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政策 > 正文

葵花药业豪门情仇:前妻索要2.5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01 14:17:48



葵花药业豪门情仇:前妻索要2.5亿



乾隆九年,清政府为了巩固空虚的东北边疆,开始陆续派3000户在京闲散旗人,到拉林地区屯垦戍边,建立了32个旗屯。

由此诸多满人在拉林地区定居繁衍生息。其中,有一部是镶蓝旗瓜尔佳氏。

瓜尔佳氏本是“满族第一氏族”,清朝时从后庭的嫔妃夫人到前朝的文武大臣,都有瓜尔佳氏的一席之地,《延禧攻略》中大火的“尔晴”便是此氏族,被称为满族“第一美人”,最后嫁给了军机大臣傅恒。

瓜尔佳氏入关后因崇敬三国英雄关云长,便大多冠以汉字姓氏“关”氏。被称为“京圈格格”的明星关晓彤亦属于瓜尔佳氏,知名港星关之琳也是瓜尔佳氏后裔。

除了在娱乐圈风生水起之外,瓜尔佳氏在商界也有大鳄存在。知名OTC药企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是其中一位。

关彦斌发迹后,不止一次到北京“朝帽胡同”的旧址拜谒,三百年前,瓜尔佳氏正是在此地告别京城北上。

只不过,昔日威风赫赫的先祖们血性张扬,驰骋疆场。如今彰显血性的却是“用钝器”伤害发妻的家庭恩怨。

01

百亿药企养成记

普罗提诺说,人类处于神与禽兽之间,时而倾向一类,时而倾向另一类。有些人日益神圣,有些人变成野兽,大部分人保持中庸。

当一个身价数十亿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被以“涉嫌杀人”之名逮捕时,你大抵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人性之中反复无常的极端。

4月29日,葵花药业前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杀人案件再起波澜。

葵花药业公告称,关彦斌所直接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被法院冻结。原因有二:第一,关与前妻张晓兰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有2.5亿元资金尚未支付。第二则是两人的儿子,关童骏抚养费纠纷。

自4月10日媒体爆出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公安机关逮捕后,这家本以“葵花”品牌在中国儿童药市场享有名声的药企,便陷入了舆论漩涡中。

虽然葵花药业在事件发酵后迅速声明称,“双方当事人均无大碍”,力图淡化这场风波,但依旧疑点重重。

既然双方无事,为何警方一开始会以“涉嫌故意杀人”提请逮捕关彦斌?关彦斌和妻子张晓兰本已和平分手,为何又再起争端?

事件发生后,市界走访了葵花药业的发迹地五常和关彦斌的妻子张晓兰出生地沈阳,辗转联系了多名相关当事人,试图还原这场豪门恩怨的真实始末。

黑龙江省五常市,以绵软芳香的大米闻名全国,另一个让其骄傲的便是知名OTC药企葵花药业。在五常,有一条“葵花大街”,葵花集团旗下的公司在这条路的周边密布。

五常的老人们大多对葵花药业和关彦斌的白手起家史如数家珍。从砖厂、塑料厂再到葵花药业,五常人眼里的关彦斌无往不利,钱权兼备。

关彦斌的创业故事本该让人听之沸腾励志,成为年轻人的范本,但人性自古复杂多面,圣人亦常有爱恨悲秋,每一个不同的角度都能对同一人做出不同结果的评判。

关彦斌的父亲关金凯是五常市双桥乡公社的党委书记,1970年,关彦斌高中毕业后,在父亲的安排下去了供销社工作,这在当时是金饭碗,一个16岁的小孩儿能在销社工作,供销社的老人们啧啧称奇,感叹关彦斌“门子够硬”。

后来关彦斌的屡次转折点,都让人惊呼“门子硬“,诸多看似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最后总顺利完成。

关彦斌在供销社嫌“金饭碗”太乏味,跑去当了四年空降兵,拼上老命,也只混上了个班长,带12个兵,和统帅千军万马的老祖宗比不了。

复员后,关彦斌被挑到五常县二轻局当团委书记,之后又决然扔了金饭碗,下海做起了砖厂。但砖厂始终是个落后的生意,因为偶然间看到当地农民对于农膜的需求,他最终决定搞个塑料厂。

五常塑料厂是关彦斌通向舞台中心的起点。

在五常塑料厂发迹的过程中,有两个关键过程除了用“门子硬”外,很难用其他理由解释。

第一是在决定做塑料厂时,关彦斌靠全体砖厂员工集资的5000元,竟然就买到了哈尔滨六厂生产农膜的旧设备。这个价钱在当时虽然听起来不少,但也远远难以达到购买生产设备的标准。

