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中国经济的发展决定未来五十年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6-03 13:40:16

中国经济的发展决定未来五十年



  在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原副总裁朱民提出了对经济发展的观点,在他看来,“中国发展处于历史的关键点,今后五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决定未来五十年。中国走向高收入阶段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是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中国走向高收入阶段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就是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我认为这是目前面临最为关键的挑战。


  中国经济经过40年的改革,大家可以看到,走到了今天,那是很了不得的,我们的人均GDP已经走到了一万美元左右。在这个过程当中,经济增长速度也慢慢地,缓缓地下降,这是非常典型的国际经验。在这个阶段,下一步怎么走,就变得特别的关键和重要。从人均GDP3千美元走到1万美元的过程比较来看,如果未来接着往上走,我们会进入高收入国家阶段;如果跨不过,我们就会停留在中等收入阶段。所以,未来的五年决定中国经济未来的50年,也会决定世界经济未来的50年。因为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如果跨越中等收入阶段,那会是第一大经济体。



  新经济国家经济增长的过程从来不易。整体发展中国家的赶超,在60年代的时候,增长速度开始起来,增长速度达到了4%,5%以上,然后开始赶超,从15%开始赶超到20%,25%,但是在70年代、80年代开始往回走,然后反复,开始往回走,经过了20年的来回的波动,从进入新世纪以来,经济增长再一次上升,同时再一次开始赶超,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过程。举一个拉美的案例,拉美在1962年到1966年,已经占美国人均GDP的30%左右了,但是70年代波动,80年代危机,增长速度下降,赶超变成倒退。再之后增速的上升,成了一个动态的概念,因为美国同时也在增长。一直到进入本世纪开始,经济增长开始恢复。1962年到1966年,2007年到2011年,2012年到2016年的指标显示,50年来拉美国家整体几乎没有赶超,这是世界经济史上最为深刻的教训案例。50年,虽然经济有增长,人民生活水平有提高,但是和世界比,并没有赶超。


  我们走在关键点的时候,发生了深刻的结构性变化。比如说农业的就业和占GDP的比重在下降,工业是逐渐上升后逐渐下降,服务业普遍在直线上升,比重不断地提高。这是个典型的世界发展结构的变化,中国同样是这个结构。中国也正在走这个过程,中国的服务业在2014年超过了工业,占据GDP50%以上。同时,工业占GDP的比重在缓缓下降。但是,当我们把工业的劳动生产率除以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进行比较可以发现,最初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是高的,工业和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之比只有0.6%,但是进入高科技制造以后,工业的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今天,工业劳动生产率是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120%,这就是挑战。当提高一个百分点服务业的比重时,就会丢掉零点二个百分点的劳动生产率,如此下去,将面临增速的下降。这不仅是中国,这是全世界在过去50年、80年的经验,同样符合这条线。所以提高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成为了最大的挑战。



  服务业可以分为两类:市场化的服务业和非市场化的服务业。比如金融业、酒店业都是市场化的服务业,而大部分的教育、医疗等都是非市场化的服务业。我们做了大量数据的分析发现,市场化的服务业在2000年以后整个劳动生产率是不断提高的,但是非市场化的服务业进展比较缓慢。所以提高非市场化的服务业变成了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如果和国际比,中国市场化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和整个世界的格局在人均1万美元的水平是相符的。


  整个市场化金融业的劳动生产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我们的商业、零售和电商,劳动生产率与世界比是高的,这是因为我们在电商领域是走在世界前面的。但是,我们的信息和计算机服务业,我们的商务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特别低,这是因为中国没有这样的专业服务,而这个服务业又是未来的前景。还有我们的医疗卫生,我们的教育水平,跟国际水平比的话,相对是很低的。这些领域恰恰和现在的改革是联系的,因为很多都是非市场化的服务业。


  毫无疑问,市场化的改革和开放是提高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特别重要的方面。但是从世界的经验来看,在今天这个环境下,不仅要改革开放,还要加上科技的力量。所以人工智能在这里会起很大的作用,它正在颠覆未来,它几乎改变了所有的制造业和服务业。


  我把人工智能现在在应用的,已经能够用的模块化的十大技术做了一个总结:机器视觉、语音和声音感知、自然语言处理、探索信息处理、预测性分析、规划、语音生成、操作、导航,这里包括人像识别这是很普遍的,包括质量检测,包括最优化的生产,也包括无人车、无人机,现在技术在应用方面,其实已经非常成熟,这十大技术完全可以在服务业落地,所以这是给了我们在服务业提供劳动生产率一个很大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