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A股史上最可耻财务造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1 20:31:53



A股史上最可耻财务造假



今年年初以来,A股市场一片火热,成交量迅速放大,吸引了大量投资的参与。在A股大涨之际,个别上市公司不规范的行为破坏了市场的整体氛围和投资者的信心。《光说·知否,知否?应是牛肥熊瘦》系列为您讲述A股市场若干典型的案例,帮助您学习如何鉴别上市公司的违规操作,避免在投资中“踩雷”。



说到A股上市公司造假,蓝田股份是绕不开的话题,也是老股民心中永远的噩梦。


曾被冠上“农业上市第一股”、“农业神话”等头衔的蓝田股份,因刘姝威的一篇区区600字短文而泡沫破裂,最终走下神坛,公司退市,老总锒铛入狱。


至今依然令人难以相信,这家1996年上市的蓝田股份,自踏上中国股市开始就充满了“造假”。当其上市3年后证监会宣布其“虚假上市”时,震惊之余,人们更为惊讶地看到蓝田及其最高层瞿兆玉仅仅是被警告和罚钱了事。


然而此后,蓝田的业绩神话(业绩造假)还在继续。


直到2001年的10月,一份600字的报告揭穿了蓝田股份连续5年的“业绩神话”。


两个月之后,因涉嫌提供虚假财务信息,瞿兆玉的继任者、蓝田董事长保田等10名公司管理人员被拘传,而此前改任中国蓝田总公司总裁的瞿兆玉也接受了有关部门的调查,并最终锒铛入狱。


2002年,宣告了蓝田神话彻底破灭,并于次年退市。


2001年10月,时任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的刘姝威正在写一本题目为《上市公司虚假会计报表识别技术》的书。正当她在为书中内容寻找案例之时,蓝田股份撞到了她的“枪口”上。


蓝田的一则公告“公司已接受中国证监会对本公司有关事项进行的调查”引起了刘姝威的注意。对蓝田的财务报告进行分析后,她发现,2000年蓝田的流动比率(流动资产/流动负债)已经下降到0.77,净营运资金已经下降到负1.27亿元。


在会计学中,通常认为流动比率应保持在2以上,而一旦该数据降至1以下,则说明公司的偿债能力出问题了。作为参照,贵州茅台2015-2017年的流动比率分别3.2、2.4和2.9。2018年前三季度的流动比率为3.0。在此期间,贵州茅台的股价则从180多元的价格一路上涨到800元上方。


根据极差的财务指标,刘姝威认为,蓝田已经失去了创造现金流的能力,在一年内难以偿还流动债务,有1.27亿元的短期债务无法偿还。蓝田股份完全是在依靠银行的贷款维持生存——它是一个空壳!


据此,刘姝威写了一篇名为 《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的600字报告传真给了《金融内参》编辑部,两天之后顺利刊发。


《金融内参》是中国人民银行下属《金融时报》的内部刊物,报送范围只限于中央金融工委、人民银行总行领导和有关司局级领导,刊物属于机密级。这份报告也摆上了国内各大银行最高层的桌面。


此后,蓝田神话破灭的大幕徐徐拉开。


蓝田神话


被誉为 “中国农业第一股”的蓝田股份,上市5年来,历年年报的业绩都在0.60元/股以上,最高时更是达到1.15元/股。即使在1998年遭遇了特大洪灾后,其每股盈利也达到了0.81元。


靓丽的财报,使得蓝田股份股价自上市后一路飙升,从1996年上市之初的2.14元一路上涨至1999年最高的22.31元,涨幅超过了10倍。


年报显示,公司业务收入的98%来自农副水产品收入和饮料收入。农副水产品主要指的是桂鱼、鲤鱼、草鱼等淡水鱼类,和中华鳖、青虾以及莲子、莲藕、菱角、茭白、莼菜等水生植物。饮料则是出现在各个广告媒体上的野莲汁、野藕汁、蓝田矿泉水等。


当年,为了拉升股价,蓝田编造了一系列的故事,比如:


故事一:白捡的“第一桶金”


洪湖盛产一种淡水龙虾,当地人不吃,蓝田以极低价格收购来。每六斤活虾出一斤冰虾仁,冰虾仁的出口价为20元/斤。而整个成本仅靠虾壳等副产品加工后的饲料销售收入就可全部抵消,20元是纯利。


故事二:一只鸭子=两台彩电


蓝田所产的鸭子品种为“青壳一号”,只需散养在洪湖里,吃小鱼和草根,而且一只鸭子一年产蛋高达300多只(比普通鸭子高出一倍以上)。同时鸭蛋个大味美,价格奇高(有报道称每只鸭蛋的平均纯利为0.4元)。原公司董事长瞿兆玉曾骄傲地说,蓝田“一只鸭子一年的利润相当于生产两台彩电”。


故事三:亩产3万元


蓝田股份与中科院水生物科学研究所共建的农业产业化科技示范基地,通过对渔场的改造,将传统单一的粗放养殖变为名特优新品种的立体养殖——“水面有鸭,水里有鱼,水下有藕”,形成一条自给自足的生物链。据瞿兆玉称,一亩水面一年的产值可以达到3万元。


不过,蓝田编造的业绩神话也是漏洞百出。比如,2001年中期未分配利润高达11.4亿元,蓝田却只在2001年6月进行过一次每10股派1.6元的分红。此外,2000年公司销售收入18.4亿元,而应收账款仅857.2万元,这明显不符合行业的常识。在公司业务往来中,先拿货后付账是非常常见的事,因此,按照财务常识,一家年产值近20亿的公司,应收账款应该远不止区区几百万。


对此,蓝田解释称:“上门提货的客户中个体比重大,因此‘钱货两清’成为惯例,应收账款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较低。”不过,这样的解释并未能打消市场的质疑。难道年产近20亿元体量的公司,主要的客户群体都是自己上门付现金提货的散客吗?


恐吓


在刘姝威的文章发表后不到一个月,中国蓝田集团总公司总裁瞿兆玉及副总裁陈行亮来到她的办公室,指责称由于她的文章,全国所有银行停止了对蓝田的贷款。


瞿兆玉甚至说:


“中国证监会调查蓝田的时候,银行都没有停发贷款,但是一位领导在你的文章上签字了,所有的银行都停发贷款了,我的资金链断了,我们都快死了!”


此后不久,刘姝威接到了法院的传票,蓝田股份诉其名誉侵权。甚至,她还收到来历不明的四封恐吓信,信称 “(2002年)1月23日是你的死期”。


神话破灭


在刘姝威揭开蓝田股份造假面纱之后,蓝田股份股价直线下挫。2001年10月,该股股价连续出现3个跌停板,从11元迅速下跌至8元一线。



随着媒体和监管部门的关注,蓝田股份及其高管终于落入法网。


2002年1月12日,因涉嫌提供虚假财务信息,瞿兆玉的继任者、董事长保田等10名公司管理人员被拘传。而此前改任中国蓝田总公司总裁的瞿兆玉也接受了有关部门的调查。同时,蓝田股份股价再度出现4个跌停,从6.5元跌至4.3元。



此后不久,2002年4月,蓝田股份被强制停牌,并于一年后退市。


2003年5月2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向蓝田股份(彼时已更名为ST生态)发出了终止上市的通知,A股史上最大财务造假股终于退市,其董事长瞿兆玉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