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康得新至少3公司实控人被刑拘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3 10:03:20



康得新至少3公司实控人被刑拘



据张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最新消息称,2019年5月12日,康得集团董事长、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早在2月12日,康得新(为便于表述,下文均采用康得新作为简称)公告称钟玉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仍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及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5月10日,康得新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表示,目前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


就在11日,易会满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上表示,上市公司大股东和董监高必须牢牢守住四条底线。第一是不披露虚假信息。二是不从事内幕交易。三是不操纵股票价格,四是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对照这四条底线,上市公司要认真开展自查自纠,对于问题严重拒不整改或者整改不力的,证监会将综合运用监管措施行政措施,追究公司特别是大股东、上市公司董监高实控人的责任。


10亿债券违约引爆康得新财务地雷


原本是白马股标杆的康得新首次爆雷,是今年1月15日晚间,康得新公告称,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18康得新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约10.4亿元),已构成实质违约。但康得新2018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账面货币资金约150.14亿元,现金余额高达143.13亿元。手握巨额现金却无法支付10亿的短期债务,外界对此感到不解。


1月21日晚间,康得新发布公告称,因公司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公司股票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自1月23日开市起,公司简称由“康得新”变更为“ST康得新”。


1月23日,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2月12日,康得新公告称钟玉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仍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及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4月30日,康得新发布了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一季报,同时,由于年报被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6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


在年报发布当日及之后,独立董事及董事会秘书随即辞职。


公告显示,对康得新2018年年报表示无法保证内容真实准备完整的董监高包括三名独立董事、1名副总裁、2名董事、3名监事(含职工监事)及董事会秘书,合计共10人。


在董监高异议声明部分,杨光裕、张述华、陈东三名独董对公司账面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122.10亿元存款提出强烈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曾经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我们从任职的第一天起就反复要求管理层采取一切手段弄清这笔存款是否存在,但很遗憾至今才启动投诉程序,并准备进行诉讼”。


此外,独董们对康得新子公司对外签订的一系列委托采购设备协议同样提出质疑:“为什么要委托采购而不直接采购?为什么要预付这么大一笔资金,这还叫预付款吗?合同中为什么没有约定交货日期?预付款项后对方一直没有交货,前管理层为什么没有采取措施?”


在一系列质疑之下,在年报发布当日,康得新披露了独立董事陈东的辞职报告,称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


5月6日晚间,康得新再次公告称,董秘杜文静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一切职务。杜文静的异议点在于:1.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被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2.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尚无结论。


122亿存款“不翼而飞”:集团“现金管理”迷雾重重


事情源于康得新4月30日发布的年报,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1.50亿元,同比降低22.38%;利润总额3.43亿元,同比降低88.24%;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81亿元,同比降低88.66%。年报中同时称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


然而,瑞华会计师事务对这份年报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无法判断上述银行存款期末余额的真实性、准确性及披露的恰当性。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核对了相关的网银记录,显示余额与公司财务账面余额记录一致,但银行回函显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09亿元。


针对122亿元现金真实性的问题,深交所连发两次关注函。在康得新的最新回复中,披露了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以下简称“西单支行”)签订的《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根据这份协议,康得投资集团与康得新的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因此,康得投资集团有机会从其自有账户提取康得新账户上拨的款项。康得新表示,目前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为什么账上显示有122亿元存款,账户实际余额为0呢?这“归功”于这份协议的一项一项奇葩约定,“呈现余额管理”。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协议中有这样一项约定,“甲方及成员单位理解并同意,呈现余额将作为有权机关对其账户查询、冻结、扣划的依据。”也正是因此,虽然康得新账上是“零余额”,但根据协议能显示出上百亿的资金!


关于这份神协议,具体请戳?:*ST康得披露“神协议”!实际余额0元,查询时却显示百亿!称无法确定资金是否被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


康得新(002450)于2010年7月上市,Wind行情数据显示,康得新股价曾在2015年5月25日触及高点68.12元/股(未复权),随后股价总体呈现下跌趋势,最新股价收报4.07元/股。Wind统计数据显示,在2017年11月,康得新市值一度逼近千亿元,最高时达942.66亿元,而目前其市值仅剩144.11亿元,缩水超8成。


康得新实控人被刑拘 近1月内至少3公司实控人被刑拘


从其一季报来看,大股东康得投资持股24.05%,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两家公募机构,分别是天弘基金持有3813.3万股以及华富基金持有3981.2万股。


康得新实控人被刑拘 近1月内至少3公司实控人被刑拘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季度,著名牛散沈沧琼新进成为第十大股东,持股2229万股。据公开资料显示,沈沧琼生于1973年,杭州余杭区人,在2000年只是余杭临平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普通护士,后辞职,沈沧琼先后多次参与了上市公司的非公开发行申购,成为网络上众所周知的股市名人,早在2010年左右身价即已达到5亿。


此外,陆股通和中央汇金公司于一季度双双退出前十大股东,躲过一劫。


易会满: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必须牢牢守住四条底线


5月11日,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召开,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出席会议,并作了题为《聚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夯实有活力、有韧性资本市场的基础》的演讲,详细谈及上市公司监管问题。


易会满在演讲中表示,上市公司大股东和董监高必须牢牢守住四条底线。第一是不披露虚假信息。二是不从事内幕交易。三是不操纵股票价格,四是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易会满表示,对照这四条底线,上市公司要认真开展自查自纠,对于问题严重拒不整改或者整改不力的,证监会将综合运用监管措施行政措施,追究公司特别是大股东、上市公司董监高实控人的责任。


在谈及上市公司监管时,易会满表示,提高违规成本是核心举措,要推动证券法、公司法、刑法修改和相关司法解释的出台,创新执法手段,研究优化公开谴责、有奖举报等制度机制,加大审计力度,增强监管的震慑力,让做坏事的人必须付出代价,让心存侥幸的人及时收手。


雷霆出击打击不手软


据金杜研究院公布的《2018年上市公司刑事犯罪报告—概要》报告统计,2018年共计74家上市公司涉及78起刑事犯罪,其中包括17家上市公司因他人犯罪行为成为被害人,剩余57家上市公司,涉嫌构成刑事犯罪的不乏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高管人员以及相关子公司。在涉刑的74家上市公司中,涉刑的华东地区上市公司占比最大,几近三分之一;其次是华北地区上市公司,占比超过四分之一。东北、华中、西北及西南地区上市公司涉及刑事犯罪比例较低,主要原因可能是前述地区上市公司整体数量偏少。


在犯罪类别上,已经检索到的78起上市公司涉及刑事犯罪中,除其中2起上市公司未明确公告涉及罪名情况,剩余76起刑事案件可以分为9类,分别是安全类犯罪、环境类犯罪、集资类犯罪、交通类犯罪、职务类犯罪、经营类犯罪、网络类犯罪、诈骗类犯罪以及证券类犯罪。整体来看,发生率最高的案件仍属诈骗罪案件和职务类案件。


今年以来,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发布控股股东、实控人、高管等涉嫌刑事犯罪的公告。


5月7日,恺英网络(002517)《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失联的进展公告》


公告表述:2019年5月6日,公司收到王悦先生的家属送交的《告知函》,其家属称近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王悦先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4月27日,大智慧(601519)《关于公司控股股东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公告》


公告表述:2019年4月26日,公司董事会获悉,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张长虹先生因2016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2016]88号)涉及事项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接受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