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商界纵横 > 正文

乐视网停牌后首场股东会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07 14:52:10



乐视网停牌后首场股东会



乐视网于当日再次风险提示公告,但并未回应贾跃亭是否会回国接受证监会调查。



5月6日,乐视网召开今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这是自4月26日发出年报停牌后的首次股东会。


根据乐视网晚间发出的《决议公告》显示,当日通过现场和网络投票的股东仅64人,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8.6773%,其中现场投票的股东仅4人,比4月召开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时人数再少一半。


此次股东大的议案为提名刘延峰为乐视网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根据表决结果显示,议案经出席本次股东大会的股东(包括股东代理人)有效表决权的1/2以上审议通过。


由于2018年公司净资产为负,乐视网存在暂停上市的风险,深交所将在剩余12个交易日内作出决定。乐视网于当日再次风险提示公告,但并未回应贾跃亭是否会回国接受证监会调查。


5月6日清晨7点,我搭出租车达到今年乐视网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现场--位于姚家园105号的乐融大厦。股东会原定计划8点开始,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提前了整整一个小时到现场,为登记参加股东会做准备。


以往我习惯在股东会召开前便将相关资料寄到乐视网的证券部登记参加股东会,但这一次情况有些不一样:顺丰的快递员告知,由于一直无法联系上证券代表,最终文件未能在指定时间前送达乐视网。


在顺利完成现场登记进入股东会现场后,我才意识到这次会议有多冷清。跟一个月前召开的第一次临时股东会相比,这一次股东会的关注度并未如外界所料的高,大概是因为2018年年报确认公司将因净资产为负而遭遇暂停上市后,25.7万股民们已经对此不抱任何希望--到场的股东只有4个人,而且其中有三个是记者。


坐在我左边的是红姨,她是唯一一个到场的股民。持有乐视网股票超过11万股的她特意选此刻到北京旅游,顺路参加股东会“考察”公司的管理层。


本次临时股东会的议案只有一个,就是提名刘延峰为公司非独立董事,虽然履历中未显示他有任何视频行业的经验,但如无意外他将当选董事职务。


在我看来,这样的股东会像是一个充满仪式感的走过场,每个股东庄重投下的自己的反对票或赞成票,但都不会改变最终的结果。


出席股东会的乐视网高管普遍脸露倦容,肉眼可见的尴尬在他们的脸上显露无遗,我明显感受到他们多迫切希望尽快结束股东会的心情。在负责主持会议的董事长刘淑青宣布现在投票完成后,董秘白冰便迫不及待地宣布股东会结束,甚至没有留下提问环节,一众高管便仓促退场,股东会在短短5分钟内正式告终。


红姨和我同车离开,在车上她提了非常多的问题,例如停牌前一天入场打开跌停板的9亿资金从何而来,一年后融创是否会考虑向乐视网注入新资产等等。


不过,她最关心的依然是贾跃亭。“你觉得他还会不会回来?难道他愿意抛下老婆子女永远不回来吗?”红姨对FF了解不多,但她很好奇为何总有人愿意借钱给他。


在股东会结束后不久,品玩报道称贾跃亭即将回国配合调查,若果这一消息属实,这将是他自2017年7月5日赴美造车后,首次回到中国内地。


我将这条消息转发给红姨,她发了一个“望到颈都长”的表情,然后继续游山玩水。


其后FF又表示,这一消息并不属实。


此时距离深交所宣布乐视网是否暂停上市的决定,还剩下12个交易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