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天然气 > 正文

【深度】气电替代煤电难在何处?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1-19 11:18:03

  资源、技术和体制的限制,让中国难走以气电替代煤电的美国路,但扩大天然气发电比例再度成为决策层共识美国电力协会的一项最新报告显示,在近期及不远的将来,天然气发电将保持美国第一大电源的位置,紧随其后的是风电。该协会的第十个年度报告按照燃料类型、位置和所有者统计了美国目前和将来的发电容量情况后指出,天然气发电与风电是美国最主要的新增电源类型,新增装机的近半数都是天然气发电,这已成趋势。且未来几年这种趋势还将继续。该报告指出,虽然近期新增装机规模很大,但仅比退役的装机规模略多。美国目前有11.7亿千瓦的发电装机,最大的电源类型是天然气发电,占总装机容量的43%。煤电是第二大电源类型,占总装机容量的26%。核电、水电、风电合计占总装机容量的24%,太阳能发电只占1%多一点。而美国南部作为传统上的燃煤发电重镇,其煤电数量也在大幅减少,甚至整个北美的能源公司都被迫大幅减少它们的用煤量,主要原因包括:政府规定更加严格,能被允许排入空气的碳变得更少了。而且市场对清洁能源的需求也在增长。杜克能源公司近年即关闭了一半的燃煤能源中心,并换成了天然气发电站,因为他们发现用天然气发电比用煤炭发电的成本低。美国能源信息局(EIA)也预测,天然气在2016年将成为美国最主要的发电燃料。而美国的能源改革始终是大洋彼岸中国关注和借鉴的目标。后者也在逐步提升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的地位。日前,国家能源局油气司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提出要将天然气培育成为中国现代能源体系中的主体能源,给了天然气以官方层面的新定位。并提出,完善以气代煤的财税支持政策。通过鼓励风气互补、光气互补实现天然气与可再生能源的融合发展。因此,作为以气代煤的主要方面以及为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调峰必备,天然气发电的地位也大幅提升。然而,中国可借鉴美国经验,却无法照搬美国模式。美国依靠政策和技术进步大幅降低了燃气发电成本,而中国由于技术与体制原因无法做到。此外,中国多煤少气的资源禀赋也决定了中国大规模煤改气面临不确定性。因此,要大力发展天然气发电,中国除政策支持外,必须放开对电价和气价的政府管制,实现燃气发电关键技术突破,并打破天然气进口限制。中国燃气发电地位提升近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发布的《电力“十三五”规划》中指出,“十三五”期间,天然气发电将新增投产5000万千瓦,达到1.1亿千瓦以上。规划中,天然气发电与光伏、风电的规划目标均附加“以上”二字,这意味着天然气发电属于鼓励发展产业,相较而言,煤电则属于限制发展的产业,“十三五”规划目标为11亿千瓦以内。5000万千瓦新增天然气发电装机构成中,1500万千瓦是天然气分布式能源,500万千瓦为天然气调峰电站,剩余约3000万千瓦是集中式天然气发电厂。由此可见,尽管“十三五”将天然气发电仍定调为“有序发展”,但实际上,天然气发电在能源战略中的地位已有显著提高。国家能源局油气司下发 的《关于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要将天然气培育成为中国现代能源体系中的主体能源,给了天然气以官方层面的新定位。早在2013年,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就提出了相应的能源发展目标。其中对天然气应用的要求是:新增天然气应优先保障居民生活或用于替代燃煤;鼓励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等高效利用项目,限制发展天然气化工项目;有序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原则上不再新建天然气发电项目。从“原则上不再新建天然气发电项目”到“十三五”约3000万千瓦的集中式天然气发电装机,天然气发电已经悄悄放开。转变始于2014年,国务院发布《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到2020年,天然气消费量达到3600亿立方米,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提高到10%以上。据最新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5年中国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仅为5.9%,世界平均水平为23.8%。据《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天然气发电是与气化城市民生工程、天然气交通运输相并列的三大应用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