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经济变化老鸭村里看安居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3 16:40:48

经济变化老鸭村里看安居


“这里为什么叫老鸭村,先辈们早年用一只老鸭换来这块地方。当时只有土坯房、漏风墙。”站在村部停车场的平台上,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老鸭村党支部书记熊寿青指着周围起伏的山峦和山脚下美丽的村庄,感慨万千:“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记者在老鸭村放眼望去,雾霭笼罩青山,山路平整蜿蜒,河水流过田舍。“这不就是城里人向往的山野乡居嘛!”听到记者感叹,熊寿青提议:“带你们去看看真正的‘民宿’!”

老鸭村曾是岳西县的深度贫困村,地处大别山腹地,距离县城41公里。而“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岳西县又曾是首批国家重点贫困县。2018年8月8日,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岳西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这“穷中之穷”之地的“民宿”,到底怎样?

行走在从村部通往嫩园组的山路上,伴着哗哗流淌的嫩园河水声,熊寿青忙着介绍:“这是我们村最早的一条硬化路,2014年以前只通了一部分,你看现在,都可以会车了!”

说话间,到了熊寿青家。漂亮的两层小楼临着路和河,很是舒适便捷。听记者夸他家小楼,熊寿青的话匣子打开了:

“我从16岁开始盖房,已经盖过5次房。第一次是1980年。我全家9口人,几十年就住在一间半土房子里。我是长子,那时候已经包产到户了,肚子填饱,就想住得宽敞点。全家忙了两年时间,终于盖起5间土坯房。”

“1985年,我是村里的民兵队长,当时我们组织了义务助耕队,哪家有困难就去帮忙。村里金声换家老房子倒了,当年,大家帮老金家盖了土坯房。”

“到1986年,家里因为承包地有了些积蓄,兄弟又都到了要结婚的岁数。所以,我在叔叔的老屋基础上翻盖了5间新式的砖瓦房,用上了钢筋。哪知道2005年9月,遇到台风‘泰利’,灾后大修,我算又盖了一次房。”

“2008年,我们搞驾驶培训赚了点钱,决定翻盖房子。这次是砖混结构,更结实了,分上下两层,都装修了。”

记者沿路继续上行,又见一个漂亮小院,院里花坛、水槽、大树各安其所,很是别致。这是储贻训家。储贻训曾经是道义中学的校长,今年82岁,耳不聋,眼不花,“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家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有个茅棚就不错了。我们嫩园组是改革开放以后才真正好起来,村里第一次盖房的热潮是1979年至1981年,我们组那时有50多户人家,差不多有20户都新盖了房。后来农业税取消了,种粮不仅不交税,国家还给各种补贴,2008年至2011年又掀起第二次盖房热潮,我们组又有十几户翻盖了房子,都是砖混小楼。我家这房就是2008年盖的。要说发展最快还是这几年,2014年水泥路都修到家门口,2016年饮水工程让大家用上了自来水。”

老校长所说不假,变化最大的还是这几年,尤其是贫困户。

62岁的熊艳丰是村里的贫困户,2017年从村里最远的茶园组易地搬迁到村部所在的髙枧组,住上了宽敞明亮还带后院的两层小楼。记者到熊艳丰家时,他人不在。

“他是村里保洁员,肯定就在附近扫地呢!”村民告诉记者。果然,不一会儿,瘦瘦的熊艳丰穿着保洁服回来了。开了门,只见一楼大厅窗明几净,厨房整洁宽敞。熊艳丰对新房显然很满意。

“收入够装修吗?”记者问。

老熊咧开嘴笑了:“装修花了2万元。家里有3亩多茶园,一年有4000多元收入,我干保洁工作,一个月1300元,再加上每年养两季蚕,收入还可以。过去,我老两口慢性病一年要花七八千元,现在有了各种保障,2000元足够,支出减少了很多。”

据了解,2014年以来,老鸭村共实施危房改造76户,建设高枧、嫩园两个扶贫集中安置搬迁点,对25户居住分散的贫困户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彻底消灭土坯房,老鸭村村民不再有“住”的窘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