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市场分工造就了经济繁荣与科技进步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6-01 09:01:24

市场分工造就了经济繁荣与科技进步



 南云楼

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国家与社会财富的增长,是所有国家最大的政治。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就需要经济学眼光,抛开短期、狭隘的利益与安全观,从战略高度上审视与重视市场分工的重大价值与意义,推动社会经济繁荣与科技进步。

现代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开篇即阐述分工的意义,之后再展开相关论述,书写了一部经济学史上的皇皇巨著。这部诞生于十八世纪的巨著,像一盏明灯照耀着无数经济学人和思想者沿着自由市场大道前行,人类社会从此迎来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财富与知识爆炸增长时代。足见市场分工的价值与意义是何等重要!

《国富论》中,亚当·斯密举了制造缝衣针的例子来说明分工的重要性。在没有分工、一个工匠包揽制造缝衣针全部工序的时代,从融烧铁块、捶打铁丝,到磨削、淬火、抛光,等等,无论这个工匠的技术如何高超与熟练,他每天能够生产出来的缝衣针的数量也是极其有限的。一旦这些工序都由专人完成,每个熟练的工匠专门做其中的一件事情,则这些工匠通过分工合作,平均每人每天能够生产出来的缝衣针数量,要比自己一个人大包大揽时生产的数量增加数十倍。

事实上,美国二十世纪上半叶工业化时代出现的所谓屠宰场、汽车生产工厂的流水线作业模式,早在它们之前的一百多年前的《国富论》中就有十分详尽的论述。

市场分工极大地提升了生产效率,随之而来的是商品数量的增加,财富的增长,经济活动永远遵循这样的规律。这其中,由于分工的形成,每道工序上的专业人士更有条件进行技术创新,生产效率进一步逼近极致。在市场经济当中,这种普遍存在的分工与合作,推动了人类社会经济繁荣与科技进步。

也就是说,一个人,不需要掌握所有技能,只要他参与到市场经济的劳动交换中,就能以自己的一技之长分享到其他人效率提升带来的丰硕成果。一家工厂,也不要掌握所有生产技术,只要它与上下游生产商合作,精心组织生产,就能打造出自己的品牌,生产出有竞争力的产品。一个国家,也是同样的道理,并不需要门门拔尖,只要参与进全球贸易体系,就能广泛利用全球分工合作产生的强大智慧与生产力,迅速提升竞争能力,分享全球经济增长与科技进步带来的红利。

事实上,经济与科技实力强大如美国,在芯片生产的核心环节之一的晶圆生产上,比不过中国台湾;在加工设备的光蚀刻精度上,比不过日本。但这丝毫不影响美国芯片在全球市场的霸主地位,因为它并不打算在芯片制造的所有环节保持全球第一,而是通过分工与合作原理,利用他人的第一,结合自己的优势形成整体上的第一。在芯片生产之外的其他更广泛的行业,莫不如此。

科学技术的发现,除了需要基础的环境条件产生的必然因素外,还存在大量灵光一闪的偶然因素。这就导致,没有任何一个族群或一个国家能够垄断科技创新。上帝在安排市场中“看不见的手”的同时,还安排了随机分布式的科技进步特征,以保证具有社会性特征的人类之间更趋向于合作,而不是分离与对抗。这就使得,试图让自己“什么都会”、“什么都最好”的努力,只会变成徒劳无功。

现实中的道理也十分简单而明显:相比于采购他人生产的廉价优质的零部件或产品,自己花费大量财力和精力去生产粗糙的代替品,显然会大幅提升成本,最终产品也失去竞争力。

即便以国家利益与安全的理由去做让自己“什么都会”、“什么都最好”的违背市场分工原则的事情,在道理上也站不住脚。因为,一个国家的生产力提升了,竞争力提升了,财富增长了,才是最大的利益与安全。参与全球贸易,嵌入全球经济体系,根据随机分布式的科技进步特征,完全可以做到在某些领域保持领先地位。而只要做到了这一步,所有的国家都将成为对方利益与安全的依据,谁也离不开谁。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有经济体结成利益共同体,才是永久的利益与安全。

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国家与社会财富的增长,是所有国家最大的政治。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就需要经济学眼光,抛开短期、狭隘的利益与安全观,从战略高度上审视与重视市场分工的重大价值与意义,推动社会经济繁荣与科技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