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新一轮金融开放将带来更大溢出效应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1-21 19:49:02

新一轮金融开放将带来更大溢出效应


“中国新一轮金融开放会给全球金融体系和全球经济带来外溢性影响。”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日前在北京出席第二十四届中国资本市场论坛时指出,中国银行业总资产居全球第一,债市、股市规模均位居全球第二位。中国无论是直接融资还是间接融资都已经成为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新一轮金融开放不只是中国自己的事,更要重点关注中国金融开放的溢出效应。同时,要厘清政府职能应发挥的作用,厘清商业银行和影子银行在开放中的角色定位,更积极稳妥有序地推进开放进程。

新一轮金融开放具有多重目标:一是希望通过金融开放支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构建中国现代金融体系,从金融供给侧的角度推动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要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在开放进程中促进市场监管与国际接轨,提高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更好地管控开放进程中的金融风险;三是希望通过开放进一步提升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在引进大量外资机构和投资者的同时,推动国内的金融机构“走出去”更好地融入国际市场。

新一轮金融开放是由资本市场的开放引领的。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基金互认带来跨境资金流动规模的快速上升。随着内地金融市场进一步对多种类型投资者开放,市场互动会不断提升金融系统的稳定性。

鄂志寰表示,在前期开放成果的基础上,未来,股票市场还需从制度上、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开放程度,包括完善跨境资本流动渠道以及监测、监管安排,与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配套,进一步完善股票市场风险管理工具等。

中国债券被纳入多个主要国际债券指数将带来上千亿美元的资金流入,进而改善债券市场投资者结构。为挖掘债券市场开放空间和潜力,要进一步完善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基础设施建设,丰富债券市场金融工具和交易机制,完善资金双向流动的配套政策。

“人民币国际化可以作为金融市场开放的新抓手。”鄂志寰表示,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与金融市场的发展密切相关,需要进一步推动金融市场的供给侧改革,为人民币国际化营造更好的外部环境,构筑一个相对合理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体系。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涂永红表示,中国金融开放的重要标志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截至目前,人民币的全球使用率仍十分有限,与中国的经济地位不相匹配。未来在资本市场有序、渐进式开放的过程中,要同时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要培养一批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中资机构;以债券为核心,大力发展国际人民币资产管理市场;拓展发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服务“一带一路”和全球的功能;强化汇率预期管理,使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上保持基本稳定。

因香港人民币存款由2013年年底的1万亿元跌至2019年11月底的6000亿元,有舆论据此判断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出现了倒退。“这是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误读。”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谈到,从境外人民币存量减少这一个维度并不能全面准确地衡量人民币国际化的情况。此前因为内地股债市场有管制,境外投资者持有配置人民币资产主要是海外人民币存款和购买人民币计价债券等。2015年后,境外投资者可以直接进入在岸人民币市场进行资产配置。据世界银行统计,境外投资者持有的人民币资产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超过六成的资产占比由人民币存款和贷款转变为人民币股票和债券。实际上,境外投资者持有的人民币金融资产绝对规模是在上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