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要闻 > 正文

瑞银如何征服了全球一半的亿万富翁 熊掌好吃吗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8 11:23:43

瑞银如何征服了全球一半的亿万富翁 熊掌好吃吗



Sergio Ermotti(安思杰)

2011年11月之前,安思杰(Sergio Ermotti)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交易员。11月,安思杰被任命为UBS瑞银的临时CEO,当时的瑞银,仍然处于金融危机的漩涡之中,亏损23亿美元,可以说是一个“烂摊子”。而现在,全球超过一半的亿万富翁,都在瑞银有理财业务。瑞银的成功转型,远远离不开安思杰。

他淡化了公司的投行和资产管理业务,专注于建设全球最大的财富管理机构。由此而产生的稳定性和可信度,使得瑞银华丽转身,成为投资者心中最好的欧洲银行。在与彭博的采访中,安思杰谈到了自己的战略眼光,未来十年科技将会如何影响银行,以及瑞银独特的监管体系。

Q: 你的职业生涯开始于交易员。那么如果作为一个交易员的话,你怎么看现在的市场?

A: 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你是个交易员的话,你需要改变头寸。你希望更迅速,尽可能敏捷的改变你的想法和头寸。然而,当你运作一个银行或一个大型投资组合时,就不是那么快了。你需要有更加长远的眼光。今天,作为一个交易员,一个投资者,以及一个银行的CEO,我的感觉是,目前承担风险的风险调整后回报是多少?答案是没有。而且我必须承认,几年前我应该想到这一点。当然,我对于风险、回报的认知,以及获得的奖励的看法有所改变,但现在人们的感受是,我会不会在几年后错失这样的环境?如果我过于谨慎,我很有可能错失这样的环境。所以我今天的态度是,我宁可去承担机会成本。我认为,展现可持续发展和硬实力,以防市场情绪出现变化,会为我们带来更多的长期价值,而不是短期收益。

Q: 我们抛开别的不谈。在你成为银行家之前,你有没有想当个滑雪运动员或足球运动员?

A:那时在瑞士,你可以18、19岁就上大学,然后成为一个体育老师。所以当我15岁完成中学时,我就想,好的,那么我上大学之前需要做些什么呢?那么,最实际的就是到银行做学徒,增进对会计、财务的了解。当我完成之后,我就开始搞体育。我从没想过我会一直留在银行。

Q:当你找第一份工作的时候,你考虑到哪些因素?

A:Cornèr Bank是由一个人创立,但是由一个家庭所有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经历,因为那种银行的感觉跟一个大型的由外部机构经理作为股东拥有的银行是不同的。

Q: 你什么时候决定留下来的?

A: 几个月后。那时我在证券部门,银行为客户执行订单,买卖股票和证券,就在外汇部门旁边。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银行业务。我觉得自己正在有不同的看法。我需要面对新闻的影响。那时候,彭博终端还不存在,但是我们每天都会被影响金融市场的消息轰炸。所以我开始想,“嗯,好像也没有那么无聊”。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到一个大型证券公司当交易员。

Q: 你最大的突破是什么?

A: 1987年,美银美林希望我开始瑞士资本市场业务。当时我27岁。事后看来,我很幸运,能从头开始创业。我的意思是,从零开始,甚至没有办公室,只有一个空间,里面用几堵墙分隔开不同区域。我们决定把墙拆除,我也不得不从买桌子开始购置一切,同时也包括雇人。

Q: 你是如何做一个经理的?

A: 我开始在管理中用与交易类似的决策方式。我认为我并不总是需要100%的信息来做出决策。我认为这一直都适用。

Q: 曾经与你合作的人都描述了同样的特征:你用直觉填补信息差距。

A: 尤其是当你在处理一个需要点速度的情况时。但是当一个决策更具有战略性时,我不怎么同意这一点。我永远不会用直觉来为公司做战略性决策。

Q: 但听起来你好像基本上只学习了商业策略。

A: 学习,或者说塑造吧。更多的是学习生态。当你了解生态系统时,你必须搞清楚如何做预期,如何保持前列,如何保护你的公司,以及如何增长利润。当你在某个地方,以某种方式学到了某种东西,你的决策过程就会与之相适应。学习不一定是通过正式的教育或读书,在工作的过程中你也会学到很多,而且你总会惊讶于原来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学到了这么多。

Q: 作为经理人,你做的最艰难的决定是什么?

A:我第一次大的升职是去伦敦,然后把我做过的事情再做一遍。在任何行业中,你是通过上下的变动实现升职的。而想进行下一个上下变动之前,你需要水平移动,并且不要再做一个专业的人。你必须要认识到,做一个好的专业人士并不意味着你会做一个好的经理。我提到了我在苏黎世的创业,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要去关掉我一手创建的一大部分业务。从情感的角度来看,学会杀死你亲近的也是很重要的。当你需要与跟你长期共事的人进行艰难的对话时,你会发现这并不容易。你必须意识到,事情已经改变了,学会继续前行。

Q: 你做到了最高处,又回头看,说,“这不是未来的样子”,你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

A:这是关于思考即使在今天的瑞银,什么是对公司和大部分员工有好处的事。当你雇佣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很难让每个人都开心。希望在转型的时候不犯任何错误是不切实际的。当我们推进策略时,我知道我应该对基本分析做更多更精确的工作。在等待六个月来获得更多细节,和在事情泄露、人们开始产生抗拒心理之前就开始转型之间,我需要找一个权衡。我知道我有足够的信息可以采取行动。我可能不能第一天就找到完美的模型,但我需要在过程中逐渐修正那些不合适的部分。我不希望转移话题太多,但是这对于监管来说是有效的——即无法认识到对改变的需求。

Q: 这是什么意思?

