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民企 > 正文

中国首枚民企自研商业火箭成功首飞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21 08:42:18

中国首枚民企自研商业火箭成功首飞


  “重庆两江之星”是零壹空间自主研制的OS-X系列火箭的首飞箭;该火箭长约9米,总重7200千克,全程大气层内飞行,最大高度约38.742千米,最大速度超过5.7倍音速,飞行时间约5分钟,飞行距离273千米。它采用其自主研制的固体火箭发动机作为动力,推力可达350千牛、实现0-20马赫的飞行速度;同时该火箭可灵活配置燃气舵、空气舵、姿控动力等多种控制机构,并可根据用户需求进行定制化设计。

独门绝技
无线通讯黑科技

  本次飞行试验中,进行了国内首次“减阻杆”“低成本能源”“箭上无线通讯”等创新技术的研究,为简化火箭系统设计、降低研制成本打下了坚实基础:以箭上无线通讯技术为例,将火箭从“有线网络”带入“无线WIFI”的新时代,该项技术可以减少箭上电气系统设备50%的重量,节约箭上电气设备30%的成本,缩短箭上电气系统60%的设计周期。正是通过不断的科技创新,才能为客户提供更加高效、快捷、低成本的服务体验。

  5月17日7点33分,在中国西北某基地内,由民营企业零壹空间航天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制的OS-X火箭“重庆两江之星”号点火升空。经过5分钟大气层内飞行后,这枚火箭落回到了地面,完成了各项试验目标。
  这枚OS-X火箭与“国家队”中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相比,虽然个头不足后者的一半,但由于是国内首枚完全由民营企业研发的商业火箭,对于中国当下火热的民营航天事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们的市场定位是与‘国家队’和国外重型商业火箭形成错位竞争,将目标锁定在小型卫星发射市场。”零壹空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舒畅表示。
  据舒畅介绍,目前零壹空间的OS-X系列火箭订单已排至2019年,OS-M系列火箭订单已排至2020年;到2020年,零壹空间预计将实现年产20发以上OS-X系列火箭和30发以上OS-M系列火箭的能力。
  外媒对这个中国版的“Space X”首发火箭给予了高度关注。据英国路透社17日报道,这是中国太空探索计划最新的里程碑。芬兰“太空新闻”网站则刊文称,随着越来越多的民营公司参与到火箭发射行业,2018年中国将迎来商业火箭的元年。

记者探访
和“国家队”火箭比
OS-X火箭是个小个子

  5月17日6点40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抵达发射场并近距离观察了这枚火箭的发射准备工作。和此前大家常见的神舟飞船发射现场不同,此次火箭发射现场并没有数十米高的大型的发射架。白色的OS-X火箭只是简单地立在一个大约两米高的发射基座上。零壹空间的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样基座能够满足小型火箭的发射任务,而且能够保证在大风条件下火箭的稳定性。
  OS-X火箭本身和中国的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相比,只能算是一个“小个子”。以同为固体运载火箭的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为例,它的全长为20.8米,重58吨,火箭主体直径达2米。而本次发射的OS-X型火箭长度为9米,总重7200千克,主体直径为0.8米。
  经过紧张的等待,7点33分31秒,在指控中心倒数计时和点火的一声令下后,火箭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终于迎来了首飞。经过5分钟的飞行,火箭完成了一个抛物线式的飞行轨迹,落回了地面。
  此次飞行试验全程是在大气层内飞行,飞行最大高度约38.7公里,也就是在距离地球35到300公里高空进行的“亚轨道飞行”,最大速度超过5.7倍音速,飞行时间306秒,飞行距离273公里。

封面对话
零壹空间CEO舒畅:
“我们和SpaceX的差距还非常大”

  火箭发射结束后,舒畅和零壹空间的总裁马超抱在了一起,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舒畅捧着马超的脸颊亲了一下。和舒畅打过交道的人都说他温文尔雅,适合在忌躁的航天领域发展。但是面对首次火箭发射成功,1985年出生的舒畅也难耐心中的激动,做出了这个疯狂的举动。这让人想起了美国的航天“狂人”:埃隆·马斯克。
  也正是因为这位美国同行,舒畅才走上了做火箭的道路。舒畅本科学的就是飞行器设计,即便如此,他过去也不敢想象民营企业能造火箭,直到埃隆·马斯克创立的SpaceX成功发射火箭后让他惊醒。于是舒畅在2015年从联想控股投资VP的岗位上辞职创立了零壹空间。
  “我们和SpaceX的差距还非常大。”舒畅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诚地表示,除了技术上的差距外,2002年成立的SpaceX已经发展了多年,具备了先行优势,SpaceX有五千多名员工,而零壹空间只有200人。在产品方面,舒畅也道出了双方的差距,“SpaceX的猎鹰九号运载火箭的运力是近地轨道20吨,而我们的OS-M系列火箭专注的是500公斤以下。”
  舒畅告诉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这些差距主要是来自于SpaceX前十几年的积累,它获得了大量的资本支持和媒体关注。“我相信在中国这么好的航天工业土壤上,我们未来五到十年是有机会和它在一些领域竞争的。”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首要任务是赚钱。舒畅表示,和“国家队”的火箭不同,零壹空间的火箭讲究的是简单可靠和低成本。“未来我们会有更多的空间,例如空间站的货运,我们国家的空间站2022年建成,届时在空间站货运方面也将有市场空间。再比如现在也有很多公司在研究太空旅游计划,这都是我们未来可能进入的领域。”舒畅表示,许多航空科研院所的研究需求也是他们商业火箭市场的一部分。

人物特写
“80后”舒畅的火箭梦
成为“举旗者”之前
首先经历的,是现实的磨难

  今年2月,“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SpaceX成功发射了“猎鹰重型”运载火箭。马斯克在太空商业领域的成功,刺激了全球创业者。到目前为止,全球有1700家私人航天公司,其中45%在美国。
  今年5月初,零壹空间进入发射场地,进行最后发射的准备。对于这次发射,创始人舒畅觉得更大的意义在于,“这是中国历史上民营企业自主研发的、完全自主掌握核心技术的一个火箭,(可能)会带动一帮人进入到这个领域。”
  当看到火箭这个项目时,舒畅觉得他能成为“举旗者”。但在成为“举旗者”之前,他首先得经历现实的磨难。
  真的下定决心辞职创业时,舒畅的女儿刚一岁半,这意味着他要切断整个家庭的重要收入来源,而且还要经历长期的创业孤独,“刚起步的时候,很长时间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早上起来不知道去哪儿,看着孩子那么小。”
  长达八个月的时间,舒畅都在组建核心团队。当时,火箭研究院在南五环,舒畅住在北五环,他频繁奔波穿梭其间,回到家妻子和女儿都入睡了。“那个时候组建核心团队花费的精力特别大,因为没有人相信你,你这么年轻,要Hold住这么大的一个盘子。”
  很多大佬级人物知道舒畅想做火箭,都纷纷支持他。曾经的联想控股的同事定期约舒畅到森林公园暴走,给他打鸡血。一位老前辈则用雷军的例子给舒畅现身说法,说雷军当年做手机时,每次要见他都背个书包,里面有10部手机,每一次都不厌其烦地给他讲手机细节。到最后,他被雷军烦得都不愿意再见面了,但是最后雷军把小米干成了。这位前辈给舒畅的建议是,不要急,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找到行业里最一流的人,组建一个特别好的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