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商业榜单 > 正文

共享充电宝:创业是否应该回归商业常识 亚洲色图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4-26 15:59:09

共享充电宝:创业是否应该回归商业常识  亚洲色图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方军

  共享单车红黄蓝等各种颜色遍布大街,它是否是共享可以讨论,但毕竟解决了出行的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但是,充电宝共享突然又变成风潮,实在是让人觉得:创业是否应该回归常识?

  据统计,4月份有九家充电宝共享公司宣布获得投资,它是否有真需求,它是否是共享,它是否能正常商业运营,各种问题想想就挠头。

  共享经济:使用权大于所有权

  我们可以先看看对共享经济的定义,也对比一下共享单车等类型。按照腾讯研究院对”分享经济/共享经济“定义:

  它是指公众将闲置资源通过社会化平台与他人分享,进而获得收入的经济现象。

  这个定义包括四个要素:

  公众、

  闲置资源、

  社会化平台、

  获得收入。

  当然,并非四个要素全满足才是共享经济,一般满足部分要素即可。

  在我看来,分享经济的要点是”使用权大于所有权”,而达成这一点的关键是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协同、精准匹配,通常它能大幅度甚至十倍以上地提升效率。

  共享单车出现之初,关于它是否是共享,有过小争论,因为这些公司自己提供自行车,而不是闲置资源的共享。

  共享经济的C2C与B2C模式

  我觉得,共享经济的核心并非闲置资源,而是能否通过互联网技术平台的协调形成活跃的双边市场。

  因此,以下两种共享模式均是可行的:

  个人分享闲置资源即所谓C2C(个人对个人)模式,

  平台型公司统一采购即所谓B2C(企业对个人)模式。

  在汽车出行市场上,滴滴的主要模式是C2C,而神州的模式是B2C。

  再到共享单车,因为没有过去的闲置资源可用,且存量自行车无法更好地利用新技术,这些公司就只能自己设计和生产、投放,来形成活跃的市场。

  到现在,共享单车恰好出现整整一年,它的模式一定程度上能够成立是因为,它在解决大量用户的实际问题,让最后一公里出行更方便。

  同时,在最初,像摩拜等公司在技术和互联网平台上重点投入,提升了效率。对共享单车也有批评,但多数在车辆损坏的问题,在过度的单车投放对城市生活的影响等。近期上海、北京分别出台规范,其中要求采用电子锁,是强调应该利用起技术的力量。北京要求对保证金进行统一管理,要求单车企业在经营不下去退出时,必须做好车辆回收的工作,也很合理。

  共享充电宝的五个问题

  我们来看共享充电宝,对照来看,它可能有以下五个问题。

  问题一:需求不充分

  共享充电宝的第一个问题是,它的用户需求不充分。

  我们在智能手机没电时会觉得不便,但对外出很多的人来说,自己买一个百元左右的充电宝,在背包里放着,这才是较为可行的解决方案。

  在这里,“使用权大于所有权”这个共享经济的基本逻辑是很难成立。

  对比而言,买一个自行车,则远不如共享单车方便。

  问题二:未考虑技术进步

  它的第二个问题是,它没有着眼于技术进步,很难是有长期前景的业务。

  比起芯片、屏幕,电池虽然相对进步缓慢,但也是在进化的。

  另外,我们能否假设,随着智能手机对人的重要性越来越高,电池技术会出现较大进步?

  手机厂商、芯片厂商会不会花更多力量去降低耗能,从而让充电宝这个事物很快成为历史?

  问题三:场地费用让它的商业逻辑不成立

  它的第三个问题是,充电宝从商业逻辑上大有问题,它在城市热门地段、地铁车站设置租赁箱的场地费都带来巨大的财务负担,让它难以快速扩张,更让它难以获利。

  对比而言,共享单车是用提供社会公共物品的方式,换取一定程度上“免费使用”城市自行车停车位公共资源的权利。

  问题四:不能利用互联网平台与技术优势

  它的第四个问题是,共享的充电宝它能够多大程度上利用互联网技术的力量,进行精准匹配和资源调度?

  又或者,它需要吗?

  讲实话,共享充电宝现在对于技术的应用,跟之前短暂热门又快速消失的水果超市并没有多大差别,也就是说,它没法利用互联网技术提升效率。

  问题五:废弃物处理

  它的第五个问题是,事关环境保护的废弃物处理问题。

  我们都了解,共享物品通常容易损坏,设想一下,几个月后如果出现大量充电宝无法使用,不知道充电宝共享公司想好怎么处理这些废弃物了吗?

  如果业务很成功,这些公司总是有足够的金钱去处理这个问题,而如果业务失败,关门大吉的公司估计根本无力应对。

  过去的教训:我们应回归常识

  创业与投资都是自由市场行为,不违反法律或法规,我们也只能建议说,能否略微回归常识?

  在过去十年,有不少反常识的事,现在很多已经尘埃落定,我们不妨马后炮看看。

  比如当年千团大战或者说团购广告烧钱大战,团购当时是有需求的,也刺激了城市服务业的数字化。事后看,当时没有参与广告大战的美团反而持久地发展,在团购形态常规化之后,顺利地扩展到更广泛的城市生活服务领域。

  又比如,O2O最热的时候出现过上门洗车公司,提供上门洗车服务、在城市道路上占道洗车,这明明是商业效率的降低,也降低了社会整体效率。

  比如说,打着O2O和消费升级名义出现的各类互联网餐饮,不管是沙拉、煎饼、石锅拌饭和现在的奶茶,它们除了利用互联网做营销之外,真的解决了某种独特的问题吗?从常识看,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