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央行最新报告传递四大信息!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1-16 19:40:21

央行最新报告传递四大信息!


《报告》对于CPI判断、实施好稳健货币政策的具体思路等表述,均较上一期报告发生了明显的调整。

信息一:警惕通胀预期发散

众所周知,货币政策与物价关系密切。

2019 年以来,CPI由年初不到2%的水平逐步走高至10月份的 3.8%;PPI则从4月份0.9%的年内高点逐步下探至10月份的-1.6%。央行是如何看待的?

——CPI 同比涨幅走高,结构性特征明显,要警惕通货膨胀预期发散。

——PPI 低位运行,通常反映工业需求偏弱,但近几个月 PPI 同比降幅扩大主要是受基数效应影响,并不意味着存在显著的工业品通缩压力。

《报告》判断,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总供求大体平衡,不存在持续通胀或通缩的基础。

《报告》提醒,猪瘟疫情等造成的供给冲击尚需一定时间平复,短期内消费物价仍面临上行压力,需持续密切监测动态变化,警惕通胀预期发散。

对于未来一个阶段,《报告》判断,进入 2020 年下半年后,翘尾因素对PPI的影响将小于2019年且更加稳定,CPI受食品价格上涨的冲击将逐步消退,两者间的差距有望趋于收窄。

信息二:加强逆周期调节,缓解局部信用收缩压力

基于以上判断,货币政策会如何操作?

首先,从《报告》表述看,稳健货币政策的基调不会改变。

《报告》尤其指出,货币政策保持定力,主动维护好我国在主要经济体中少数实行常态货币政策国家的地位。

其次,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要加强。

上一期报告指出“适时适度进行逆周期调节”,本期《报告》已经调整为“加强逆周期调节”。

具体而言,增强调控前瞻性、针对性和有效性,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变化及时预调微调,精准把握好调控的度,加强预期引导,警惕通胀预期发散。

也就是说,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需要稳定经济主体的通胀预期。

《报告》同时指出,继续平衡好总量和结构之间的关系,从供需两端夯实疏通货币政策传导的微观基础,缓解局部性社会信用收缩压力。

记者观察到,此前常出现的“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的表述并没有出现于《报告》中,而是增加了“妥善应对经济短期下行压力”。进一步印证了,在当前“六稳”的大局下,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力度会强化。

信息三:拟从四个维度确立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指标

《报告》还透露了两份重要文件的最新进展情况。

制定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一直是央行计划中的工作。今年4月公布的《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规章制定工作计划》中明确,拟在今年制定的规章有7项,其中包括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规定。

《报告》称,央行正会同相关部门,制定《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拟从规模、关联度、可替代性和复杂性四个维度确立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评估指标体系,明确评估方法和流程,择机发布名单,并提出附加监管要求。

此前《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已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报告》表示,目前央行正在根据各方意见,对办法作进一步修改完善。办法遵循宏观审慎管理理念,以并表监管为基础,对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行为及风险进行全面、持续、穿透监管。

信息四:现阶段我国央行扩表是“收紧”,缩表是“放松”

前期,我国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变化引起市场广泛关注。《报告》特意用专栏的形式详细讲解,中国人民银行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结构存在较大差异。

一方面,中国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主要反映了央行和银行之间的关系,资产端以外汇储备和对银行的债权为主,负债端则以对银行的债务和现金为主。

另一方面,中国实施常态货币政策,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作为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发挥了重要作用,这导致中国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变化的效果与美联储明显不同。

2002-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虽然扩表,但由于法定准备金率提高,冻结银行体系流动性,使银行可用资金减少,对银行贷款创造存款行为施加流动性约束,货币政策操作是“收紧”的。对冲被动增加的外汇占款后,货币政策总体上是稳健的。

2015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增速明显放缓,结构调整较大。中国人民银行通过中期借贷便利(MLF)、抵押补充贷款 (PSL)等工具弥补外汇占款下降的资金缺口,同时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对冲银行因存款增加而需要补缴的法定准备金。

《报告》解释,降准操作并不改变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只影响负债方的结构。但考虑到降准是政策效应较强的操作工具,央行同时会减少逆回购、MLF 等操作以保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银行也可能根据经营需要减少对中央银行的负债,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会出现增速下降或收缩的情况,因此近期中国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环比收缩主要出现在降准的当月或次月。

但长期看,下调法定准备金率的货币政策操作放松了银行贷款创造存款行为的流动性约束,在信用收缩的背景下起到了对冲作用,使货币条件总体保持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