第二则是在什么都靠批条的计划经济年代,“聚乙烯”这种重要的工业化工原料基本上会被大厂垄断。但是关彦斌却从黑龙江省化轻公司拿到了珍贵的100吨聚乙烯批条,在随便转转手价格就能翻倍的年代,这像给刚成立的五常塑料厂送钱。

在一本记述关彦斌创业史的书《悬壶大风歌》中对这两件事做了一些解释:买到哈尔滨六厂的设备是因为关彦斌掏出来的5000元钱都是五角、一元、两元的零钱,感动了哈尔滨六厂的负责人。

而得到聚乙烯批条是化轻公司经理听了关彦斌的创业故事后,被其热血和精神打动,所以“省”出来100吨。

这种“精神”胜利法,屡屡在关键节点发挥奇效,不得不让人称奇。

五常的一位熟悉关彦斌的老村民告诉市界:“关彦斌这人聪明得很,跟五常市的官员们关系很好”。

能够取得最重要的资产——葵花前身“五常制药厂”,关彦斌当时也是打败了实力更为强大的哈尔滨三乐源公司。

三乐源本来是市政府敲定的五常制药厂最合适的买家,却突然跳出个实力更弱,还是做塑料厂的关彦斌,在诸多的质疑声中取得了五常制药厂的购买权。

关彦斌游说理由简单:肥水不应流外人田,“与其找一个城里的普通人,不如找一个敦厚的正经人”,以此打动了市委,最后赢得人生的最大机会。

后来五常制药厂改名葵花药业,一跃成为五常市乃至黑龙江的龙头企业。

研究清楚政策风向,取得稳固的政府支持,是后来关彦斌走向更大事业的深刻认知。

在葵花药业高管团队中,吸纳了五常市多名下海的官员,以及在银行系统、甚至黑龙江省司法厅、财政厅任过职的人。

市界在葵花药业的招股书中发现,其“董监高”人员中,张权曾在五常市委任职,弟弟关彦玲曾任五常市委老干部局主任,刘天威曾任职于五常市常堡乡财政所,赵连勤曾任黑龙江省司法厅干部教育处副处长,常虹曾任黑龙江省财政厅科研所调研员。

出色的营销手法,牢靠的政府关系,葵花药业本应是一个典型的商业故事范本,但偏偏悄然上演了一场让人大跌眼镜的家庭伦理剧。

02

“净身出户”的真相

这场悲剧的受害者是关彦斌的前妻张晓兰,关彦斌的第二任妻子。

张晓兰履历光鲜,家境殷实,1984年从沈阳军区陆军总医院转业,后到沈阳市机关工作,其在沈阳市和平区的住址曾是沈阳市交通厅的家属楼。

1998年,关彦斌对五常制药厂进行收购改制时,张晓兰出资10.49万元,持股比例为0.76%,那个时候万元户都是一件稀罕事。

葵花药业成立后,张晓兰嫁给了关彦斌。因为两人在结婚之前各自有一段婚烟,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宋萌萌便是张晓兰跟前夫所生的孩子,关彦斌的养子。

张晓兰离婚后,宋萌萌被带到关家。

关彦斌的第一任妻子名叫马丽华,目前接班葵花药业的关玉秀、关一姐妹都是关彦斌和马丽华所生。

在离婚还不常见的年代里,关彦斌跟“大老婆”离婚,娶张晓兰的事,一度弄得尽人皆知。

在当地人的眼里,张晓兰是以第三者的身份,拆散了关家的家庭。

不过无论如何,这对夫妻在当初结合的时候,都颇为不易。

曾接近关彦斌的代石磊(化名)告诉市界,“早期葵花药业创业的时候,他们夫妻俩关系很好,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很恩爱”。在他眼里,“张晓兰大方又漂亮,业务能力也很强,是关彦斌事业的重要支柱”。

张晓兰跟关彦斌组建的新家庭,2008年添了一个小儿子名叫关童骏,当年张晓兰已经49岁。

从4月29日的公告中可知,两人离婚时关童骏的抚养权应该为张晓兰所有,而关彦斌支付抚养费。关彦斌尚剩余6000万元抚养费尚未支付。

另据代石磊表述,“关彦斌跟张晓兰离婚,有可能跟小三有关系”。多位葵花药业员工证实,关彦斌与某位女员工的私密关系,在公司里大家都有耳闻。

市界走访获悉,这位员工亦是有家室的人。

2017年7月,相伴20载的关彦斌和张晓兰的婚姻破裂,正式宣布离婚。当月12日晚,葵花药业连发几则公告,披露关彦斌、张晓兰离婚一事,并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由此前夫妻二人变为关彦斌。

