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宏观政策还应如何战“疫”?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2-03 09:13:19

宏观政策还应如何战“疫”?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能是2020年中国经济最大的“黑天鹅事件”。考虑到短期内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逆周期调节政策必然进一步发力。

这些政策可以是暂时减免受疫情影响的企业税费,提高赤字率,给予企业优惠贷款,全面降准或定向降准、进一步下调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等等。

不过,分析师认为,更重要的是,今后财税政策应将税费结构改革做为突破口,改善企业和居民的长期支付能力,避免因突发事件导致支付能力的休克。从具体的减税方向上来看,相比下调增值税等间接税的税率,应当直接从所得税入手来减轻企业的负担。

以下是对中国财政学会副秘书长冯俏彬、西南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杨业伟、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余显财、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张斌、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等人的采访。

从“三驾马车”层面,如何评估这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杨业伟: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主要体现在消费层面。2003年“非典”期间,零售消费下滑最为明显。疫情对投资冲击有限,在“非典”期间,全国投资基本保持相对平稳,广东、北京有小幅放缓,但幅度较为有限。服务出口,特别是旅游出口将有大幅度的下降,这意味着服务贸易逆差可能有明显扩大。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大概率集中在一季度,应该是一次性冲击。而且这次疫情来得快,来得猛,但可能去得也快,因而冲击的持续性可能不会很长。同时,湖北在全国经济中占比低于上次的疫情中心广东和北京,2018年湖北占全国经济比例为4.3%,其中武汉占比为1.6%,低于2003年广东占全国经济11.5%的比例,当年北京占全国经济的比例也有3.6%。预计本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可能在1个百分点左右,2020年一季度经济增速存在下滑至5%左右的风险。当然,如果政策对冲较为有力,实际增速将会高于此水平。

冯俏彬:判断这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首先要看疫情持续的时间,至少整个一季度都会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三驾马车”中,影响最大的是消费,主要体现在娱乐、餐饮、交通和零售等第三产业上。近年来,消费对中国经济的贡献率越来越大,按照去年的数据,2018年消费对GDP贡献率达到76.2%,这意味着疫情会对短期经济造成巨大冲击。

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疫情的影响会进一步向制造业方面延伸。因为春节假期的缘故,1月份制造业对经济贡献不太大。但假期结束之后,如果企业复工受到影响,人员流动受限导致返工率下降,那么制造业就会有相应的反应,预计2月份可以看到这个趋势。所以,如何使制造业受到疫情的影响不像消费那么大,是政府当前要重点思考的问题。出口和制造业有点类似,目前还没有受到明显影响,但未来也不容小觑。

疫情对中小企业的打击更大,特别是餐饮、交通、旅游、零售等行业的中小企业。 针对目前的情况,在财政政策上该如何发力应对?

余显财: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取决于取得防疫战胜利的时间,短期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比较大,尤其是第三产业,但经济高质量增长的长期趋势不会因疫情这一突发事件而变。疫情过后,财税政策在促进增长方面,除保持既有定力不变之外,可以再适当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措施修复疫情对经济和企业的拖累。比如,对疫情期间受影响企业的应交税费进行适当减免,对因推迟复工对企业造成的额外工资负担暂免附加社会保险,对企业贷款给予一定的贴息支持等,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进一步大规模的减税降费的空间有限,必要性也不大,税费的结构性问题比规模问题更加重要。今后财税政策更应着眼长远,将税费结构改革做为突破口,为企业和居民的长期支付能力改善做好铺垫,避免因突发事件导致支付能力的休克。

冯俏彬:2003年“非典”和2008年汶川地震时,针对受影响的相关行业,政府都出台了相关财政政策。现在可以仿照以前的做法,给受到严重冲击的行业税收减免,这是可以做而且必须要做的事,我相信很快就会有动作。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针对疫情出台的减税减负政策具有特殊性和临时性,要与制度性、长期性的减税降费区分开。以2003年非典和2008年汶川地震为例,其后出台的减税减负政策都有时间方面的明确规定,这次也应一样。

目前来看,湖北等疫情严重的地区企业肯定会受影响,全国范围内的零售、餐饮、交通、文化娱乐等行业已经受到严重冲击,所以政策要尽快出台。如果等到企业有感觉了,就晚了。从我国以往应对重大突发事件的经验来看,这个不需要做过多政策上的呼吁,应当是一定会做的。

从具体的减税方向上来看,由于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减少,减少增值税、消费税意义不大,应当直接从所得税入手来减轻企业的负担,同时降低或免除这一时期的社保、政府性收费方面的负担。

杨业伟:去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财政收入压力已经很大,减税降费层面应该不会有太大空间了,可能会有小规模的优惠,而且餐饮业一直不是税收大户,减税的效果也不会特别明显。

在减税降费空间不足的情况下,财政政策要从两个方面发力:一方面,财政赤字率可以提升至3%,另一方面,可能存在以地方政府专项债形式增加对部分地区财力补充的可能,因而地方政府专项债可能较去年有显著增加,预计可能增加至3.5万亿元以上。

张斌:针对疫情,需要特定政策手段应对特定事件冲击。比如,安排专门针对疫情的特定财政预算,用于应对消除疫情事件及其连带影响的相关开支。疫情面前,政府有责任也有最大的财力空间应对挑战,政府应该尽可能地主动承担疫情带来的损失,减少企业和居民部门的损失。针对受冲击比较严重的地区和行业,可以考虑特定时间内的税收减免。针对受冲击比较严重的特定群体,可以考虑给予一定的补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