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要闻 > 正文

化妆品企业丽人丽妆冲刺IPO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3 16:37:33

化妆品企业丽人丽妆冲刺IPO

“丽人丽妆“这四个字,大家可能并不耳熟能详。但一定听过或用过兰蔻、娇兰、欧碧泉、美宝莲、妮维雅、兰芝等全球知名化妆品。上海丽人丽妆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丽人丽妆“)正是这些知名品牌在中国的正品授权方。

近日,IPO排队了近一年的丽人丽妆在证监会官网更新了招股说明书。

北京时间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丽人丽妆二股东为阿里网络。背靠阿里大树,丽人丽妆9成以上营收来自天猫平台。而除了运营平台单一,丽人丽妆也面临着净利率低下,高额期间费用蚕食净利润等经营风险。此外,丽人丽妆近几年还遭受了多起起诉和罚款事件。

运营平台单一 9成营收靠阿里

近年来,随着化妆品行业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各大本土化妆品企业纷纷谋求上市。据北京时间财经记者了解,除了之前IPO遇阻的相宜本草和安婕姝,珀莱雅、毛戈平、御家汇、名臣健康以及丽人丽妆等均已向证监会提交招股说明书。但2016年至今,只有拉芳家化一家化妆品企业成功登陆A股。

与其他化妆品生产企业不同的是,丽人丽妆主要从事国际知名品牌化妆品在中国的网上代理销售,主要通过赚取差价营利。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丽人丽妆已与兰蔻、雅漾、碧欧泉、雪花秀、兰芝、美宝莲、妮维雅等55个化妆品品牌达成合作关系。作为众多授权品牌化妆品网络零售商,丽人丽妆主要靠天猫平台销售,且丽人丽妆是天猫美妆平台中获得品牌授权数量多的网络零售服务商之一。

丽人丽妆为何对阿里的平台青睐有加?或源于其股东关系。招股说明书显示,截止2017年6月30日,阿里网络持有丽人丽妆19.55%股份。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6月,丽人丽妆电商零售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91.54%、92.89%、95.52%和94.69%。

丽人丽妆也意识到其运营平台单一的风险。丽人丽妆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目前公司运营平台相对单一,同时公司第二大股东阿里网络和天猫、淘宝同属于阿里巴巴集团控制企业,未来若天猫及淘宝在电商平台领域的影响力有所下降,或天猫及淘宝的平台管理政策发生不利变化,或公司与天猫及淘宝的合作关系发生改变,则将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证监会也在《上海丽人丽妆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简称“《反馈意见》“)中问询道,“请保荐机构核查并说明发行人是否严重依赖天猫平台,是否对发行人业务独立性的影响。”

对此,丽人丽妆创始人兼CEO黄韬在回复北京时间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公司在积极加深与现有品牌合作以及开拓新品牌的同时,不排除在合适的时间与其他平台及渠道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净利率不足7%巨额返利受质疑

从营收方面看,丽人丽妆业绩还算不错。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1-6月,丽人丽妆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16亿元、12.17亿元、20.16亿万元和12.13亿元。2014至2016年,丽人丽妆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达到 67.83%。

然而,丽人丽妆净利润率虽逐年增长,却仍不足7%。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1-6月,丽人丽妆净利润分别为568.25万元、3271.28万元、8110.04万元和7534.23万元。经计算,同期净利润率仅为0.79%、2.69%、4.02%和6.21%。

北京时间财经记者注意到,这还是在丽人丽妆获得巨额返利情况下的净利润,2014年至2017年1-6月,丽人丽妆获得的返利金额分别为10032.56万元、13294.48万元、17481.86万元和1742.25万元。由此可见,不算返利的话,除了今年上半年,丽人丽妆将面临大幅亏损。

为何会出现返利?丽人丽妆表示,“品牌方为激励公司销售,在综合考虑公司销售及订货指标完成情况、市场拓展情况等基础上,给予公司一定的返利。返利是化妆品品牌方为稳定零售价格体系、促进产品销售的一种商业惯例。公司根据品牌方给予的返利冲减相应的存货成本。”

