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就业 > 正文

旅游“保壳”术:卖资产与买理财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4-15 20:47:09

旅游“保壳”术:卖资产与买理财


连亏两年的西藏旅游股份有限公司(600749.SH,以下简称“西藏旅游”)终于在第三个年头解除了“披星戴帽”的枷锁。

日前,西藏旅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2018年度实现扭亏为盈,自4月10日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

事实上,自西藏旅游公布2018年年报后便接连迎来4个涨停。作为西藏自治区唯一一家旅游类上市公司,西藏旅游拥有雅鲁藏布大峡谷、苯日神山、巴松措、鲁朗花海牧场以及阿里神山圣湖多个景区的旅游资源。

西藏旅游年报显示,公司转而盈利主要源于出售5家持续亏损的酒店,以及终止以酒店建设为主的景区扩建募投项目后,募投资金产生的投资收益。5家酒店的接盘者正是新奥集团旗下新奥控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奥控股”),而后者在一个月后正式控股了西藏旅游。

对于募投项目终止及募投资金具体运用等方面问题,西藏旅游证券事务代表张晓龙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司旅游主业不会改变,未来重点开发景区运营业务,至于募投资金最新的规划用途,目前自己尚没有得到消息。

新奥集团入主后闪电“摘帽”

4月10日,背负一年退市风险的西藏旅游终于正式摆脱了“*ST”。

据了解,2016年,西藏旅游营收1.26亿元,同比减少16.9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512.41万元。2017年业绩继续亏损,营收1.42亿元,同比增长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917万元。

连亏两年后,西藏旅游2018年盈利任务变得迫切,这事关上市地位。根据日前公布的年报,2018年西藏旅游实现营业收入1.79亿元,创7年来新高,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26.5万元,实现扭亏。年报公布后,西藏旅游随即迎来4个涨停。

西藏旅游的扭亏与王玉锁控制下的新奥集团不无关系。新奥集团下辖多个子公司,业务涉猎天然气、清洁能源、旅游、房地产等多个领域,业务覆盖中国20余个省、市、自治区的170多座城市,以及东南亚、大洋洲等地区。实控人王玉锁更被业界誉为“天然气大王”。

2018年6月,西藏旅游宣布处置持续亏损的低效资产,通过公开挂牌转让5家四星级景区酒店,交易价款6.49亿元。经审计,酒店资产置出事项增加公司合并报表收益1580.96万元,同时公司人工成本、折旧摊销下降明显。

5家酒店的接盘者,正是新奥集团旗下的新绎七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同年7月,西藏旅游宣布,新奥控股收购国风集团有限公司及西藏考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分别持有的国风文化、西藏纳铭100%的股权,从而成为西藏旅游间接控股股东,持有西藏旅游21.46%的股份。

至此,新奥集团旗下拥有新奥能源(02688.HK)、新奥股份(600803.SH)、新智认知(603869.SH)、西藏旅游四家上市公司。

在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看来,前期接手西藏旅游的5家酒店更像是新奥集团入主的交换代价,新奥集团自身也具有旅游业务,不排除后期会有将相关业务注入上市公司的可能。

交易过后,尽管加上5家酒店的置出收益,西藏旅游净利润仍然为负。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西藏旅游净利润为-1590.21万元。

此后,已为新奥集团子公司的国风文化宣布直接拿出1.65亿元财务资助,补充西藏旅游的流动资金。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西藏旅游宣布净利润实现2088.7万元。

这并不是西藏旅游第一次“保壳”。公开信息显示,2002年时,因连续两年合计净亏3900万元,西藏旅游被证监会预警,2003年扭亏后解除,此后公司利润便一直陷入亏损与扭亏的起伏状态。

募投项目存活9个月后遭终止

另一方面,新奥集团成为西藏旅游间接实控人后,西藏旅游发起的募投项目还未完全开展便走到了尽头。

2017年3月,西藏旅游公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称,拟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65亿元,用于包含桃花村度假酒店建设项目、休闲娱乐设备购买的雅鲁藏布大峡谷景区和苯日神山景区扩建项目,以及包含名人谷、花海牧场度假酒店建设、休闲娱乐设备购买的鲁朗花海牧场景区扩建项目。

2018年3月,西藏旅游再次宣布已完成了2017年度所筹划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向上海京遥贸易有限公司、乐清意诚电气有限公司共2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3783.76万股人民币普通股(A股),扣除各项发行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5.7亿元。由于金额少于拟投入金额9.65亿元,西藏旅游方面表示募集资金不足部分由公司自筹解决。

但募集资金到位3个月后,西藏旅游便开启了剔除酒店业务的行动,将5家四星级景区酒店打包出售。新任间接控股股东新奥集团入主后,上述募投项目也随即宣告结束。

2019年3月30日,西藏旅游第三次就募投项目重要发展轨迹作出公告:由于西藏旅游已投入运营的酒店业绩不及预期,为优化公司资产结构,突出主营业务优势,决定减轻酒店重资产对西藏旅游业绩的影响;同时,西藏旅游实控人王玉锁实际控制的公司中,如新绎七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酒店运营管理业务。如西藏旅游按原募集资金投资项目计划,继续投资建设酒店项目,则将产生新的与关联方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而截至目前,上述募投项目中,西藏旅游仅针对雅鲁藏布大峡谷景区及苯日神山景区扩建项目中“休闲娱乐项目设备购买”作出进展:公司已使用144.83万元用于购置观光大巴车,募集资金还剩约5.68亿元。

张晓龙向记者指出,随着酒店业务的剔除以及募投项目的终止,此前由公司承担的募集资金不足部分(近4亿元缺口)也随之取消,目前闲置募集资金处于现金管理状态,未来的具体用途方面自己尚未接到任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