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管理 > 正文

“网约车鼻祖”Uber上市破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1 16:58:02



“网约车鼻祖”Uber上市破发



近日陷入司机罢工风波的共享出行巨头Uber(优步),终于如期在美国东部时间5月10日于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UBER”)挂牌上市,开盘价报42美元/股,受美股市场行情拖累较发行价45美元下跌6.67%,市值超725亿美元。

Uber上市被市场视为美股年度最大IPO。有分析师认为,Uber正在利用它的平台提供更多的服务,可能在未来创造更多的规模经济,是其IPO定价的重要影响因素,但收入与增长仍然承压。

据报道,得益于Uber的员工持股计划,数百位Uber中国前员工在上市前夕就已经进入庆祝阶段,有前员工在社交网络上晒出Uber发来的信息,称持有未兑现的股票期权或增值分红。

软银持股16.3%成最大赢家

今年4月,Uber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申请文件,发行1.8亿股股票,定价45美元/股,IPO主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公司。Uber公司表示,将从此次发行中获得的净收益用于营运资金,运营支出和资本支出等方面,“我们也可能将部分净收益用于收购或投资于业务,产品,产品和技术,但目前尚未就任何重大收购或投资达成协议或承诺。”

招股书显示,软银愿景基金旗下的SB Cayman 2 Ltd.、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标杆资本、基金管理公司Expa-1(Uber联合创始人旗下)、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为Uber前五大股东,发售前合计持有43.8%的股份(如下图)。

其中,软银在2018年1月以77亿美元入股Uber,成为最大股东,持股16.3%,按照725亿美元的估值测算,软银所持有的股份市值近118亿美元,高出入股时40亿美元。软银集团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通过持有Uber股份获得了38亿美元的估值收益。

对于软银而言,投资Uber是其在交通出行领域的重要“落子”,此外其还投资了滴滴出行和东南亚打车平台Grab等出行企业。据报道,就在4月,Uber曾宣布其自动驾驶部门获得来自软银、丰田等公司的10亿美元投资,令该部门估值上升到72.5亿美元。

有投行分析人士对南都记者提到,Uber在2018年上半年出售了一系列业务,如出售东南亚业务、与竞争对手合并俄罗斯业务,业务重心已从打车逐渐转移,通过自动驾驶、共享单车、电动滑板车和外卖完成公司业务扩张。Uber通过这一系列动作获得比竞争对手Lyft更高的估值。

Uber与Lyft均面临扭亏考验

Uber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就在上市前夕,据外媒报道,Uber和竞争对手Lyft均遭遇了全球多地司机抗议不公平就业条款、收入低而罢工的局面。Lyft日前公布的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一季度亏损超过11亿美元,导致股价大跌,加上近期全球股市跌宕等一系列不利因素,此前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上述因素会给Uber的IPO带来较大压力、拉低其发行价。

事实上,Uber的业绩本身也不尽如人意。Uber招股书显示,2018年Uber总收入112.70亿美元,增幅放缓,总成本及开支达143.03亿美元; Uber的净收入为9.97亿美元,2017年则亏损40.33亿美元;2018年调整后的EBITDA(息税前利润)为负18.47亿美元,2017年为负26.42亿美元;2016~2018年运营亏损合计超过100亿美元(如下图)。

与Lyft不同的是,Uber选择了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避免在纳斯达克同台竞争。不过,从近期披露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出,出行两大巨头在扭亏的巨大压力下可谓“难兄难弟”。

Lyft公司首席财务官Brian Roberts在财报电话会上回答投资人关于“何时收窄亏损、实现盈利”问题时表示,核心业务强化带动了营收增长,Lyft一季度贡献利润率有所提升,且调整后EBITDA亏损率为27.8%,相比去年同期的60.1%有较大改善,还通过自动驾驶和小型摩托车等投入优化业务、创造长期股东价值,“2019年是公司的亏损高峰年,之后将减少并逐步实现盈利。”

有资深股票分析师认为,Uber正在利用它的平台提供更多的服务,可能在未来创造更多的规模经济,是其IPO定价的重要影响因素,据其估计,Uber和Lyft最早可能在2022年实现盈利,而Uber具有更大优势,因为它还拥有营收快速增长的餐饮外卖业务(Uber Eats)。美国战略资询机构D.A. Davidson对 Uber 的态度较为谨慎,给出了中性评级和53美元的目标价,认为Uber的收入增长与“不确定”的盈利路径以及利润率萎缩的风险相互抵消。

除了亏损问题,Uber在招股书中坦承,市场竞争激烈、营业费用大增、平台对司机的吸引度下降、各地的监管趋势加强和合规运营成本的加大、安全把控难度大、新技术和产品研发投入前景难料、高素质人员的流失等等,都将影响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前景。

为上市减少补贴,司机罢工要求降低抽成

南都记者注意到,对于一家打车业务占总营收超过8成的企业而言,司机的角色直接影响着平台公司的经营状况。Uber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第四季度,Uber平台共有9100万月活跃用户,完成了15亿次出行服务;平台上有390万名司机,自2015年以来,司机总收入超过了782亿美元;2017年推出小费支付功能,到2018年12月31日,司机们累计获得小费12亿美元。

Uber方面在招股书中强调,“司机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关键的、差异化的优势”。招股书同时提到,“从历史上看,对公司转化率(净收入占预订量的百分比)影响最大的是司机的收入。我们通常通过调整司机激励额度来管理我们的转化率。”在可能面临的风险方面,Uber公司坦言,“如果我们无法吸引或维持关键的司机、消费者、餐厅、托运人和运输公司等群体,平台对用户的吸引力将会降低,从而对财务状况或前景产生不利影响。”

外媒报道称,就在Uber公司IPO前夜,英美等国家地区成千上万出租车司机罢工走上街头,要求获得工作保障和合理的收入,希望平台对车费抽成设定上限(抽成减至15%),有司机透露,Uber对外声称司机平均时薪可达18.65美元,但有独立调查机构报告显示实际平均时薪甚至不到8美元(约为人民币54元)。

对此,有分析师认为,Uber的招股书并没有披露招募司机或用户的成本、司机留存率多少、激励机制如何影响司机收入等问题的整体分析,投资者了解程度有限,令市场聚焦盈利能力这个风险因素。有观点认为,Uber的运营支出多源于对司机的激励性补贴,为了减少亏损、顺利上市,Uber不得不减少补贴调整司机抽成,这也成为了司机罢工的一大原因。

南都记者梳理Lyft和Uber招股书发现,双方对司机的抽成比例均超过了20%,Lyft在2018年第四季度平均抽成为28.7%,Uber2018年费率抽成达到22%。相比而言,国内滴滴出行网约车业务平均抽成在19%左右,都仍在亏损,滴滴网约车公司执行总裁陈熙称,滴滴需要从之前的融资中拿出一部分来弥补亏损,“作为一家企业,这种状态无法长期持续”,“实际上,亏损仍是整个网约车行业的普遍现象。”截至2018年9月30日,Uber对滴滴的持股比例为15.4%。

Uber方面日前表示,截至2019年5月8日,已经达成和解协议解决绝大多数司机的索赔问题,“我们预计,和解协议向司机支付的总金额,连同律师费,将在1.46亿~1.7亿美元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