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榜单 > 正文

“经营之圣”究竟是如何炼成的?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01 17:14:35

“经营之圣”究竟是如何炼成的?


一位85岁的日本老人,寿而不朽,老而弥坚,在一个颠覆时代,竟能横扫中外企业三代名家。

那么,这位能“战胜”时代的“经营之圣”,究竟是如何炼成的?

作为日本唯一健在的“经营之圣”,稻盛和夫一手缔造了两家跨行业的世界500强企业京瓷和KDDI,并在2010年成功拯救了另一家老牌500强:日航,使其从濒临倒闭三年内一跃成为行业利润第一。这是当今世界包括那些自我速成的互联网明星在内,都前无古人而独一无二的经营成就。

然而,比这些经营成就更伟大的,抑或者说成就这些成就的根源,是稻盛著称于世的经营哲学。

著名文化学者季羡林曾如此评价:“根据我七八十年来的观察,既是企业家又是哲学家,一身而二任的人,简直如凤毛麟角,有之自稻盛和夫先生始。”

另一位企业管理思想家张瑞敏在实践海尔“人单合一”机制时,则对已经实践阿米巴机制多年的稻盛和夫相见恨晚:“如果我早一天认识稻盛,海尔会发展得更好。”

热衷对前辈“造反”的马云在一向口若悬河时,独独对长辈稻盛和夫出言谦卑:“我对稻盛先生一直很敬仰……很多事情是我最近一两年才想清楚的,但是稻盛先生多年前就已经想清楚了。”

距离稻盛更近的软银董事长孙正义更直言:如果没有稻盛先生“敬天爱人”的哲学和阿米巴经营方式,就没有软银的今天。

一位85岁的日本老人,寿而不朽,老而弥坚,在一个颠覆时代,竟能横扫中外企业三代名家。

那么,这位能“战胜”时代的“经营之圣”,究竟是如何炼成的?(统筹编辑|陶小然)

稻盛和夫:经营就是经营人心

文| 葛树荣(作者系青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山东盛和塾顾问/荣誉理事)

来源| 中外管理杂志

进入1994年,稻盛先生的笔记本,已经记录了8800条人生体悟、工作和经营要诀。那年正值京瓷创业35周年,在时任社长伊藤谦介的建议和直接努力下,这8800条被提炼为78条,连同“京瓷的追求目标”和“做一名优秀的领导”发布为《京瓷哲学》手册。

作为稻盛哲学的结晶,这78条“京瓷哲学”的第一纲第一目“提高心性”,是京瓷哲学的基石。“提高心性”的第一条是“与宇宙意志相和谐”,第二条是“爱、真诚及和谐之心”,第三条是“以纯洁的心灵描绘愿望”。这三条,形成稻盛哲学三大基石。再加上第四条“必须始终保持谦虚”,就构成稻盛先生所谓具有优美语感的四重奏。

1

将“人心”作为企业经营的基础

稻盛哲学将人心纳入企业经营,本质上是企业版、现代版的心学,可以称之为“经营心学”。稻盛一直在用心经营企业。与此同时,让心灵变得更加纯洁,经营也随之拓展。

作为企业家创立的心学,其表现形态与展开逻辑,完全是实践导向的,其具体内容如下:

将“人心”作为企业经营的基础。在解读京瓷哲学时,稻盛指出:在“人生·工作的结果=思维方式×热情×能力”的成功方程式中,“人心”就是“思维方式”,而“热情”,也是“人心”所生。由此可见,人心有多么重要。

稻盛先生说,自己是理工科出身,但并未持有科学万能的思维方式。从年轻起,他就认为“人心”要比科学技术更为重要。在踏入社会后,他也一直没有动摇过这种“重视人心”的思维方式。也正因为如此,在他的演讲中,有关“人心”的内容往往占了很大的比重。

稻盛说:“如果企业家心灵清澈,则企业经营便会顺利且稳定。所谓‘提高心性’,即一心向善、美化心灵。这是一个人的人生旅程和经营事业都迈入良性轨道的原动力。”

心灵结构与提高心性方法。2010年,在第18届世界盛和塾大会上,稻盛先生就如何提高心性作了主旨发言。他讲道:“螃蟹打洞,不过蟹壳大小。经营者的‘器量’,即他的人性修养、人生观、哲学、思维方法或者人格决定着所能取得的业绩。”这就是“心性”与“经营”之间的关系。

