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权威解读 > 正文

风险偏好上升经济数据向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4-23 16:25:25

风险偏好上升经济数据向好


  近期美国股市高歌猛进,不断逼近历史高点,市场风险偏好明显上升,机构也纷纷上调对美国经济增速展望。


  华尔街人气回升或许受到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欢迎。在去年股市大跌后,特朗普一直要求美联储(FED)降息,还抱怨即使是在当前水平暂停升息也是错误的做法。而如果说真有什么影响的话,那就是美股的“升息暂停狂欢”使得美联储降息的可能性更小了。加上近来公布的零售和出口数据表现强劲,缓解了对经济大幅放缓的担忧,进一步削弱了降息的理由。


  投资者至少已领会了这一信号,他们之前预计美联储将在今年稍晚降息,但现在已认为美联储在2020年初前降息的可能性仅为50%。


  一些分析师称,金融市场形势证明去年美联储升息正当时,既保持了经济增长又控制住风险。在这个阶段降息只会引发问题。4月17日,花旗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曼恩(Catherine Mann)在巴德学院利维经济研究所的金融稳定会议上表示,“他们应保留升息选项的一个理由是需要维持金融稳定,资产价格朝着反映风险的方向变化对于增强金融市场稳定性至关重要。”利率维持在近零水平已有10年之久,她并称股价和低评级债券收益率显示市场仍然过于乐观。


  美联储的批评者——总统特朗普、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和美联储理事潜在提名人选摩尔(Stephen Moore)主张,降息将加快经济增长,与特朗普的经济计划一致。他们争论道,在通胀风险较低的情况下,央行无需通过保持利率不变“确保”通胀风险受控。


  他们的分析忽略了自2007-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不断融入美联储决策的金融稳定顾虑。曼恩是在一场纪念经济学家明斯基(Hyman Minsky)的会议上发言。明斯基曾探讨过剩的金融在经济繁荣时期是如何发展起来,并以灾难性的方式释出。10年前的经济衰退恰恰显示这种动态对实体经济可带来多严重的伤害。


  维护金融稳定并非美联储的正式职责,根据国会立法,美联储的两大目标是确保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但自危机以来,美联储得出结论,认为保持金融市场稳定是实现其他两大目标的必要条件。


  那并不意味波动的结束或利润得到保证,而是风险定价适度,以及杠杆水平——即以借来的钱做投资,需保持在安全限度的范围。


  这就是为何连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这样关注提高就业的决策者,时不时也要采取鹰派立场赞成升息的关键原因。包括他在内的一些人曾表示,对劳动者而言,在短期内冒一点失业率升高的风险,总好过市场过度膨胀后破裂。


  罗森格伦近期在北卡州戴维森学院发表评论时指出,市场目前“比较宽裕”。他表示,这虽然不足以保证升息,但也绝不支持降息。总体而言,包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内的美联储官员都认为金融风险在可控范围内,决策者认为这要得益于迄今以来的升息举措。


  罗森格伦认为,金融市场目前的状况“需要美联储设法应对,目前适宜的做法是维持利率不变”。


  费城联储主席哈克4月17日表示,美国经济仍有可能实现“稳健”增长,为今年“最多”升息一次提供理据。哈克表示,强劲的劳动力市场、温和的通胀和持续的经济增长“表明美国经济基本面稳健”。但他指出,“有足够的不确定性,决策者应该保持耐心,看数据的表现。我仍处于观望状态,我对利率的最乐观预期仍是2019年一次加息,2020年一次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