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全球央行或掀起新一轮政策调整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0-18 10:28:40

全球央行或掀起新一轮政策调整


1979年10月6日,美联储(Fed)宣布了一项重要政策调整,表面上是为了放松利率和以货币供应量为目标,而从实际功能来看,这一调整相当于欧洲央行(European Cetral Bank)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那句众所周知的宣言(“不惜一切代价”)所表达的意图,当时美联储这样做是为了控制不断上升的通胀率。但时任美联储主席、以沉默寡言著称的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并没有德拉吉说得那么明显。

沃尔克以昔日美联储官员特有的语焉不详的方式表达了美联储的意图,与如今官员的表达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现在的美联储官员发表言论的方式和态度更像是美国的参议员,而不少参议员都认为自己有能力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这样的职位。然而沃尔克的政策调整幅度非常大,把短期利率推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接近20%的水平,导致美国经济在1979年至1980年和1980年至1981年连续陷入衰退,但通胀率停止了螺旋上升。因此对千禧一代来说,通胀率加速上升是他们没有见过的现象。

实际上,近年来货币政策面临的问题与40年前美联储官员面临的问题截然相反。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货币政策的唯一目标就是避免通货紧缩、保持经济增长。如果要通过加息来抑制通胀的话,从理论上来说加息是没有上限的,但零利率被认为是利率的下限。然而当利率降至零时,决策者们向科幻电影《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人物那样大胆进入了一些未知领域:包括负利率、大规模购买证券、直接贷款以及为了塑造市场预期的前瞻性指引等新的、未经验证的措施。

这些非常规政策已经实施了10年,人们在看待这些政策的效果及其副作用时存在相当大的分歧。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简称BIS)的一份新报告得出结论称,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甚至包括之前陷入困境的日本)采取的政策普遍奏效,这个结论并不令人意外。而大多数决策圈之外的批评人士的看法则没有这么积极。

BIS认为现已成为欧元区、欧洲其他一些地区和日本的固定利率的负利率成功地刺激了这些地区的经济。至于负利率对银行的负面影响,报告称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BIS发现,例如欧洲央行的LTRO(长期再融资操作)这样的直接贷款计划确实增加了流向私营部门的信贷。但BIS承认这样的措施也有副作用,比如资本配置效率低下、不利于降低过高的杠杆率等。

至于资产购买计划——即量化宽松(QE)——BIS认为,这些计划成功地降低了长期收益率,缓解了金融形势。量化宽松的不利影响——即对长期收益率溢价的“过度”压制和由此导致的资产估值上升——并不会抵消对经济的积极影响。

最后,在阐明央行官员的意图和加强量化宽松等其他政策方面,向市场发布前瞻性指引被视为“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BIS的报告总结称,尽管“偶尔会出现意外效果”,但前瞻性指引“总体上相当有效”。

尽管经济学家和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普遍赞成BIS的乐观观点,但也有一些反对意见。

Shard Capital策略师比尔·布莱恩(Bill Blain)认为这份报告的发现是“彻头彻尾的胡说八道” ,他所使用的措辞在英国相当于美国总统所说的俗话“牛粪”。

“残酷的现实情况其实是,央行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引发了经济史上最令人发指的市场扭曲,造成了金融资产的大规模上涨,只会扩大收入不平等,对实体经济毫无益处。这些报告绝对没有试着把‘非常货币政策'放在现实世界经济和政治的背景下,”布莱恩尖刻地写道。

“实际上量化宽松、负利率政策和央行的其他政策伴随着一系列同样具有破坏性的政策失误,其中包括政府紧缩措施和金融市场的过度反应和过度监管。用公共资金救助银行、使得富人更富、穷人更穷的结果不可避免地催生了政治上的民粹主义,”他称。

为了公平与平衡,在反对这些激进政策时意味着也要考虑以下相反的情况:如果没有实施这些政策会怎样?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担任美国总统时的美国财政部长安德鲁·梅隆(Andrew Mellon)的建议属于另一个极端:“清算劳工,清算农民,清算房地产。”另一种可能是政策实施范围更广,比如涵盖已经“准备就绪”项目之外的更多项目,以及不仅对银行进行救助也对借款人及进行救助。

至于美联储的政策,一些观察人士认为,美联储应对对危机的最初反应是合理的,但后来一轮又一轮的量化宽松的主要效果是抬高资产价格。后金融危机时代的政策很可能会像罗斯福新政(New Deal)那样被争论数十年。

展望未来,可能已经有迹象表明量化宽松政策最积极的实施者正开始重新考虑这一政策。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最近暗示,可能会减少购买期限较长的证券,这导致日本国债收益率大幅上涨(但基准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仍为负值)。《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称,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任期即将结束之际反驳了欧洲央行其他官员恢复量化宽松政策的想法,欧洲的债券收益率也随之上涨。

Ned Davis Research首席全球宏观策略师乔·卡利什(Joe Kalish)认为,所有这些都表明,全球债券价格涨势可能已接近尾声,至少暂时会告一段落。过去一周左右,包括美国国债在内的全球债券收益率大幅上升,这表明债券市场感觉到了各国央行正在重新考虑自己的政策,尤其是如果股市对贸易争端暂时缓解(可能还没有结束)的乐观态度是正确的话。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未来市场观察人士可能会把当前政策可能出现的变化看作另一个周年纪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