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28376亿元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5 17:53:50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28376亿元


4月宏观数据全面弱于预期。国家统计局今日公布的4月宏观数据显示,4月工业、消费、投资增速全部回落,其中4月消费增速创2003年6月以来的最低值。


面对这一形势,应该如何破解?业内人士建议,积极的财政政策需要进一步释放效力,在稳增长、稳就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定向支持力度,加大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支持,提升市场信心。


今年1-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0%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586亿元,同比名义增长7.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1%,以下除特殊说明外均为名义增长)。从前4个月情况看,2019年1-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28376亿元,同比增长8.0%。


消费增速显著下降,无论是名义增速还是实际增速都创2003年6月以来的最低值。其中,名义增速从8.7%下降至7.2%,实际增速从6.7%下降到5.1%。


汽车类消费持续负增长,对消费增速形成拖累。从名义增速看,2018年最大的拖累项汽车,增速从-4.4%收窄到-2.1%,但难以对冲其他项的放缓。


此外,公布增速的15个限额以上批零行业中,除汽车、金银珠宝、文化办公用品外,其余12个行业的销售增速都在回落。其中,受前期商品房销售面积放缓的影响,建筑及装潢材料类出现近10年来首次负增长,家具、家电类产品消费增速也有下降。


从生产端来看,工业增加值增速从8.5%下降到5.3%。虽然工业增加值增速比上个月显著下降3.1个百分点到5.4%,但比1-2月高0.1个百分点。三大门类中,制造业是最主要拖累,其增加值增速为5.3%,回落3.7个百分点。


“开工旺季错位导致的高基数、4月开始的制造业增值税税率下调使得部分生产和采购被提前到3月,都在拖累4月的工业增加值增速。”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说。


而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刘学智看来,4月工业增加值回落属于正常现象。“今年3月工业产出极不寻常的跃升难以维持,由于终端需求没有明显改善,难以消化上游基础产品。汽车、移动通信设备、工业机器人产品出现明显的负增长。”


从投资表现看,投资增速近8个月首次回落,主因是制造业投资增速下降。


2019年1-4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155747亿元,同比增长6.1%,增速比1-3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从环比速度看,4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0.45%。其中,民间固定资产投资93103亿元,同比增长5.5%,增速比1-3月份回落0.9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增速也在放缓,缓解民企融资难、制造业减税降费的各类政策,目前来看效果还有待发挥。 ”李奇霖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4月制造业投资增长2.5%,增速回落2.1个百分点,这一增速是有统计以来的新低。


“一方面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贸易摩擦加重带来外需走弱压力,与出口相关的制造业投资预期减弱;另一方面受国内终端需求不足的影响,汽车、船舶、电器机械和器材等制造业投资负增长。”刘学智表示。


从房地产投资看,2019年1—4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34217亿元,同比增长11.9%,增速比1—3月份提高0.1个百分点。1—4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42085万平方米,同比下降0.3%,降幅比1—3月份收窄0.6个百分点。1—4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52466亿元,同比增长8.9%,增速比1—3月份提高3个百分点。


刘学智认为,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上升到11.9%,是拉动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力量。“投资主要依靠房地产带动,但继续依靠房地产的空间逐渐收窄,不具备可持续性。”


不过,邓海清则认为,到4月为止,房地产却持续超市场预期,反而成为托底中国经济最重要的因素之一。“2019年房地产不仅没成为拖累中国经济的因素,反而成为了经济稳定的关键。从目前的销售、开工、到位资金、库存来看,房地产或仍将托底中国经济企稳回升。”


“积极的财政政策需进一步释放效力、货币政策加大定向支持力度”


4月宏观经济预期全面低于预期,市场悲观情绪再起。对此,经济学家邓海清直言,悲观预期依然是过度关注经济数据的单个月波动,更应当关注经济数据累计同比和长期趋势。


对于长期中国经济的表现,邓海清认为,中国经济在2019年会出现周期性回升,但是这是一轮温和复苏,经济大幅回升的基础并不具备。


“与以往不同,过去经济回升一定有大幅加杠杆的主体,例如2009年的全面加杠杆、2012年地方政府加杠杆、2016年的居民地产加杠杆,而这一轮符合政策的加杠杆主体是小微,但小微与以往历次加杠杆主体有较大不同,传导效率较低,且对经济是慢变量。”邓海清说。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对目前的经济形势提出了建议。


“从5月高频数据看,经济动能依然偏弱。”李奇霖建议,在重提结构性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需要财政政策发力,通过减税降费来稳消费和稳制造业投资。


刘学智持有类似的观点。他表示,近期内外需求走弱风险加大,经济存在下行压力,需要继续采取逆周期宏观政策,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积极的财政政策需要进一步释放效力,在稳增长、稳就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定向支持力度,加大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支持,提升市场信心。”刘学智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