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人物秀 > 正文

聆听巴菲特 启迪财智人生 你好疯子 范锐平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4-09 12:55:47

聆听巴菲特 启迪财智人生 你好疯子   范锐平


  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如期举行。1万多名参加者挤在美国奥马哈Century Link中心内,面朝着同一个方向望去——深蓝色帷幕的舞台上,白发苍苍的巴菲特和他的伙伴芒格坐在一张普通的桌子后面,边回答问题,边喝着可乐。人群中时不时爆发出笑声。

  除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巴菲特午餐”也是颇受追捧的“品牌”。只不过相较股东大会的“全民大联欢”,动辄要耗费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美元才能得到“入场券”的巴菲特午餐,更多的是对其神秘形象的维护。

  多年的运作之后,这两者成为巴菲特的年度主秀场,属于大众的巴菲特和属于少数人的巴菲特,多年来就这样巧妙地共存着。

  许多颇具传奇色彩的言论就在其中产生。

  属于大众的巴菲特

  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中的问答环节长达5个小时。它是不是一个无聊又耗时的股东大会?会不会令人昏昏欲睡?

  答案是,“不”。

  实际情况是,在奥马哈的会场里,大部分观众的表情都显得很兴奋,时不时会爆发出阵阵笑声,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巴菲特。

  巴菲特深谙以直白易懂的语言为载体,通过调侃逗乐等“反说教”的方式传递具备说教意义的信息的奥秘。

  一方面他展现开放姿态,给予观众较大尺度的提问空间,一方面会时不时地调侃自己。

  问答中,巴菲特会回答来自世界各地投资者的提问,除了每年会有比较热点的中心议题之外,提问内容大多还是围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发展状况,以及巴菲特本人对于某些领域的投资建议等等,这无疑给了观众们足够的“料”。

  今年,年过八旬的巴菲特依旧延续了16年以来股东大会的陈述水准,观点清晰分明。时不时的调侃也让观众很受用。比如在被问到自身的健康问题时,巴菲特笑着回答很糟糕,更是与一旁的芒格一唱一和开起玩笑,这等于调侃了那些担心他因身体而无法继续从事工作的人。

  又比如在被问到有关抄底的问题时,巴菲特就以求助电话来比喻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地位。“一旦市场出现某种程度的恐慌,人们的确需要大额资本时,伯克希尔·哈撒韦就是800求助电话。一旦道指在几天内每天都跌1000点,一旦潮水退去你会发现一些裸泳者,这些人会给伯克希尔·哈撒韦打电话。”巴菲特说道。

  经典的言论就由此而来。其实,巴菲特的言论能够被广泛传播并不仅仅是因他的名气,更为关键的是他的语言。

  仔细研究巴菲特的语言就可发现,无论是巴菲特的股东大会,还是致股东的信,只要是面向大众的形式,巴菲特语言较为精炼,且通俗易懂。与此同时,巴菲特喜欢用日常生活中最朴实的例子对深奥的投资原理做解释,这些例子往往能让听众快速理解,并且会心一笑。

  最关键的是,文采飞扬的巴菲特式表述大多都以短句为主,这也就直接促使他的话大部分都可以被编撰成短小的语录且不背离其本意。

  实际上,上述要素的结合,已经具备了病毒营销的能力。

  属于少数人的巴菲特

  以亲密的私人的谈话方式共进午餐,是典型的美式做法。近年来被企业家们和高管们以高价争夺,成功者也膜拜巴菲特,这显然更具有说服力。

  自2000年起,巴菲特每年拍卖一次与他共享午餐的机会,他把拍卖收入捐给美国慈善机构(Glide Foundation),用于帮助旧金山地区穷人和无家可归者。

  截至2012年巴菲特已经通过拍卖午餐的方式为该基金会募得了1150万美元。

  尽管今年的巴菲特午餐拍卖价格只有100万美元,不及去年的三分之一,但依然是很多媒体的关注焦点。

  午餐的谈话大部分都是保密的,偶然会有一些具体内容的透露,但大多无关痛痒,剩下就是各类媒体对竞拍成功对象的追问与猜测。

  尽管巴菲特多年来以股东大会的形式向外界透露其投资的情况,但这个世界毕竟只有少数人可以洞悉巴菲特的制胜法宝。过去的竞拍成功者都曾表示,“听巴菲特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此时的巴菲特也就在种种夸大和猜测中再次被推向膜拜的顶峰。只属于少数人的巴菲特显得权威十足。

  除了用这种方式保持着与外界的距离,让大众总想对他一探究竟之外,巴菲特多年来不随大流,对自身价值投资理念的支持,也使得其独特的位置不被动摇。

  在美国股市热捧互联网领域时,巴菲特坚持不投身其中。当时,尽管人们公开批评他忽略科技股,但巴菲特依然不为言论所动。《巴伦周刊》甚至以巴菲特为封面做了一期杂志,标题是“沃伦,你哪儿出错了?”当然,事后证明了巴菲特的智慧。

  在过去的12个月里,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涨幅比标准普尔500指数低5%;在过去3年的时间里,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平均涨幅比标准普尔500指数低8%。这个成绩有些让市场失望,要知道在上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伯克希尔·哈撒韦常常能以每年数十个百分点的优势跑赢市场。

  面对此类质疑,巴菲特总会接受媒体采访给予一定的回应,他承认涨幅低下是事实,但仍坚持自身价值投资理念不动摇。

  对冲基金Sellers Capital Fund创始人马克·塞勒尔在哈佛做有关巴菲特的演讲时说:“伟大的投资家都对于他们自己的想法怀有绝对的信心,即使是在面对批评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