会有。

  在这样一个大的潮流下,七牛对自己的看法就是,我们最早从数据管理,要进化到变成一个应用全生命周期的管理,不仅APP开发效率要高,而是企业产品如何快速的成功,变得更好。

  当我们把视角放到企业完整的一个应用生命周期的时候,我们看到企业的数据不光光是图片和视频,还有视频流、预制流,或者说用户访问我们企业服务产生的预制流,或者我们的机房、我们的服务器持续运行的监测,比如说服务器的CPU,应用率是多少,内存是多少,这些策略的结果都是持续产生的预制流。

  我们的看法很简单,我们在持续提升解决客户的工程复杂性问题的能力,从最早的图片和视频到解决我们今天持续产生的摄像头视频流和在企业应用运行的过程中持续产生的预制流,这所有的数据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海量,而且是会越来越海量。因为移动APP是UGC的,有高价值的图片或者视频相互分享,到今天我们看到持续产生24小时的摄像头数据,它很可能是更低价值密度的数据,以及我们IOT测量的温度者工业传感器产生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