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榜单 > 正文

这个女人还会拉动世界经济的引擎吗 中国围棋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6 12:27:17

这个女人还会拉动世界经济的引擎吗 中国围棋


美联储“缩表”如约而至,接下来市场更为关注和担忧的是下一任美联储主席到底由谁担任。9月29日,特朗普宣布将在未来两到三周决定下任美联储主席的提名人选。执掌美联储四年的耶伦,其专业能力与职业素养已获得市场广泛认可,2018年2月耶伦连任看似水到渠成,但最大的障碍仍来自于她与特朗普在金融监管与改革方面的分歧,以及特朗普反复无常的个人偏好。在此,我们有必要简要回顾一下美联储成立以来的掌舵人连任情况。

历任美联储主席任期已超越党派之争

自1934年马瑞纳·伊寇斯担任美联储首任主席以来,累计经历了九位主席,而同期美国政府则经历了十四任总统,可见美联储主席平均任期比美国总统要长。

在九任美联储主席中,除了威廉•米勒(1978-1979年)和托马斯•麦克凯(1948-1951年)任期较短,其他七位主席都获得了连任,且都在任期内经历了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跨党派权力交接,在此简单举四例:

美联储第三任主席威廉·马丁,连任五届,是美联储历史任期最长的主席(1951-1970年)。他先后经历了民主党杜鲁门政府、共和党艾森豪威尔政府、民主党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共和党尼克松政府前期,是二战后美国经济增长的功臣。

美联储第六任主席保罗•沃尔克,任期是1979-1987年,经历了民主党的卡特政府和共和党的里根政府。他在任期内把美国和全球经济拉出了“滞胀”泥潭,卸任后被市场赞誉为“过去二十年里美国经济活力之父”。

美联储第八任主席艾伦•格林斯潘,任期是1987-2006年,经历了共和党里根和老布什政府、民主党克林顿政府、共和党小布什政府的第一个任期。他引领了战后美国经济最长周期的繁荣,被市场称为“经济沙皇”,并创造了美联储主席独特的语言风格。

第九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任期内经历了共和党小布什政府和民主党奥巴马政府。他是研究“大萧条”的世界一流经济学家,其史无前例的宽松政策,拯救了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陷入崩溃。

由此可见,美联储主席作为美国和全球经济的权力核心,不但不受任期的约束,其提名和连任也跨越了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驴象”之争。

耶伦连任美联储主席的优势有哪些?

美国主流媒体CNBC在9月中旬调查结果表明,38%的经济学家和基金经理认为耶伦将连任,远高于其他热门人选支持率。但是,在9月29日特朗普与美联储前理事凯文·沃什见面之后,美国政治押注网站Predict It数据显示,沃什获得特朗普提名的概率大幅攀升至50%,超越耶伦成为美联储主席第一热门。然而,美国媒体也爆料,特朗普也担心沃什的资历和经验有所欠缺。

事实上,与沃什相比,耶伦连任美联储主席仍拥有以下两方面优势:

一方面,耶伦拥有极为优越、享誉业界的闪亮履历。美联储主席作为全球经济的掌舵者,必须对宏观经济、金融市场运行机制有极为深刻的理解和决断,因而要求极高的专业素养和业界声望。从耶伦个人专业素养看,她出生于1946年,1971年仅25岁获得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长期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经济学教授,与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同为少年成名(伯南克26岁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从业界履历看,耶伦早在克林顿总统第一任期就担任美联储理事、第二任期担任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此后长期担任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并在伯南克任主席时期担任美联储副主席,后于2013年10月由奥巴马提名担任主席。耶伦是美联储历史上第一位女主席,其丈夫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阿克洛夫。

另一方面,耶伦第一任期的业绩几近完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伯南克主导了史无前例的货币宽松大潮,包括零基准利率、三轮QE等一系列非常规货币政策。在此政策支持下,美国经济不仅避免“大萧条”,还率先实现了复苏,引领全球经济步入正轨。然而,退出QE、实现利率常态化回升,避免美国和全球经济激烈动荡,完成这一艰巨任务的接力棒交到了耶伦手中。在费希尔等金融大佬的辅佐下,耶伦的业绩十分优越,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是美国经济复苏十分稳健。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历任美联储主席任职期间都曾爆发过影响较大的金融危机,迄今为止在耶伦任期内美国经济一直处于复苏通道中。今年二季度美国GDP实际增速达3%,创近年来新高,失业率屡创新低,接近充分就业。与此同时,美国通货膨胀相对稳定。过去四年内,耶伦与市场进行了充分有效的沟通,退出QE、渐进加息、缩表等货币政策常态化过程有条不紊。

