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国企 > 正文

广州浪奇120亿营收净利仅3300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09 20:31:39



广州浪奇120亿营收净利仅3300万


      上市26年,广州浪奇(000523.SZ)仍未能摆脱超低净利率之困。

  去年,广州浪奇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严重背离现象再现,其营业收入高达119.74亿元,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下同)只有3329.2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0.22亿元。

  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如此严重背离,于广州浪奇而言已久矣,且呈现逾甚之势。

  2010年,广州浪奇实现营业收入12.88亿元,净利润0.15亿元,扣非净利润0.11亿元。到了2017年,其营业收入一路劲增至118.11亿元,成功破百亿,而其净利润也仍只有0.40亿元,扣非净利润0.19亿元,基本上没什么增长。

  盈利能力奇低与其产品超低利率密切相关。

  广州浪奇前身是1959年成立的广州油脂化工厂,1993年在深交所挂牌。不过,60年历史的日化企业,上市26年来,经营业绩一直欠佳,扣非净利润从未达到5000万元。这期间,公司产品净利率长期处于低位,2011年以来连续8年低于1%。

  严峻的形势还在于,去年,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存货合计高达44.56亿元,占总资产的63.07%。当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4.76亿元,同比下降152.90%。负债也持续攀升,今年一年度资产负债率高达73.35%。

  持续盈利能力较弱,面对广州立白、蓝月亮等同业挤压,国资控股的广州浪奇,将何处何从?

  营收与净利长期背离

  广州浪奇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背离现象日趋严重。

  广州浪奇近日披露的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9.74亿元,同比增长1.38%,净利润3329.22万元,同比下降16.71%。

  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走势相反,而且,接近120亿元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只有可怜的3000多万元,二者背离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实际上,广州浪奇净利润极低由来已久。

  1993年,广州浪奇上市之时,营业收入5.38亿元,净利润就有0.38亿元。1994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超20%增速,但从1995年开始到2000年,营业收入降至4.49亿元,而净利润连续6年下降,2000年只有243.25万元。

  不过,从2001年开始,除了2009年微降5.89%,广州浪奇迎来了营业收入长达17年增长,营业收入从4.49亿元增长至118.11亿元,增长了25.31倍。与之相比,净利润相形见绌,2002年亏损1.16亿元,2003年至2008年游走在亏损边缘,基本上是微利。2009年至2017年,在震荡中微升,从0.10亿元增长至0.40亿元。

  扣非净利润方面更为难看,2000年至2017年的18年间,除了2014年达到0.41亿元外,其余年度基本上不赚钱,多数时候在数百万元至3000万元以内。

  上述经营数据显示,营业收入大幅增长,净利润几乎是原地踏步,增收增利特征十分明显。

  增收不增利与产品综合毛利率、净利率极低密切相关。2001年之前,广州浪奇产品综合毛利率从11%左右上升至26.33%,随后毛利率回落至20%以内,2011年之后,毛利率迅速回落至个位数,2017年低至2.82%。

  同期,公司销售净利率更低了,2011年至2018年连续8年低于1%,2018年低至0.28%,历史上,净利率最高的是在1994年,也只有8.38%。

  备受关注的是,近年来,随着市场竞争加剧,日化行业毛利率整体不高。在广州立白、蓝月亮挤压之下,广州浪奇几乎是大幅压减民用,发力工业。工业日化的毛利率同样奇低。

  跨界并购屡屡败北

  面对难看的经营业绩,广州浪奇也曾有过努力,只是没有什么效果。

  广州浪奇也筹划过几次并购,试图以此提振业绩。

  根据公告,2013年7月26日,广州浪奇与江苏中冶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出资1.98亿元收购后者所持有的琦衡农化25%股权,成为琦衡农化第二大股东。公司由此一脚踏进农药领域。

  备受质疑的是,当时的高溢价收购。琦衡农化100%股权评估价值为8.01亿元,相对净资产2.01亿元增值率高达297.87%。而在2013年一季度,琦衡农化净利润只有209.98万元。