当时,关彦斌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权比例为21.99%。按当时的股价,价值约为33亿元。如若按照正常夫妻离婚程序,张晓兰与丈夫离婚后,将会获得约16亿元的财产,跻身中国女富豪之列。

但结局让人大跌眼镜。

根据当时披露的《股份分割协议》,张晓兰不仅没有“瓜分”关彦斌所持股份,连自己持有的葵花药业股权,其也一并给了关彦斌。

张晓兰的“慷慨之举”在法律上并无不妥,却超出了一般的情理认知。当时媒体都惊呼张晓兰为“中国好妻子”“视金钱如粪土”。

但从葵花药业最新公告来看,这份离婚协议背后实则存在着巨额的资金交易,而关彦斌尚有2.5亿资金未对张晓兰支付。

市界在当地走访了审理此案的大庆市检察院,对方回复称,案件正在调查之中,不方便透露任何消息。

除了夫妻之间可见的感情和财产纠葛,关家特殊的家庭关系组成,也为这场矛盾暗暗埋下伏笔。

03

泾渭分明的资产分配

葵花是极为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关彦斌的妻子、父母、兄弟、女儿都曾在公司任职。

这种错综复杂的家庭关系,势必涉及到利益分配问题。

关彦斌对两个女儿极为重视,二人均极早进入葵花集团内部历练。大女儿关玉秀先后担任葵花药业采购部和广告部职员、财务总监助理、重庆分公司总经理、唐山葵花总经理,在葵花系7家公司中担任法人代表,出任10家公司的高管。2019年1月,关彦斌退居二线后,关玉秀接任葵花药业董事长一职,掌舵葵花。

二女儿关一出生于1982年,就读长江商学院EMBA,历任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广告部副总经理、市场管理中心总经理。2019年1月,出任葵花药业总经理。

反观张晓兰带来的儿子宋萌萌,虽持有葵花药业少量股份,但从未染指关彦斌的核心资产——葵花药业的任何要职。其主要从事地产和医药投资业务。

一家名为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中,宋萌萌担任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而持有该公司95%股权的控股股东——沈阳子健商贸有限公司,由宋萌萌持股55%。

在辽阳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关彦斌持有40%股份,宋萌萌持有15%股份并担任董事和总经理,张晓兰也曾持有股份并担任监事。

在本溪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关彦斌持股59%,宋萌萌持股20%并担任董事。

丹东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由关彦斌担任董事长,香港胜美投资有限公司是这家公司的唯一股东,而香港胜美由宋萌萌全资所有。

上述的地产公司都在天眼查上有多起纷争预警,所以宋萌萌看似囊括了不少葵花集团的产业,但并未进入公司的核心。

关彦斌虽并未公开表达身后子女的继任分配,但这种资产分配方式下,谁是中心,谁是边缘昭然若揭。

外人一眼就能看穿的东西,张晓兰和宋萌萌自然感受得更加真切。

这种矛盾像是从角角落落积聚的毒素,突然有一天便集中爆发,没有任何良药可医。

“身价数十亿的上市公司老总””财产纠纷”“钝器伤人”“涉嫌故意杀人”,你可以极尽想像矛盾爆发那一瞬间的情境,理智被吞噬,什么夫妻情分、患难与共,都在滚烫的欲望和被时间消磨殆尽的耐心中变得脆弱不堪。

夫妻作为世间最亲密的关系,如若不是天堂,那便只能是地狱。

市界获知,张晓兰及其家人此前已经在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对关彦斌提起了诉讼,关彦斌2019年1月29日被大庆公安提请逮捕,在取得张晓兰儿子宋萌萌的“谅解”后被保释。

这家人的对话,要开始靠法律程序了。

关彦斌同族的人听说关彦斌的事情后,觉得很震惊,对市界表示:“他看起来不像是这么冲动的人。”

他们眼里的关彦斌一直应该是睿智、和蔼、正气的,做的事情也是救死扶伤,他们家家都备着葵花的药,那是关彦斌的功绩。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里帮助无数学生的“葵花助学金、奖学金”,五常市红旗乡耸立的“葵花希望小学”......都在表达着这个人对世界的善意。

村民们还向市界透露了另一个小细节,关彦斌从小就喜欢犬,只要条件允许就养犬,葵花药业成功后,关彦斌痴迷于养藏獒,曾在2003年深入藏区,寻找接近无人地带的藏獒。2004年,他在塑料厂旁边建起啸天藏獒园,成为黑龙江养藏獒第一人。

关彦斌曾对媒体说,“我喜欢藏獒临危不乱、傲视群雄、藐视一切的王者气度”。但在和张晓兰的纠葛中,关彦斌哪还有什么临危不乱,王者气度。正如《但丁密码》中有一句话,人类最残暴的罪行都是以爱之名,但这都不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