其次是有效管控了紧缩周期的外溢效应。历史上,美联储每一轮紧缩周期,都会对外部市场造成巨大冲击,甚至成为新兴市场金融危机的直接导火索。然而,在本轮紧缩周期中,尽管新兴市场国家也一度面临较大压力,但迄今为止仍未爆发较大影响的金融动荡或金融危机。这不仅是因为新兴市场国家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更强,也得益于耶伦在紧缩过程中充分考虑了美联储紧缩政策的外溢效应。耶伦、费希尔等美联储领导人与市场充分有效沟通,与各国央行紧密配合,紧缩的幅度与节奏缓慢而有序。通过提前发布美联储加息、缩表的路线和时间表,让市场充分理解美联储的真实意图,烫平了紧缩对新兴市场的冲击。

综合来看,如果说舆论还曾对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纵容金融创新、伯南克QE政策提出过广泛质疑,那么耶伦在过去四年的表现几乎无可挑剔,她与费希尔组成了美联储“梦幻组合”,是美国经济复苏的主心骨。因此,在费希尔离职后,市场更期待美联储政策能保持连续性。

特朗普坚持放松金融监管是耶伦连任的最大障碍

尽管美联储独立性有《联邦储备法》的保障,但美联储主席的提名权仍掌握在总统手中,耶伦能否连任,关键还要看特朗普的态度。关于货币政策趋势,特朗普政府整体上认可耶伦渐进加息、缩表的节奏,但是对于金融监管思路,特朗普与耶伦则存在非常大的分歧。

从特朗普方面看,今年4月21日,特朗普签署总统令,要求美国财政部重新审议2008年金融危机后对大型金融机构的监管新规则,财政部也公布了长达150页的报告,报告要求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消费者金融保障局、联邦储备局等监管机构放松相应金融机构的监管,并在放松美联储年度压力测试、沃尔克规则等交易法规、削弱消费者金融保障局、改善市场流动性和信贷环境等方面提出了详细的调整建议。

在共和党的支持下,6月,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33票支持、186票反对通过了“金融选择法案”,推翻了奥巴马时期的《多德-弗兰克法案》的主要内容,未来“金融选择法案”可能将获得共和党同样占多数的参议院支持,并最终成为法律;7月,特朗普提名兰德尔•夸尔斯担任美联储理事和负责金融监管的副主席,重点推进新一轮金融去监管改革。由此看来,特朗普重新打开金融创新的潘多拉盒子的趋势不可逆转。

从耶伦角度看,她在8月末于杰克逊霍尔举办的全球央行年会上的演讲避开了市场关注的货币政策前景话题,全面系统地讨论了《多德-弗兰克法案》的重要性、成绩以及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最后阐明监管改革的方向。耶伦认为,“金融系统稳健是保持全球经济活力的关键,金融危机后出台的监管措施令金融系统韧性增强,更严格的监管并未阻碍经济增长。”

对于监管的调整,耶伦认为对监管框架的任何调整都应当是温和的,她承认个别监管条款过于严格,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流动性,例如在私人购房、小企业贷款方面或需调整以增强流动性,限制银行自营交易的沃尔克规则也可能需简化,美联储一直在对监管措施进行微调,但大规模调整监管架构则可能会令危机卷土重来,在金融科技支持下,大家熟悉的过度乐观、加杠杆、久期转化等风险,将以新的形式回归。

在此次会议上,耶伦坚持金融严监管的观点,也得到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支持,德拉吉针对英国脱欧之后试图通过放松金融监管来阻止金融机构逃离伦敦的做法提出了批评。

耶伦的“亲密战友”、刚刚提交辞呈的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也多次反对过度修改监管框架。

由此可见,在金融监管方面耶伦和特朗普难以弥合的分歧,将成为耶伦连任的最大障碍。

综合来看,耶伦依然是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最大热门,如果特朗普能够做出理性选择,耶伦连任将水到渠成。

但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仍是来自特朗普本人反复无常的性格和个人偏好,实际上,特朗普在金融监管改革方面是“为了反对奥巴马而反对”,因为放松金融监管的做法完全与他重振实体经济、制造业和提高传统产业白人群体的收入相违背。

最后的结果目前还难以意料,不排除耶伦与特朗普达成妥协,耶伦实现连任,但在金融监管方面适度放松,这也是全球金融市场所期待的结果。毕竟,一旦特朗普在美联储主席选择上失当,深受其害的不止是特朗普政府的公信力和执政能力,还包括正处在复苏道路上的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