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高利贷、P2P、砍头息,哪个才是心头痛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6 19:53:39

高利贷、P2P、砍头息,哪个才是心头痛


团贷网死了,这是最近P2P领域最大的一颗雷。

外人看到的只是P2P雷潮,这篇文章要告诉你的,将是此次雷潮背后的原因。

01

P2P在中国,是伪命题。

这个行业从一开始,就不适合中国国情,这也是我近3年来一直呼吁大家不要碰P2P饱尝律师函的原因。

为什么是伪命题?

因为这个行业存在2个根本悖论,导致无法正常存活。

第一个悖论,必须刚性兑付,投资人不接受承受风险。

按照正常的P2P模式,交易是人对人的,应该是投资人自己决定投不投借款人,投了之后,钱要不回来,风险应当自己承担,平台不承担兑付义务,政府也不允许P2P刚性兑付。

但我们都知道,这在中国,行不通,投资人会搞死你。

所以平台要活下去,必须刚性兑付。

一头是刚兑不合规,一头是不刚兑会死,这是第一个悖论。

第二个悖论,投资收益与风险的逆向筛选矛盾。

一般P2P给到投资者的收益在8个点以上,高的十几个点的也有,再加上获客成本,运营成本,工资支出,资金通道成本,保证金等等一系列成本,P2P平台的资金成本基本都在20%以上,更高的也有的是。

那么问题来了,P2P平台以20个点以上的成本搞来的资金,需要以多少的价格放出去才能有的赚?

考虑到部分坏账的情况,这个数字应该是30%以上的年化。

如果对企业融资这个领域有所了解的人,应该知道,这个融资成本,正常企业是不可能接受的,因为连毛利都赚不回来,现在实体经济这么不景气。

正常经营的企业不会要这种钱的。

那么问题来了,肯接受这种必然换不上的费率的钱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他们的资产质量如何?

一头是投资人要高收益,一头是投资标的高风险,这是第二个悖论。

由于上述两个悖论的存在,导致的结果就是,大量的P2P平台,为了活下去,实质性违规操作,搭建资金池,借新还旧,走向庞氏之路。

02

原本P2P行业,在2017年初就该全员覆灭了,因为那时候整个经济下行厉害,坏账频发,而且由于早期P2P都是大额投资标的,一个标的初风险,一个平台爆炸。

更要命的是,大额标的,也玩不转了,那个时候政府要求P2P限制标的规模,企业标的不能超过100W,个人标的不能超过20W,限期整改。

鑫合汇和草根就是那个时候囤了过多的大额标,导致合规无望的,他们的律师函,我要留给下一代。

眼看着P2P就要因为资产不合规,且违法资金池(为了覆盖掉坏账标的的借新还旧)被一锅端,但同样是那个年代,一个神奇的物种兴起了。

互联网小额高利贷。

那个时候还不是714高炮,而是1000到3000元,1到3个月,月费率6%到15%的普通小额高利贷,又叫现金贷。

大量资产慌,且资产不合规,且资产有问题的P2P公司,开始转做现金贷,P2P筹集来的钱,都拿去放现金贷了。

金融理财骗局揭秘,高利贷、P2P、砍头息,哪个才是心头痛

金融理财骗局揭秘,高利贷、P2P、砍头息,哪个才是心头痛

03

那个时候,现金贷市场还是一片蓝海,大量的底层同胞还没有被债务压垮,他们还是正常的蓝领或者小白领或者大学生,他们一个月的正常收入也有3到5千元,买个苹果借个现金贷,分个3期还上,压力不大。

所以获客成本不高,坏账不高,收益不低,并且由于额度小,恰恰好满足了监管的小标的人对人的要求。

大量P2P公司,在现金贷的第一波红利中,赚的盆满钵满,当时做的好的公司,一个月的净收益,是放贷总额的10%。

一头是P2P吸纳来的高额现金,一头是月10%收益的现金贷资产,印钞机开起来了。

很多现在还屹立不倒的P2P公司,都是趁着那个红利期放现金贷,把自己P2P大额标的中的坏账窟窿给填上的。

可以说,是底层人民的现金贷血汗利息,养活了很多表面高大上的P2P机构,以及那些享受着P2P高收益的所谓【高净值人群】。

这是中产阶级对底层人民的一次降维打击。

04

现金贷让很多P2P公司过得很滋润,但好景不长。

因为现金贷本身小额短期高费率的特点,正常人是不会借的,你想想你会去找贷款公司去借1000元1个月利息15%的贷款吗?

