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民企 > 正文

首次油气勘探公开招标:民企还是“打酱油”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17 13:23:43

  中国经济新闻网报道:国土部的公告结果显示,在新疆布尔津盆地布尔津地区油气勘查结果中,山东宝莫拿下第一名;新疆伊犁盆地巩留地区、新疆塔里木盆地柯坪北地区、新疆塔里木盆地喀什疏勒地区3个区块中,京能集团皆是第一名。

  今年7月,国土资源部在网站公示将拿出新疆的6个油气区块进行招标,由于上游区块公开招标在国内石油天然气领域尚属首次,因此这也标志着以新疆为试点的油气资源上游领域改革正式拉开序幕。在10月20日的招投现场,中石化、新疆能源集团、京能集团、美都能源、洲际油气等13家国企和民企参与了投标。

  总体来看,招标基本遵循了承诺打井数与投入资金最多的原则。京能集团在拿下的3个区块里,都开出了最高承诺勘探额,而承诺打井数也远超其他企业。以塔喀什疏勒地区的竞标为例,京能集团与山东宝莫承诺打井数都为16口并列第一,但京能集团的承诺投入额为21亿元,超出山东宝莫3亿元,最终拿到了该区块的第一名。

  10月27日,国土资源部网站公示了此前在北京进行的新疆石油天然气勘查区块招标出让项目评标结果。北京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能集团)拿下了4个区块中的3个第一名,胜利油田下属的山东宝莫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宝莫)拿下了剩下1个区块的第一名。如果不出意外,在11月3日公示期结束后,两家国企将正式拿下这些区块的探矿权。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传统油气勘探是高技术含量、高投资、高风险的领域,数十亿资金也可能在油气勘探上游打水漂,民企拥有足够的实力才可能在勘探领域分一杯羹;而目前在上游拿出区块不再限制企业性质,对于油气改革来说已经是重要的突破。

  国土部此前公告表明,该次招标不得以联合体申请,投标人应为独立法人。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认为,一般的民企首先很难在勘探技术等各方面都涵盖比较完善,而且在资金上也很难独自承担,因此目前改革更大的意义是在上游油气领域引入竞争,而非一定要民资进入。

  对于区块的质量问题,董秀成则认为好坏很难评估。“油气勘探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别人退出来的区块未必就是不好的。之前在塔里木等地区,有一些中石油没找到资源的区块,在别的公司进入后反而拿到了不错的收益。”

  在董秀成看来,目前对于上游勘探企业的性质开始没有限制,是很大的进步:“对于政府来说,还是希望尽快探明资源,因此民企实力足够强,才能进入这一领域。”

  业内分析认为,京能集团已经拥有煤炭、电厂、新能源、非常规油气等多种资源,而此次在油气勘探领域的发力,是公司谋求更为完整的能源产业链布局的结果。京能集团愿意如此大手笔的投入,或因其看好油气领域未来的收益前景。

  对于公示结果,京能集团方面仍然保持低调。公司高管在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时仅表示,目前招标结果还在公示期,还未正式拿到确认书,不便多说。

  此前页岩气第二轮招标因民企的参与备受关注,但是最终在19个区块中,共有17个区块被国有企业拿下,只有两家民企分别获得了贵州凤冈页岩气2区块和贵州凤冈页岩气3区块两个区块。此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民企依旧与油气勘探领域无缘。

  资金实力及风险承担能力仍然是制约民企参与的主要因素。在10月20日的投标现场,现场的主角依然是动辄报出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承诺勘探投入资金,实力雄厚的国资企业。

  实际上,油气上游领域的开发所需资金极大,所要承担的风险也不小——打一口井的成本动辄上千万元,但是打井后却未必会有油气资源。“民企只有实力足够雄厚且能承担风险才能在上游勘探上分一杯羹。油气勘探是高技术含量、高风险、高投资的,几十亿的投资额都可能打了水漂。”董秀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