巨额的返利直接对丽人丽妆的业绩构成了巨大影响。“如果品牌方返利政策变化或其他因素导致公司获得的返利出现下降甚至无法收取返利,公司的盈利能力将受到较大影响。”丽人丽妆坦言道。

此外,高额的期间费用同样蚕食着丽人丽妆的净利润。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1-6月,丽人丽妆期间费用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6.76%、31.85%、30.18%和28.02%。其中销售费用占整个期间费用的近9成。而销售费用主要为广告费、职工薪酬、平台运营费、仓储物流费、包材费、劳务费和租赁及物业费等。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2016年及2017 年 1-6 月,丽人丽妆向阿里巴巴集团支付的广告推广费用为7315.74 万元,11463.09万元、17112.97万元及6617.56万元。

据了解,除了此前备受关注的以2200万元拍下Papi酱首只广告,丽人丽妆的其他广告推广鲜有耳闻。不过,其广告推广费用的增长也遭到证监会的问询。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问询道,“请说明报告期各期发行人具体的广告投放情况,结合投放情况的变化说明广告费用增长的合理性。”

遭多起罚款和起诉

除了运营平台单一,净利率低下等对经营业绩不利的影响因素之外,丽人丽妆近几年还遭受多起起诉和罚款。

招股说明书显示,丽人丽妆2013年度因应补缴印花税、增值税和城建税被相关税务部门处以罚款10.94万元;2015年,因聘用外国员工未及时将其外国人就业证变更至公司,丽人丽妆被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罚款1万元;2016年,因违法有奖销售案,丽人丽妆被上海市工商局罚款1万元;2016年9月,因销售标签不符合规定的化妆品,丽人丽妆受到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警告处罚;2017年4月,因违反广告法,丽人丽妆被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立即停止发布违法广告、消除影响,并处以罚款10万元。

记者注意到,上海市松江区国家税务局第四税务所和上海市地方税务局松江区分局对丽人丽妆在税务方面的违规矩行为出具了《确认函》,确认“上述情况由于情节轻微,不属于重大违规行为。”而除了税务方面,相关部门并未对丽人丽妆出具相应《确认函》,并确认为“情节轻微,不属于重大违规行为”。

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发行人不得有“最近36个月内违反工商、税收、土地、环保、海关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受到行政处罚,且情节严重“情形。

对此,丽人丽妆回复采访函称,“公司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证监会要求对公司罚款及诉讼事项进行了充分的信息披露,保荐机构、律师及会计师对公司相关事项进行了详尽的核查,参照《证券法》、《公司法》、《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等有关法律、法规或规范性文件,上述事项不会对公司上市构成障碍。”

除了受到相关管理部门的处罚之外,丽人丽妆还身陷广告侵权纠纷之中。2016年11月24日丽人化妆子公司丽人商务因广告宣传事宜被立案,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上述案件尚未办结。证监会《反馈意见》中对此询问道:“请保荐机构补充披露上述案件的详细情况及办理进展,并就是否构成此次发行上市的实质性障碍发表明确意见。“

此外,今年8月份,丽人化妆前员工非法倒卖客户信息事件曝光。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今年4月,前员工从丽人化妆离职后,利用其原来掌握的管理员账号,先后通过违法手段获取各类客户信息达1000多万条,此后通过网络向全国多个地区的嫌疑人,贩卖了大量客户个人信息,获利近10万元。事件并未在更新后的丽人丽妆《招股说明书》中提及。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北京时间财经记者表示,“此次事件在更新的招股说明书截止报告期之后曝光,未进行信批也在合理之中。“

丽人丽妆则对北京时间财经记者表示。“对于上述事宜,公司十分重视,当即成立了调查小组,并主动联系主办警方,表明如警方需要随时愿意协助查明案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