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民企 > 正文

辽宁营口民企实现世界首创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7 16:48:21

辽宁营口民企实现世界首创


5月17日,对于全球镁质耐火材料行业,以及钢铁、建材、玻璃等高温工业来说,将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时间刻度——营口市政府与辽宁民企旗舰嘉晨集团联合对外发布,嘉晨集团超纯镁砂研发、投产成功,产品纯度高于98%、体积密度达到3.42g/cm3。


这组数据的价值在于,中国企业数十年来提高镁砂品质的夙愿得偿,将打破日、欧企业的产品垄断,让基础工业在新型工业化进程中能够从容获得不可替代、持续需求的基本材料。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与国际同等级产品由海水、卤水提炼不同,“嘉晨超纯镁”以天然菱镁矿为原料的工艺为世界首创,中国镁质耐材行业由此实现从掌握核心原料到掌握核心技术的进阶。


关外富矿,百年镁都,东北老工业基地绿色升级与中国镁产业世界性崛起的脚步,在一家民营企业咚咚响起、同频共振。由“天然矿”制备出“超纯镁”,嘉晨集团为中国镁产业树立起一个样板,高纯度镁砂“深度国产替代”的大幕或将由此拉开。


镁都镁质重归世界“最美”


57岁的国际知名镁质耐火专家郭忠奇特地从万里之遥的加拿大动身,只因他听闻一则足以震动世界镁产业的消息:东北的一家民营企业,生产出98%纯度的镁砂。直到站到位于辽宁营口的嘉晨集团大门前,振奋的郭忠奇仍然觉得“充分认证之前,我不敢相信。”


郭忠奇一生与镁结缘。“世界各地都能看到‘中国镁’,正常市场状况下镁砂200美元一吨,纯度标准是97%,如果提高1个百分点,价格就是三到四倍”,郭忠奇的言语中透着数十年的遗憾,“就是这1个百分点,中国始终没能突破”。


在国际市场上,高等级烧结镁砂都是海水、卤水合成而来,日本、荷兰企业掌握着成熟技术,很大程度上把持着全球高温工业高端发展的“生命线”。


被誉为“中国镁都”的营口,堪称中国镁工业的缩影:菱镁矿资源丰富,但多年来开采导致品位不断下降,生产的镁砂中氧化镁含量越来越低,离1%的目标也似乎越来越远。



在营口,郭忠奇见证了龙头企业在环境和资源的双重制约下,担当起镁产业从规模优势向科技优势转变的主力军。嘉晨集团对废弃镁石或低品位镁石选矿提纯,再经过闪烁沸腾轻烧、压球及高温煅烧,生产出了全球工业市场难求的高附加值耐火材料。


在多家权威化验室的检验结果基础上进行研讨之后,郭忠奇为首的专家组成为这一信息的正式发布者:嘉晨集团通过浮选和先进工艺制备出天然的高密度高纯镁砂,纯度高于98%,体积密度达到3.42g/cm3,理化性能足以同国际领先的荷兰NEDMAG公司卤水合成镁砂相媲美。


嘉晨集团用天然菱镁矿生产高密度高纯镁砂原料的工艺是世界首创,“嘉晨超纯镁”目前已形成每天数百吨的生产能力,填补了中国缺少高等级烧结镁砂的空白。



“我们拆掉了20年前建的以煤、焦炭和重油为燃料的旧式窑炉,资产价值2.3亿元,新项目占地26公顷,没有新增一寸土地”,嘉晨集团董事长孙寿宽说,淘汰80%耐火材料生产设施的决心,来自于对自己的企业、对辽宁民营企业前景的信心。


去年10月,孙寿宽以280亿元身价再次问鼎《2018胡润百富榜》“辽宁首富”,成为辽宁民营经济实力和活力的一个象征。企业如何推动和实现转型?如何再度建立清晰的发展战略,如何获取或者构建持续发展的资源和力量?这家中国500强、辽宁民企旗舰,在二次创业中拿出了“锚定无限产能空间、在生产中提炼科技”的解决方案。


新型窑炉不仅“大而美”,而且“高精尖”,其“芯片”是四项国家发明专利,包括浮选矿石、轻烧镁粉和重烧高纯镁砂等工艺技术,都是属全球最先进。投巨资与高校、科研院所合作,多年潜心研究、无数次攻关和科学实验,让嘉晨在关键科技领域取得领跑地位,掌握了独创的新理念和撒手锏。


以往粗放开采,大量低品位菱镁矿被废弃,造成资源浪费,占用大量土地。在嘉晨集团总工程师毕德利看来,这些“所谓的固废”都是资源,新工艺实现了“变废为宝”“吃干榨净”,并在生产中不再产生新的废物,是用山上的“白色污染”换回了金山银山,为子孙后代留下绿水青山。


同时,这一项目全部使用天然气燃料,“冒大烟”情景不再,成为一座无污染、消耗低、智能化、科技化、利税高的花园式现代工厂。


“嘉晨方案”解决了资源枯竭与产业需求、环境友好与行业发展的双重矛盾,抓住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淘汰落后产能、节能减排的历史机遇,用足够的底气引领镁耐材产业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