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民企 > 正文

陕北经济现断崖式下跌 民企煤矿陷危机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30 19:31:09

  中国经济新闻网报道:专家表示,资源依赖危机在世界范围内同样存在,如委内瑞拉等国。但同样是石油或矿产品输出国,挪威、澳大利亚因产业结构多元化,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造成差别的主要原因就是能否培育出新兴产业,产业梯度是否合理。发展接续产业和新兴替代产业是世界各国资源型城市转型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我国资源型城市可以充分借鉴。

  首先,发展接续产业主要就是围绕矿业产业,使其产业链向后侧和旁侧延伸,以增加产品的科技含量,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带来更高的效益。

  同时,新兴产业可脱离原有矿业资源而发展产业,在提供就业机会和保证区域经济持续发展方面可实现对老产业的替代,从而比较彻底地改变资源型城市对原有资源优势的依赖,带动建立新的城市产业体系,实现彻底转型。

  对此,延安大学经济学教授徐长玉指出:“改变一业独大的畸形经济结构,必须尽快培育出若干个能够替代的接续产业。”对延安来说,首先应发展现代生态农业,特别是苹果业;第二,农副产品加工业;第三,旅游业。而其中最有前景的就是旅游业。

  文化产业也成为当地最被看好的新兴业态,当地一位企业界人士指出:“我们榆林有两种宝藏:一种是矿产资源,另一种就是我们丰富多元的边塞文化。”

  “我们要像‘采石油’一样‘采文化’。若能把文化旅游资源开发利用好,不仅会带来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也会成为永续不竭的产业。”延安市政协委员孙文芳表示。位于陕西北部的延安和榆林两市,石油、煤炭及各类矿产资源富集,曾因经济高速增长备受瞩目。然而近几年来,随着煤价、油价及主要能化产品价格的大幅下降,火热的陕北经济骤然降温,甚至是断崖式下跌,这将高度依赖资源的单一经济模式的风险暴露无遗。

  民企陷入生存危机

  2016年2月19日大柳塔镇一处煤矿大门紧锁。

  陕西府谷,位于煤炭、镁等资源富集区,民营经济占到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二,2013年府谷被确定为陕西“民营经济转型升级试验田”。这里规模以上民企有223家,其中绝大多数主营煤炭、能化产品。今年3月,府谷县工业经济局对全县387户工业企业调查显示,有22户企业停产,64户企业半停产。

  府谷县金磊源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说,现在生产经营非常困难,价格上不去,利润几乎没有。“如果形势持续下去,企业也只能等着关门。”

  随着煤炭、工业产品价格下行,近年银行开始大幅减少给府谷民企的贷款金额,致使许多民企雪上加霜,资金链处于断裂边缘。

  府谷恒源煤焦电化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乃荣说,自己是“府谷最大的困难户”。截至2016年4月,恒源公司的1000多名员工已经有11个月没领到工资了,企业欠薪3000多万元。

  过去,当地民企中盛行“追求规模,盲目求大”的思维模式,不仅仅反映在能化项目上。在府谷县,经济高速增长曾带动当地房地产、商铺热销,一位当地老板一人就购置了县城一半街道的沿街商铺。“前几年商铺多火热啊,大家都看好,现在商铺都是关的多,几乎没有新开的。购买商铺的现在资金肯定都套里面了。”一位府谷当地人说。

  政府财政步入困境

  在大柳塔,用三轮车卖煤并不是新鲜事。

  对陕西延安市吴起县来说,油价暴跌的影响非常大。吴起是“石油财政”,县内两个大型石油企业——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吴起采油厂,占吴起财政收入的71.5%。作为革命老区,按照国家规定,吴起采油厂每吨原油要给地方政府缴纳550元的石油开发费,因此一个吴起采油厂的税费就占到县财政收入的53%。

  在榆林一处史前文明遗址古镇,参观者根本找不到一家提供干净棉被的旅馆。旅游是世界公认的朝阳行业,但在经济曾高速增长的陕北,这一资源的认可度和重视程度非常低。

  第三,民企亟须成长,现代商业思维亟须建立。业内人士表示,在此次危机中,陕北的企业面临一次洗牌,一些管理粗放、不符合经济规律的企业将被淘汰。

  培育新兴产业,打造产业梯度

  因经营效益不好,多家商铺门脸上贴着转租、出售告示。

  陕西永秀智库经济管理研究院院长、西北大学教授白永秀说,这里的产业结构太单一,延安是“油”主沉浮、榆林是“煤”主沉浮,现在煤炭、石油价格跌了,经济不景气,这对陕北来说,可能还是好事情。煤炭、石油靠不住了,吃不上饭了,才能迫使其思考——如何转型发展,摆脱资源依赖。

  吴起县财政局副局长张振华说,2015年第四季度至今,吴起采油厂一直拖欠石油开发费,累计已达6亿多元。“我们今年财政收入预算25亿元,石油开发就占到13.7亿元,如果这个来不了,我们就剩11.3亿元,这样的话光人员工资、社保两项就是9亿多元,支农补贴、教育、救济算下来也有3亿多元,这将近12亿元的刚性支出都会出问题。”

  吴起县经济发展局局长贾治乾告诉记者,吴起经济和财政的石油依赖太大,在全国也是很严重的。“我们曾经测算过,吴起县的人员工资,1块钱里有0.86元来源于石油。我们的餐饮、服务等也都是依附于石油。石油不行了,别的税收也就不行了。”

  县财政断崖式下跌,让很多当地工作人员感到不适应。“确定今年财政预算的时候,财政局的门槛都快被人踏破了,各部门都不希望自己计划好的项目被砍掉。但财政没钱,也是焦头烂额。”

  “目前刚性的民生支出一分钱不能少,这是政府定下来的。”贾治乾说,在整个陕北地区,财政收入出现断崖式下跌,并非只有吴起县,横山、府谷、志丹等县,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地方财政收入“缩水”情况。

  破局需要“思维革命”

  一些有识之士认识到,陕北需要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经济转型,而这一切则要从思维的转变开始。

  首先,投机式思维应当得到遏制。榆林一位民企老板告诉记者,在经济高速增长时,高增长、高回报是当地人熟知的投资模式。许多神木人习惯了赚取暴利,根本看不上一元一元地赚小钱。地方干部也习惯了上大项目,一些有发展前景的小项目、小行业则看不上。

  其次,当地政府需打破思维惯性,应深挖文化、民俗资源。除矿产资源外,陕北还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和大漠边塞等自然资源。但长期以来,这些资源却遭冷遇,开发程度极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