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国企 > 正文

国有企业处于竞争性领域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14 17:59:46

国有企业处于竞争性领域


国有企业在非竞争性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并且大部分成长迅速,经济效益良好,通常是“钵满盆盈”。原因通常被认为是垄断+高价。但是仍有部分国有企业,特别是一些省属国有企业处于竞争性领域,其效益通常是不好的,有的被认为是僵尸企业,却接受着国家的大量补贴等。由于国有企业的存在,美国拒绝承认中国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美国对于中国的指责大量是针对中国的国有企业。国内也有一些所谓“国进民退”的压力和令人吃惊的“私营经济撤离”等奇谈怪论。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明确提出,未来国有企业改革将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但如何管资本呢?这就是我所做研究的背景。


我主要想讨论两个问题:第一,国有企业如何适应竞争型的市场经济?第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国有企业到底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一、国有企业如何适应竞争型的市场经济


尽管我们说很多竞争型国有企业是失败的,但是也有成功的,典型案例就是沈阳机床集团。沈阳机床集团的成功,决定因素很多,其中一个就是领导干部是长期不换的,董事长至少已经有十年了,2006年有一位中央领导直接对他说,小关你小子跑不了,你必须开发数控系统,结果一开发就是十多年,而且他清楚地认识到引进技术之路走不通,必须要靠自主研发,持续大手笔投入,砸了11个亿,有十多年长期的耐心等待。这意味着一个适合竞争型市场经济的企业,必须是追求长远利益的。现实中,既有无数的民营企业倒闭,也有竞争领域内的国有企业健康成长,这意味着所有制与是否适合市场经济很可能无关。


一个企业能否适应市场经济,主要是由企业的行为所决定的。在经济学教科书中,人们通常假定企业所追求的目标为利润,这是不是在告诉我们一个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企业才是适合市场经济的?然而,利润有长期和短期之分,这两种不同的利润绝非可以互补,恰恰相反,在很多情况下,它们是相互矛盾和相互排斥的。例如为了追求短期利润最大化,人们就有可能不进行研发等等。而一个适合市场经济的企业,其行为目标一定不是追求短期利润,而必须是追求企业的长期利润。


我国的国有企业干部任命制度造成了国有企业只追求短期利益。目前我国的干部培养和选拔制度基本上可以说是政企不分,一会儿当县长,一会儿当厂长,一会儿当总裁,一会儿当市长。这样一种选拔制度尽管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和干部,然而是以损害企业利益为代价的。在这种情况下,企业领导所追求的目标自然是仕途,比如说一个周期是6年,我6年以后就走,所以这6年之内能不搞研发就不搞研发,能减少支出就减少支出,所以追求短期利益就自然而然成了经济活动的目标。像沈阳机床集团那样连续10年的等待,投入11个亿的研发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我认为一种可能的改革方法就是按现代企业制度治理原则,执行政企分开。首先,董事会成员按出资比例由出资方委派,这样,国有企业的董事会毫无疑问是由政府部门的出资方委派。企业总裁等高管实行市场化招聘,招聘后不再进入国家干部体系。高管负责企业的日常运营,制定企业的长期发展战略和公司章程等。董事会负责聘用和解雇企业高管,审定企业章程和长期发展战略等。董事长仍为体制内干部,一般同时兼任党委书记,在特殊情况下要求企业执行国家战略等。此种情况下,企业总裁等高管必然会把企业的成长当成自身长期的终生事业和仕途来经营,所以必然会考虑企业的长期利益。与此同时,由于董事长等董事会成员仍然属于体制内的干部,因此企业仍牢牢掌握在国家手中,以便必要的时刻执行国家战略。这种干部体制改革也体现了国家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的思路。


二、市场经济在哪些方面存在缺陷


在讨论市场经济条件下,国有企业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之前还需要回答一些关键性的经济学的命题,那就是:市场经济为什么或者哪些方面是有缺陷的?


在西方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世界里,市场经济被认为是完全竞争型的市场经济,从而是完美无缺的。完全竞争市场最主要的假设是,厂商无权决定自己所要生产的产品的价格。然而,当厂商无权决定自己产品的价格时,价格到底是由谁来决定的呢?经济学家们试图用一只“看不见的手”来进行搪塞,瓦尔拉斯则直截了当地用拍卖来描述价格的调整和决定过程。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阿罗和德布鲁等又根据瓦尔拉斯的拍卖模型,对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进行了建模和数学论证,使得均衡、市场出清和帕累托最优等描述资源分配的各种最优状态一一得到了严格地论述。

然而完全竞争市场毕竟是构建出来的,尽管在历史的长河中,也许有过昙花一现,但当前的市场经济绝非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也正因为如此,作为资源分配的调节机制,市场往往不能有效地分配资源。市场经济的失灵主要体现三个方面:一是,在非竞争领域,因经济活动所具有的外部性,通常导致失灵;二是,在竞争性领域,市场作为资源分配的一种调节机制往往也是失灵的,由此会给经济体带来无休无止的波动、萧条、危机和高通胀等,最后常常不得不由政府出来进行干预;三是,市场经济的失灵同时也体现在创新和市场的巨大不确定性和风险上。


对于非竞争性领域由外部性所造成的市场失灵大家都能理解。那么,为什么在竞争性领域市场在资源分配上也会失灵呢?新古典经济学在论证市场在资源分配上的有效性时,通常强调价格的调整作用,由于这种调整被假定在拍卖市场上完成,从而必然是直接及时和有效的。然而,当离开拍卖市场,进入真实的、非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时,价格调整的功效必然会大大减弱。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认为,一旦企业自行制定价格,由于调整成本的存在,价格的调整必然是缓慢和具有黏性的,从而价格调整的功效将被大打折扣,只能是一种弱稳定机制。


此外,经济体内除了价格调整这一弱稳定机制之外,还存在着多项非稳定机制以破坏经济的稳定:一是企业的顺周期行为,即哈罗德提出的著名的刀刃问题;二是明斯基的债务不稳定机制;三是资产价格。


为什么市场经济的失灵同时也体现在创新等未知领域上呢?有研究表明:一个创新项目从最初投资进入的设想阶段起,在进入商业化之前,其存活的概率仅为6.66%,如果再考虑商业化的风险,存活的概率则更小。由于创新领域所面临的巨大的不确定性,大量的企业都会望而却步,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和保障,企业少有意愿去进行投资,特别是前期的研发。然而当发展中国家进入中等收入阶段时,如果没有自主研发和技术进步,经济将无法走出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的存在本身也意味着仅仅依靠市场机制,发展中国家的自主研发型的技术突破将极为困难,从而很有可能走不出中等收入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