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新能源 > 正文

中国节能减排总体情况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8-03 14:00:10

  “十二五”节能减排指标总体进展符合预期

  “十二五”期间国家对节能减排工作一直高度重视、抓得十分紧。2014年全国单位GDP能耗同比下降4.8%,超额完成了年度的目标。“十二五”前四年全国单位GDP能耗累计下降了13.,4%,“十二五”规划目标是下降16%,完成了五年目标进度的82.5%。2015年目标是下降3.1%以上,一季度同比下降了5.6%。据BP统计,中国2014年能源强度下降4.5%,是2008年以来的最大降幅。在碳减排方面,BP统计2014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仅增长0.9%。远低于5.9%的十年平均水平,略高于0.5%的全球平均增长。

  对于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而言,环境保护部会同国家统计局、国家发展改革委对2014年度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八家中央企业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情况考核公告指出:2014年,全国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2294.6万吨,同比下降2.47%;氨氮排放总量238.5万吨,同比下降2.9%;二氧化硫排放总量1974.4万吨,同比下降3.4%;氮氧化物排放总量2078万吨,同比下降6.7%,四项污染物排放量较2010年分别下降10.1%、9.8%、12.9%和8.6%,其中化学需氧量和二氧化硫已提前完成“十二五”任务,氨氮接近完成,氮氧化物减排超过序时进度。

  但是,我国单位面积煤炭消费强度远高于发达国家,是美国人均GDP基本类似的历史同期(1979年)的5倍,京津冀、长三角当前煤炭消费强度是欧洲人均GDP基本类似的历史同期4倍左右(德国1980年,英国1987年)。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是环境容量的1.6倍、5.6倍,约1/3河道超载,已超过或逼近承载上限。区域大气氧化性、水体富营养化、江河源头生态平衡等很多环境问题已经处于临界状态,敏感性加大。2014年,61个湖(库)富营养化比例达到24.6%。从单位水资源污染物负荷看,海河、淮河和黄河流域的单位水资源化学需氧量负荷分别为39.67mg/L、29.30mg/L和15.76mg/L,分别达到全国平均值的6.1、4.2和2.2倍。

  这主要是因为我国区域发展阶段参差不齐,如北京、上海已经进入后工业化阶段,东部已经进入工业化后期,但中西部地区基本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个别自治区仍处于工业化初期,东、中、西部完成工业化进程相差10年左右。近年来中西部地区固定资产投资远高于东部地区,基础设施的边际产出要低于东部地区,中西部地区以投资拉动经济粗放式增长的动能较强,中西部地区结构重化特征延续,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可能会加剧。2014年以来,环境保护部审批的重化工项目中,中西部地区项目投资占全国的77.8%,其中2015年第一季度上升至81.9%。西部新疆、青海、甘肃等省区的规划和项目建设集中在石油化工、有色冶金和电力行业;中部地区集中在装备制造、石油化工、钢铁、有色冶金、煤炭及电力、建材等基础能源原材料行业。涉重产能从东中部向中西部地区转移、从重点区域向非重点区域转移问题比较突出。

  低经济增速减缓了节能减排与经济的冲突

  我国的经济增速已经由高速转变为中速,经济增速由双位数增长减慢到单位数增长。中国2014年GDP增速为7.4%、高于预期,但创下24年来新低。第一产业增加值58332亿元,增长4.1%;第二产业增加值271392亿元,增长7.3%;第三产业增加值306739亿元,增长8.1%。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9.2%,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2.6%,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8.2%。2014年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同比增长11.9%,预期11.7%,前值11.7%。2014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同比增长12.0%,预期12.0%,前值12.0%。2014年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9%,预期增7.4%,11月增幅为7.2%。

  另外,电力需求增速也持续减缓,2014年增速已经回落到3.3%,可以看出整个电力行业正处于慢速发展阶段。据了解,去年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3.8%,仅为2013年增速的一半,创下1998年以来的新低,当时的增速为2.8%。而今年上半年的用电量增速也低于中电联在4月29日对外发布的《2015年一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数据。该《报告》预测,今年后三个季度,全国电力消费需求增速有望总体回升,预计全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长3%-5%,其中上半年增长2%左右。

\

  用电量数据是经济的晴雨表。当前用电量增速的探底,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的发展情况。国家统计局2015年7月16日发布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初步核算情况,上半年我国GDP增长7%。据了解,这是我国1990年以来的GDP增速最低值。

\

  中国推行节能减排,势必要对一些高能耗、高排放企业产生冲击,影响到企业员工就业,同时影响一些重工业密集型省份的经济增长。这是节能减排的负面影响和成本,但是目前经济增速降低对于总量意义上的节能减排具有有利一面。在这一时点上推行减排,这些高排放企业的减排压力相对较小,在经济上的冲突要小于经济高增长期,对于政策的配合程度也会更高。如果高排放企业在经济上发现,每年停止生产带来的配额出售收益大于继续低效率生产,这样就会主动配合减排。

  节能环保领域成为稳增长与调结构重要抓手

  同时,因为经济增长与与节能减排的双重压力,节能环保产业的重要地位一再得以凸显。针对产业定位,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我国节能环保市场潜力巨大,要把节能环保产业打造成新兴的支柱产业”,这是继2010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提出“建设包含节能环保在内的七大新兴战略产业”、2012年《“十二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中“加快培育发展节能环保产业,使之成为新一轮经济发展的增长点和新兴支柱产业”、以及2013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节能环保产业的意见》中“节能环保产业产值年均增速在15%以上,到2015年,总产值达到4.5万亿元,成为国民经济新的支柱产业”等表述之后对于产业未来发展空间与方向的再次强调,预计后续进一步支持及配套措施有望不断落地。

  中共中央政治局2015年7月30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一些企业经营困难,经济增长新动力不足和旧动力减弱的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可见,当前需求低迷,消费、投资和出口动力均不足,这是经济下滑主要因素,而政治局此次会议表明中央高层对需求下滑严重性认识在加强。此外,会议还强调“要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不变调,保持公共支出力度,继续减轻企业负担,引导和撬动更多民间资金增加投入”。因此,下半年稳增长必要性与紧迫性或将显著提升,财政扩张力度可能加大,而无论是此前财政支出方向(1?6月节能环保支出累计增速19.9%,高于全部财政的11.8%)还是近期项目收益债(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项目)及可能的专项建设债等措施,均使得作为稳增长与调结构公约数的节能环保领域成为重要支持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