稻盛先生提出了一个简化的心灵结构图。在该图中,“真我”和“自我”共处于一个同心圆中。他指出,可以根据“利他利己”比率确定一个人的人格水平。

稻盛和夫心灵结构图

于是,提高心性的过程,就是减少利己、扩大利他的过程。与此同时,依据利他利己的比率,将哲学不同程度地落在心地。为了便于职工践行,不少塾生企业提出了调整人格比例的次序。

人格比例调整次序

引自:珠海市科力通电器有限公司之“科力通哲学文化手册”

工作心学——稻盛禅。稻盛在上小学之前,就在鹿儿岛老家开始了隐蔽念佛。他用鹿儿岛方言吟诵“南无阿弥陀佛”,读作“南曼、南曼”,并说“谢谢”的习惯延续至今。从小的熏陶,加之日本的文化背景,稻盛后来阅读最多的书籍,就是佛教经典,如他常常引用的《佛教圣典》、《坐禅和赞》。

创建京瓷时,经出资人西枝一江介绍,他结识并时常拜访禅宗临济宗元福寺住持西片担雪法师。稻盛65岁时短期出家,获得禅宗僧人资格并完成了托钵、大接心等修行。不久,西片担雪法师对他说:“你削发出家体验了这种感觉后,还是要回到现实社会的,为社会做出贡献才是你的佛道。”这就是禅宗的实践精神,正如元福寺山门匾额所书“江湖道场”,道场在江湖,在生产经营第一线。

稻盛对禅宗浸染之深之久,自然使禅学成为其哲学的深厚底蕴。稻盛在经营实践中的禅修,客观上已经建立了其独特的“稻盛禅”。

关于工作与禅行的关系,稻盛有如下明确而精辟的论述(见《京瓷哲学》,东方出版社2016):

贯彻完美主义,认真努力,埋头苦干。如果能像这样坚持三五年,甚至十年,就能逐渐探明事物的本质。这与禅宗僧人通过坐禅寻求开悟的方式殊途同归。

换言之,“认真努力地从事一项工作”是一种修行。在埋头研发精密陶瓷和努力经营企业的过程中,我就有这种感觉,自己似乎抓住了事物的核心。即使看起来是枯燥无味的事情,也要把它看作上苍赋予自己的天职,倾注自己的全部心血,这样锲而不舍,不懈努力,真理一定会显现。

为了看破现象想要告诉我们的真理,那么映射出这种真理的我们心灵这面镜子必须纯粹透明。如果我们心存杂念,或者持有某种先入观念,那么就不可能如实接受现象想要告诉我们的真理。

也就是说,稻盛先生经由科学创造的专注,进入了无杂念的禅定状态,回归本心,从而“心纯见真”,发现了精密陶瓷和经营领域,乃至人类社会的真理,进而成为纵论人类问题的哲学家。

稻盛工作禅的核心是:全力工作除妄念、妄念既除纯心性、心纯见真绩不凡。

2

经营就是经营人心,经营信心

稻盛哲学的“心”有两大范畴:第一叫佛心,是心性之心,它的核心在于纯,是与宇宙意志相和谐的心性;心的第二个范畴叫儒心,是关系之心,可用儒家最核心的概念“仁”来概括,二人为仁。儒心,就是企业与员工关系的定位。

心性管理。心性管理的核心是“作为人何为正确”这一稻盛哲学经典命题。在京瓷,心性管理的机制主要是“人事教育与评价制度”。京瓷的人才培养目标和人事评价的视点,都依据“成功方程式”,而该方程式的第一项就是“思维方式”,也就是“人格”或“心性”。人事评价的结果,会用于升级、加薪和奖金。

京瓷教育体系的第一项,就是哲学教育。通过哲学教育和干部的率先垂范,达成哲学共有。

哲学教育的作用,在重建日航过程中,再次得到验证。稻盛说:“日航破产后留下了32000名员工。我认为,必须把他们的心凝聚起来,用相同的思维方式,统一他们的工作态度。”仅靠彻底的哲学教育,日航的业绩就奇迹般得到了V字形反弹。

心本经营。稻盛先生说:“京瓷刚刚创立的时候,无资金,技术不登大雅之堂,唯一能够信赖的只有人的心,28名职工之外,再无本钱拼搏。想要公司顺利发展就只有建立一个真正心灵相同的集体,拥有彼此信任的同伴,彼此信任的心。只要集体中都是这样的人,想必就可以承受任何辛劳吧!”