A: 我认为,政治家和监管机构在处理金融危机方面做得很好。他们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但是他们也犯了一些错误。人都会犯错。但是现在,因为他们太担心人们指责他们犯错,他们很可能会不去解决那些错误,他们就被自己绑架了。人们很容易想,哦我的天,我犯了一个错误。是的,你是犯了一个错误,但同时你也做出了10个正确的决定。无论你是商人还是政客,你需要认识到,你犯错了,并且同时要做一些事情来弥补或改正他。想把所有事情都做对是不可能的。

Q: 近期,许多大型企业都受到了严格审查,其中的一些是您的客户。是什么让你安心与海航集团接触并处理其所有权问题?

A: 不谈具体细节的话,我们相信,我们对于我们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以及如何做这件事,都有权衡,来为公司所做的业务背书。如果没有,我们会采取补救措施来纠正这个情况。我们在亚洲的经验和关系都是比较广的,在亚洲我们的标准与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是一样的。

Q: 有很多人说,欧洲的银行太多了,应该进行整合。有没有什么组合可以让一个银行变得很有竞争力?

A: 我认为非常有意义的一个方面是整合后台流程来创造价值。许多传统的并购都是成本导向的。在我们的行业中,你可以做很多事来确保低成本,同时又不带来负面的协同效应、业务问题或股东问题的。

Q: 有什么例子吗?

A:一个“实用”的概念,可以在不引发前端或者股东问题的情况下,带来整合的好处。一些股东不希望结构发生变化,但是愿意利用协同效应。但我相信未来,一些整合也会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我相信监管机构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很明显,现在欧洲的情况不是欧洲所需要的。

Q: 我们谈谈科技吧。你认为三年内,行业会发生什么变化?

A: 当然,肯定会跟今天不一样了。我必须告诉你,最终我完全相信,银行业的战场不是在前台。战场是在后台。金融服务行业尚未开发出更为全面的价值链共享,这是不可理喻的。这一部分是因为我们比其他行业受到的监管更多,但也是因为盈利。这是这个行业第一次经历了这么长期的去杠杆化和收缩。

Q: 那么到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科技方面有什么变化呢?

A:当我们回顾三年、五年、十年之前,你将意识到,这变化有多么大。但我并不认为,我们会以一种让人觉得破坏性的方式来经历这些变化。想想十年前我们是什么样的。发生了太多变化。你看不到它们,当然,是因为我们一直都在其中。在过去10年的科技变化的影响,跟未来10年科技变化的影响应该是差不多的。这不会是宇宙大爆炸,这将是非常渐进的。但你需要做的更快、更高效、更精通。目前你可能只服务50个客户,但是未来你可以以更加复杂的方式服务超过100个客户。所以我相信需要在这方面继续投资。技术将会帮你降低成本,但你也需要重新投入很多来保持你的技术水平。

Q: 当你在公司走一圈,由于技术的变化,你认为10年后有多少人的工作会发生改变?

A: 我要说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看到,在我们这个行业,人员缩减很多。我觉得能够留下的职位都是非常有用的。如果你跟流程型企业的人谈这个问题,他会告诉你,人员将会缩减50%。不是5%,也不是10%,可能是一个居中的数字,比如25%或30%。在瑞银,我们雇佣了不少人,几乎95000人,包括合同工。你可能会看到缩减30%,但是工作将会变得更为有趣,人类的智慧将会对于提供服务至关重要。我完全相信,我们的工作和这个行业将依然会是非常有趣和充满挑战的。

Q: 什么样的人才会留下?

A: 将来取得成功的人,是头脑灵活,可塑性强,并且可以快速学习的。当然你需要具备基础的知识,但是头脑的灵活性是游戏的关键。

Q: 所以,如果你决定要离开这个位置...

A:或者被他们踢出来(笑)

Q: 或者被他们踢出来,你有什么想做的吗?

A: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如果你能回答这个问题,说明你已经想过这个情况了。

Q: 所以你还在想这个问题?

A:这是一个隐含的答案,是的。我认为,如果你考虑下一步要做什么,那大概是已经准备走了。

Q: 有人猜测你会进入政治圈。

A:正如你所说,这是猜测,只是这样。

Q: 正如你所说,“永远不要说不可能”。

A:瑞士不是美国,也不是意大利,不是法国。如果不是党派成员,或者说没有积极参与政治活动的人,我认为是不太可能当选的。

Q: 那么当你离开的时候,你觉得你会从瑞银的艺术收藏品中带走什么?

A: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把我办公室里面挂的这幅画带走。

Q: 你会考虑继续担任主席吗?

A: 现在很难回答这个问题。永远不要说不可能,但这可能不一定是我想要的,或者说对瑞银来说是对的,或者股东想要的。主席Axel Weber公开说他跟我会继续在瑞银做5年。但是那时我跟他都会很老了。但我没有退休的想法。

Q: 你怎么看待你在瑞银的这段时间,你有哪些改变?

A: 很难说。我一直在成长。我发现我比我想像的要耐心很多。我不得不变得比我想像的更耐心。我不知道这是因为变老,还是因为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