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深圳海洋经济加速补短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9-12 14:10:57

深圳海洋经济加速补短板


“支持深圳加快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按程序组建海洋大学和国家深海科考中心,探索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在8月18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下称《意见》)中,在提及深圳如何加快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新格局时,提出了上述三项与海洋经济相关的举措。


这些“涉海”举措可按时间进行排序,支持深圳探索国际海洋开发银行,应是首次在中央级文件中被正式提及;而在2017年5月出台的《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深圳首次被提及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今年6月,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则公布称:深圳正全力推进创建一所国际化综合性海洋大学。随着一系列政策及措施的不断推出,深圳在推动发展海洋经济这一战略性新兴产业时的一系列短板,正在一一被补齐。


对标筹谋


随着周边地区安全形势变化,以及在海洋资源开发、利用过程中不断遭遇摩擦,中国对海洋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对作为建设海洋强国前提和基础的海洋经济开发的热情,亦在迅速升温。


“随着我们走入深海、朝海洋强国迈进时,常常会遭遇一硬一软两大问题。”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可持续发展与海洋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安然对《财经》记者称,硬的就是中国缺少大国重器,要在研发和产业化上补短板;软的是我们缺少国际海洋规则制度的国际话语权,在整套法律体系上都需要补短板。


作为打破这一窘境的探索之举,在2017年5月出台的《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中,就提出了要让深圳和上海共同推进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深圳的“硬件优势”是作为位于珠江出海口的全国经济中心城市和国家“一带一路”建设重要城市,东临大鹏湾,西连珠江口,南接香港,连接南海和太平洋,拥有257.3公里的海岸线,海域面积1145平方公里。


深圳目前的涉海企业有7000多家,2018年海洋生产总值约2327亿元(到2020年预计达3000亿元),同比增长4.63%,占全市GDP9.6%;此外,深圳港已连续五年位居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但对中国不少沿海城市来说,对深圳可能依然并不太“服气”。


“要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产业板块、科技板块、文化板块缺一不可,深圳在这些方面均不占优势。”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院一位研究人士曾对《财经》记者称。该校地处的山东省青岛市,多年来已形成了海洋科技研发及海洋产业发展等多重优势。


在一些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排名中,除在海洋科技创新具备一定实力,深圳在排名看重的航运服务、金融法律、科技教育等软实力方面均不占优。但过去数年,国家在出台涉海政策时呈现出对深圳的一定“偏爱”:2015年11月,其被明确“以深圳为试点、创建基于生态系统的国家海洋综合管理示范区”;2016年5月,深圳蛇口区域设立“中国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2016年11月,深圳又成为全国首个海洋综合管理示范区。


“在国家‘海洋强国’战略和‘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需要一个既有雄厚经济实力和科技创新能力,又有发展海洋经济先天优势的城市,通过其示范和带动作用,引领全国海洋经济共同发展。”有相关研究人士对《财经》记者称:深圳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其还同时具备自贸区、保税区等叠加的制度优势、创新优势、区位优势、后发优势。


简而言之,产业而非单纯区位,未来而非以往,应是深圳频获“政策礼包”的重要原因。


深圳自身亦有抓住机遇的强烈愿望。“深圳各界普遍存在的一种危机意识是:深圳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是抓住了电子等行业崛起的机遇。但如果不能抓住下一轮新技术和新产业崛起的机遇并深度嵌套其中的话,深圳就可能会倒退。”中国社会科学院能源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春宇对《财经》记者表示。


海洋及航天领域,正是深圳预判后尤为重视的两个新领域。为把握机遇,海洋经济已被列为深圳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深圳亦将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列为城市四大战略定位之一,并纳入到了其最新版本的城市总体规划。


“深圳放眼国际,对标伦敦、新加坡,这能看出深圳的雄心,其亦希望(在海洋经济领域)成为中国,乃至亚太地区的龙头。如果将视角拉长到未来二三十年,南海的资源和能源很可能成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依仗,深圳也希望在南海开发和环南海区域发展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张春宇表示。


2019年6月,深圳明确制定出了具体的行动目标:为打造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深圳将全力推进创建一所国际化综合性海洋大学、打造一个全球海洋智库等“十个一”工程。按照规划目标,到2035年,深圳将基本建成陆海融合、经济发达、科技创新、生态优美、文化繁荣、保障有力,具有国际吸引力、竞争力、影响力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所谓“十个一”工程,是指一所国际化综合性海洋大学、一个海洋科学研究院、一个全球海洋智库、一个深远海综合保障基地、一个国际金枪鱼交易中心、一个以“中国海工”为代表的海洋标杆企业、一家海洋开发银行、一只海洋产业发展基金、一个国际海事法院和一个中国国际海洋经济博览会。


而从现有的涉海教育来看,不少相关学校很多是渔业水产改名过来的。深圳建设上述海洋大学的目的就是要创新,从国家和国际竞争角度进行建设,所以定位目标都具有战略性和全局性,而不局限于现有的海洋大学序列。据《财经》记者了解:深圳或将选择与欧洲的著名海洋高校合作。


安然认为,南方需要一个国际化综合性海洋大学,不仅能够适应当地产业、偏重于科技,更能弥补当前的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