心本经营的内涵,可以归纳为:“人之外无凭”,“人之本在心”,“心之间靠信”,“信之要在真”。与“以心为本”相辅相成及关联的哲学条目还有,“以大家族主义开展经营”、“重视伙伴关系”及“贯彻实力主义”。

稻盛创业初期的救命稻草,是依靠人心。可是“人心”太抽象,于是稻盛就在想,最能团结和凝聚人心的因素是什么?他最终发现“家族的纽带”,并提出了“以大家族主义开展经营”。稻盛认为,在西方公司法意义下,企业家对于公司的责任是有限的,而家庭成员之间“血浓于水”,具有生死与共的无限责任。同时,为了避免基于家族温情的依赖思想,稻盛又提出了“贯彻实力主义”。

为了真正落实“大家族主义”,稻盛提出了“重视伙伴关系”的经营哲学。稻盛通过让全体员工拥有股份,使他们明白“每个人都是公司的股东,每个人都是负责公司运作的合伙人,大家必须齐心协力、努力奋斗”。伙伴关系的制度保障,必须是员工持股,无论什么形式或制度安排。

企业经营,人财物、供产销,诸多要素和过程,最关键的就是人心。经营就是经营人心,经营信心,主要是员工对企业的信心、以及顾客对企业的信心,最终建立牢固的信任关系。

3

稻盛哲学的传承践行

稻盛哲学本质上是“心学”。其实践要领在于“传承”——在心上“传”、在心上“承”。其关键是“动心、印心与修心”这三心。

动心。即是触动。很多塾生企业家,读了稻盛的代表作《活法》,深受触动,人生和经营难题得到解答,或是价值观产生强烈共鸣。 比如,川东磁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华娟的触动最为典型。她在机场看到《活法》,顺手翻开几页,看到“人为什么活着?作为人,何谓正确?”等内容。于是买下并带上飞机看,边读边落泪,诸多反省与触动,让处于痛苦矛盾中的自己茅塞顿开。随后,她成为稻盛的忠诚粉丝,并成为2016年稻盛哲学沈阳报告会演讲嘉宾。

能被触动的深层内因,是人心柔软性、通透度,尤其是觉知力。被稻盛哲学触动的过程,就是一个被唤醒的过程,一个觉悟的过程。所被触动的是内心深处的良知。整个过程,就是“良知唤醒良知”的过程。

印心。一旦被触动,就会开始学习稻盛哲学,比如阅读稻盛先生的著作。稻盛强调“言灵语魂”,他的文字是有灵魂的,是心灵的载体。只有在阅读中,透过文字,与稻盛心心相印,才能得到心传,即实现传承。

印心的最佳途径,就是现场聆听稻盛塾长演讲,所谓“面传心授”。印心之时,会伴随眼泪。今年为期两天的盛和塾世界大会,我本人最大的触动,是无文字的、知识之外的,是在三枝小姐演唱中感受到的,尤其是她演唱《故乡》时,屏幕上出现了塾长父母及其儿时的照片,还有他时常玩耍的甲突川河畔和山上的枇杷树。三枝小姐为了此次演唱会,年初踏寻塾长鹿儿岛故乡的山山水水,完成了与塾长故乡的连接。因而,演唱会始终是听众眼泪相随。当晚恳亲会现场,塾长登台歌唱,让我泪流满面,这是都是印心之泪、链心之泪,更是洗心之泪。

修心。动心、印心之后,还要持续修心,并进而“变心”,变得光明、纯粹、有力量。就其心学本质而言,稻盛哲学的践行,重在修心。其具体过程是“事上修行,以事为镜,事上磨炼”。每天工作的每件事,都是修行功课。工作的产出和状态,是内心的镜子,映射出内心的状态。这正如稻盛所言:“产品能够反映出制作者的心地。心地粗糙的人制造出来的东西是粗糙的,心地细腻的人制造出来的东西是细腻的。” 所以要借事炼心,通过把工作做完美,最终实现心性的提升,生命的完美。

在修心方面,稻盛哲学最经典的方法就是磨砺心志的“六项精进”:

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

要谦虚不要骄傲;

每天反省;

活着就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