  交易对方承诺,2013年至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631.63万元、2577.23万元、2874.84万元、3501.99万元、3977.54万元。

  质疑很快被应验。琦衡农化未能兑现业绩承诺,如2014年,其利润实现数为2058.06万元,业绩完成率为79.86%。不仅如此,2016年,琦衡农化还爆发2亿元货款拖欠事件,被中小板公司九九久告上法庭。

  出人意料的是,去年9月,公司再次筹划收购其25%,价格为2.03亿元。

  2014年,广州浪奇试图追热点通过收购进入环保领域,只是因为标的资产不能满足收购条件而放弃。

  2016年,广州浪奇第三次收购。这一次,围绕日化主业展开。当年9月,其以720万元收购了南海添惠持有的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东奇化)24%股份。此前,公司已持有标的35%股权,交易完成后,持股比升至59%,成为其控股股东。

  目前来看,这笔收购勉强算成功。控股广东奇化后,公司借助该平台实现产业链上下游整合,以互联网技术手段提高产业链运作效率,提升化工仓储物流的信息化水平。

  只不过,加大对奇化网和工业板块业务的建设,广州浪奇增加人员配备等费用投入增加23.18%。去年,广东奇化净利润仅为768.64万元。

  去年7月,公司玩了一次大手笔,拟作价6.18亿元向大股东收购百花香料97.42%股权;华糖食品100%股权。而此前,公司终止通过发行股份收购智盛惠州、天津天智和江苏盛泰三家标的事项。

  公司最新公告显示,上述收购事项稳步推进,华糖食品已经成为其全资子公司,百花香料仍在办理相关手续。

  只是,这些收购能否达到预期,仍然存疑。

  备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工业大麻为二级市场热点,近期,广州浪奇也跟着一头扎了进去。4月30日午间,公司公告称,其孙公司广州奇化与龙麻生物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就有关工业大麻在日用化学品领域应用达成战略合作。

  同在这一天,深交所闪电问询,一口气提了7个问题,涉及公司开展该项业务的可行性。

  资产负债率三连升超73%

  频频追热点进行产业拓展的广州浪奇不仅未能实现盈利能力大提升,反而是资产负债率急剧上升。

  2016年,广州浪奇资产负债率为57.20%,2017年、2018年为61.77%、73.21%,今年一季度再次上升至73.35%。

  去年,是广州浪奇近年来货币资金最多的一年,达到7.39亿元,相对于短期债务,依然不充足。截至去年底,公司短期借款为13.33亿元。到今年一季度末,货币资金减少至5.95亿元,短期借款增加至14.05亿元。

  负债攀升导致吞噬净利润的财务费用不断增长。去年,公司财务费用0.86亿元,较2017年的0.59亿元增长45.76%,今年一季度,财务费用为0.30亿元,同比增长42.86%,2017年一季度,财务费用为732.99万元。

  备受关注的是,伴随着营业收入增长,虽然净利润没有什么增长,但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存货增长极为迅猛。

  截至去年底,广州浪奇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31.95亿元,较上年26.42亿元增加5.53亿元,较2016年的19.82亿元增加12.13亿元。

  增长幅度最大的是存货,去年底,存货余额为12.61亿元,较上年的3.50亿元猛增了9.11亿元,增幅高达260.29%。今年一季度,存货继续攀升至16.81亿元,同比增长1018.03%。

  截至今年一季度,上述两指标合计值为46.67亿元,占当期71.38亿元总资产的65.38%。

  由于上述两指标值居高不下,也导致公司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2016年以来,广州浪奇经营现金流持续流出,流出金额分别为6.95亿元、1.88亿元、4.76亿元,去年,其净流出金额同比下降152.90%,今年一季度,现金流净额为212.69万元,同比下降94.04%。

  正因为上述二者高企,因此产生的资产减值不菲。去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为0.16亿元,较2017年的0.10亿元增长60%。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浪奇仍在大规模并购,实施后,公司负债水平将再次攀升,将加剧公司财务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