这种对用户极为不友好的吸血产品,同样也是对用户阶层的一次逆向筛选。

会借这种钱的,大多是用于虚荣消费,或者赌债,或者不良嗜好的低收入群体和大学生。

这部分人的一大特点是,不仅收入低,并且对于欲望控制和资金管理是没有任何概念的,他们追求的就是消费的快感,最讨厌的就是延迟满足感。

所以他们一旦沾上现金贷,钱来的简单,欲望可以立刻满足,立马就会大量消费,然后继续借贷,多头借贷,最后以贷养贷。

2016年7月,我对行业做过一次多头负债排查,现金贷人群的平均贷款数量为3家;2017年1月,这个数字是15家;2017年7月,这个数字是,22家。

2017年9月,这个数字是,32家。

借款人的多头负债正严重恶化,很多人已经实质性破产了,因为收入连每月的利息都覆盖不了,要是被哪家拒绝下款,立刻负债链就会爆炸。

但奇迹的是,没有爆炸。

因为各大公司,都发现了现金贷的暴利,而自己原有的生意,和高利贷比,简直是过家家的玩具。

于是千军万马转高利贷,巅峰时有将近300家上市公司以各种形式参与了高利贷,更别提各个中小公司,互联网公司了。

他们的野蛮涌入,给那些原本要爆仓的底层人民续上了命,也给那些坏账即将爆发的公司,接了盘。

大家继续玩下去,但是流量的价格被炒了起来。

一个现金贷有效带看客户的成本,从15元涨到35元涨到150元,口袋理财关联的XX白卡,最高时开到了300元,放一笔赔一笔,就靠续贷赚钱。

而各路贷款超市,某X60等,就是那个时间节点起来的,他们赚的盆满钵满。

05

转折发生在2017年底,某公司上市。

某公司上市其实就是吃了这一波现金贷的红利,早期他们的学生贷业务被认为不合规,差点完犊子,靠着高利贷续命,不仅赚到了钱,还成功上市,市值一度剑指百亿美金。

然后他们遭遇质疑,其老板在公开采访时口述“不催收,就当做慈善”,在整个行业乃至全国,引起轩然大波。

一个做高利贷的,还敢这么公开装,简直是穿了品如的衣装。

然后监管突然出手,某店股价崩盘,整个行业开始逃亡。

这个时间节点时2017年11月。

做贷款的人都知道,年底时,要缩量,因为还款日会在春节里,用户不容易及时还款;并且以蓝领工人和农民工为主的贷款,很有可能他们节后就会换个城市,所以年底要缩量。

监管加强配上年底缩量,外加某公司公关事件的影响,导致很多借款人纷纷决定成为老赖不还钱,整个行业立刻开始了大逃杀。

由于现金贷行业用户多头借贷和以贷养贷行为严重的特点,所以一旦债务链上的公司开始缩贷,那么不止是借款人要炸,一条债务链上的所有公司,都要跟着炸。

所有公司都开始疯狂催收,提前收款,坚决不再下款。

史称高利贷第一次大溃败。

就在这么一个大家都在舍命狂奔的时间节点,有2家公司刚成立了现金贷部门,开始大量放款,把自己从P2P中积累的数十亿资金,拿来放款。

从11月开始,到18年1月,整整3个月,大开粮仓,为整个现金贷行业接了盘。

这2家公司,一家叫团贷网,一家叫草根。

他们不仅自己没有靠现金贷补上P2P的口子,反而又在里面赔了几十亿,他们的命运,从那一刻就注定了。

剩下的只是什么时候死。

06

时间来到2018年,现金贷死灰复燃。

经过了第一次大溃败后的各大高利贷公司,纷纷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就是自己放的款,本质上不是放给借款人的,而是放给那些给借款人下款的高利贷公司的,他们才是自己的接盘侠。

所以为了降低风险,要做的应该是,再缩短贷款周期,再降低金额,或者是,收高额砍头息。

只要自己周转足够快,最后借款人财务奔溃,谁快,谁赚得多,谁讲道理,谁死。

然后这样一款产品就诞生了,1000元借款,到手只有只有700元,7天后要还1100元。

史称714高炮。

各大P2P高利贷公司纷纷转行为做714高炮,年化利率可以做到1000%以上,净利润可以做到每月40%,即使是坏账高达50%,依然有得赚。

然后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就开始了,各家公司的债权在那些底层群众的身上流转,跑得慢的就是死。

那些没来的及反应过来,还在做10000元,12期或者5000元6期,或者3000元3期的公司,面对714高炮的降维打击,根本挺不住。

贷款端的坏账扛不住了,资产端的P2P就只能跑路。

从2018年4月唐小僧跑路开始,一年时间有数百家P2P跑路,因为资产端出现了及其严重的问题,口袋理财就是因为转型不及时造成了大量亏空。

草根没能挺过去。

只有那些狠心714的P2P公司,才能活下来。

那些大公司,看到714这么赚钱,想到现金贷的甜头,又过来舔了,这次一起来的,还有上一波现金贷浪潮中各大公司的中高层管理者,他们纷纷下海,打算在714中捞一波。

然后比第一波现金贷浪潮更大的浪潮来了,我管这个叫野狗年代,因为这些公司都是野狗,爬在底层人民身上无尽的贪婪吸血。

这个时候,一个典型的高利贷借款人,身上背负的714高炮,已有大几十甚至上百家,永远也还不清了。

这个过程中,大量的社会事件爆发,18年一整年,高利贷的各种负面新闻就没有断过。

大家表面不说,但依然在赚钱,在收砍头息,在拼命磨牙吮血。

团贷网和口袋理财,以及很多家在现金贷上赔空了的公司,靠着714高炮,开始回血,开始疯狂打广告,筹集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