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美国加征关税“利空出尽”显现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1 20:27:01



美国加征关税“利空出尽”显现



“这回人民币空头要失望了。”一位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侃说。

尽管5月10日中午美国决定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但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一改以往逢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就大跌的走势,一度出现逾200个基点反弹并收复6.8整数关口,打了人民币空头一个措手不及。

“若不是欧洲交易时段部分人民币汇率有所回落,今天整个人民币空头恐怕都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上述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

截至5月10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8209附近,仍较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反弹了65个基点;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则徘徊在6.8457附近,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111个基点。

在上述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人民币汇率之所以逆势反弹,很大程度归咎于“利空出尽”——过去一周受中美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影响,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6.7350一路跌至1月中旬以来最低点6.8331,基本反映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对人民币汇率的冲击。如今美国决定对2000亿美元自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反而让市场感到“不确定性消除”,开始评估人民币汇率是否过度下跌。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指出,如果美国对2000亿美元自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加之中国采取相应反制措施,这种情景对中国GDP增速的负面冲击大概在0.3个百分点,属于可控范围。

多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目前人民币汇率是否企稳,依然有待观察。原因是当前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较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低了逾200个基点,显示海外投资机构对人民币汇率看跌情绪依然存在。

“但这并不意味着海外投资机构正计划掀起人民币沽空潮。事实上,他们正担心人民币汇率若一路下跌,中国央行随时会采取措施力挺人民币汇率。”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向记者指出。鉴于中国经济逐步触底反弹,加之此前去杠杆进程对经济增长构成的掣肘逐步消散,多数国际大型投资机构认为当前人民币均衡汇率波动区间在6.8-6.9之间,与当前汇率价格相吻合。

海外投机资本沽空算盘落空

在Boris Schlossberg看来,5月10日早盘人民币汇率一度突破6.8整数关口后,海外投机资本就已经按捺不住,开启了沽空人民币套利的征途。

“期间市场迟迟没有等来中美贸易谈判最新积极进展,令市场交投情绪有点失落,这些投机资本便抓住这个机会,开始压低离岸人民币汇率。”他透露。他们的算盘,是一旦当天中午美国决定对2000亿美元自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他们就一鼓作气将离岸人民币汇率压低至6.88-6.9一线,坐收逾800个基点的沽空套利收益。

甚至部分激进的投机资本在离岸远期外汇市场买入了7天期、执行价格在6.92附近的看跌人民币期权,博取更高的沽空收益。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美国决定加征关税如期而至后,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反而出现一轮逾200个基点的强劲反弹。

上述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分析说,人民币汇率逆势反弹,主要得益于A股迅速走出了一波V型反弹,一举带动市场重拾投资信心,原先打算跟进买跌人民币套期保值的企业与银行也选择观望。

他承认,人民币汇率之所以“无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更重要的原因是过去一周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幅均超过1000个基点,已经消化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给汇率造成负面冲击,如今汇率反弹恰恰是利空出尽的一种表现。

“这导致境内外人民币汇差一度扩大至逾250个基点,跨境汇差套利交易却几乎不见踪迹。”他指出。

以往,只要境内外人民币汇差扩大至逾200个基点(即境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较境外汇率高出逾200个基点),很多企业与投资机构就会采取“境内购汇、境外结汇”做法赚取汇差收益。然而,近期中美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增加,多数企业与投资机构似乎对此不再热衷。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认为,这背后,是人民币汇率逾千点跌幅,基本反映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对汇率的负面冲击。一旦跨境汇差套利交易导致人民币汇率出现过度单边下跌,很可能触发中国央行采取措施,导致上述套利交易认赔出局。

不过,当前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依然较境内汇率低了逾200个基点,表明海外投资机构看跌人民币汇率的情绪依旧较高。5月10日欧洲交易时段开启后,人民币汇率再度重拾跌势,截至5月10日19时,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双触及日内低点6.8226与6.8589。

一家欧洲资管机构中国区代表向记者透露,目前众多欧洲投资机构因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将人民币均衡汇率调低至6.83-6.88之间,较5月初中美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增加前低了约700个基点。

“他们不认为人民币汇率又会跌向7整数关口,因为中国宏观经济触底反弹与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提速(吸引大量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股票债券),有助于人民币汇率在上述均衡汇率区间保持双向波动。”他指出。

中美利差走阔的提振效应

在多位外汇交易员看来,5月10日人民币汇率之所以逆势反弹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4月以来中美利差再度走阔,给人民币汇率企稳带来新支撑。

数据显示,截至5月10日19时,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之差)达到86个基点,较4月初抬高了17个基点。究其原因,一是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受避险资金涌入而大幅下跌,截至5月10日19时,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盘中一度触及过去5周以来低点2.428%;二是中国经济企稳令货币政策阶段性收紧,间接提振了10年中国国债收益率,导致中美利差持续扩大。

在Boris Schlossberg看来,在中美贸易谈判不确定性增加期间,中美利差走阔俨然成为人民币汇率不大会快速跌破6.9的重要基础。这背后,是越来越多全球大型资管机构对美债收益率持续走低“深感不满”,认为过低的美债收益率已影响到他们债券投资组合的整体收益回报,转而投资收益安全比更高的人民币国债,给人民币逐步企稳带来支撑。

此前,摩根大通CEO Jamie Dimon明确表示,目前美债收益率“低得惊人”,加之中美贸易前景不确定性令美国经济增长压力“雪上加霜”,有可能导致长短期美债收益率再度倒挂。

Boris Schlossberg坦言,这已经驱动越来越多全球大型资管机构倾向加仓人民币债券——在同等高信用评级国债里,德国与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双双跌入负债,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走低,只有中国等少数国家10年国债收益率依然徘徊在3%以上,满足大型资管机构年化3%以上的收益预期要求。若全球大型资管机构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人民币汇率在6.8-6.9之间保持双向波动将是大概率事件。

“这与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状况形成鲜明的反差,当时中国由于缺乏外资流入投资人民币债券股票,导致汇率承受较大下跌压力,如今外资流入,反而给人民币汇率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状况下趋于双向波动,增加了一个重要的安全垫。”他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5月10日央行与外管局就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征求意见。此举被不少海外投资机构视为央行出招稳定人民币汇率的新举措。

“目前,海外投机资本借中美贸易摩擦升级而沽空人民币套利的积极性已经大幅下降,因为他们意识到,若人民币短期跌幅过大,很可能触发央行干预,导致自己认赔出局。”Marc Chandler向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